候任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功能界別議員姚松炎聯同多位非建制派議員召開新聞發佈會回應梁振英為橫洲事件的「解畫」。

姚松炎指梁振英並未解釋為何橫洲項目要特別由他領導,「香港開埠以來從未試過那麼大的(項目),究竟哪一個官員在講大話呢?究竟它是屬於細的級別,所以可以繞過公眾諮詢,抑或屬於非常大規模、非常重要,所以需要特首開工作小組。」他又說,整個橫洲規劃諮詢最具危機的部份就是官員以自己的政治判斷甚麼人具代表性,「更荒謬的是被逼遷的人不被諮詢,『人治』地去揀哪些他們喜歡,或者他們想要『跪低』的權貴作為諮詢的對象。這個將會長遠令香港的城市發展,走向更加黑暗的。」

姚松炎並指,政府承認有非正式會面,即「摸底」的做法,但最重要的把建屋由1.7萬減至4,000個的第3次會面則沒有紀錄,十分不尋常。而新聞發佈會上政府也承認橫洲第二、三期建屋沒有時間表,也不包括在10年建屋計劃中。他又說4,000單位的計劃的確有按法定程序諮詢,但他們質疑的是在「摸底」文化下,由1.7萬改為4,000個單位的改變規劃過程中,政府未有諮詢公眾,是轉移視線。

他並質疑政府所謂「先易後難」,先發展綠地後發展棕地,以棕地作借口是向鄉紳「跪低」。「他們認為趕走非原居民,發展綠化地帶,毀耕滅村就視為容易。對鄉紳的工作要賠償,這樣就是難。這種理解和我們市民和議員的理解是完全相反的。所以我們強烈譴責政府是向鄉紳『跪底』,以『摸底』的形式決定香港的規劃,誤導有關被諮詢機構,而且內容有失實聲明。」

多名議員促特權法調查

被指是第四次「摸底」的對象,贊成興建四千個單位的鄺俊宇,強烈否認聽過橫洲一萬七千建屋計劃及分期發展, 他又說在2014年6月應房署邀請會面。他並聲明:「我對梁振英與特區政府首長級官員,為開脫公眾質疑橫洲建屋涉及官商鄉黑私結,竟然指鹿為馬、歪曲事實,深表憤怒。不要『屈』完曾俊華,就來『屈』鄺俊宇。」社民連候任立法會議員梁國雄隨即笑問鄺俊宇說:「你覺得梁振英寫小說的本領高還是你高?」鄺俊宇回答指梁出書的銷量會比他高。

另外,多名候任議員都要求以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法》調查事件。梁國雄批評梁振英解畫將所有人拖下水,對自己為何只向鄉紳「摸底」沒有正面回應,因此支持立法會引用《權力及特權法》調查事件。香港眾志羅冠聰、民主黨鄺俊宇、公民黨毛孟靜與工黨張超雄皆支持以特權法徹查真相。羅冠聰並指橫洲事件是一個堂而皇之的勾結式政治表現,「摸底」也是違反正常諮詢程序,不尊重區議會、城規會等諮詢機構,「政府繞過所有民意機關落決定,勾結必然涉及利益交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