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在大熱天處於室內,頭上還戴著帽子進診所的病人,多數是接受化療後,頭髮掉光的喬裝,只有少數是心氣虛寒的禦寒裝備。

遇到人生的難關

一位面色憔悴慘白的74歲女性病患,頭戴帽子,由女兒扶著進入診間。她敘述乳癌手術切除、化療後復發,再次化療進行到一半,身體就支持不住,還出現種種不適,所以想來調身體。她抿著嘴,眼神暗淡無光,含著怒氣、怨氣與無奈說:「經過前次手術化療後,西醫說全部處理乾淨了。所以我以為好了,誰知又復發了,有種被玩弄的感覺!」試問,這個人生的難關要怎麼過?

針灸與處方調理不適

接下來替她進行針灸處理:化療後的身體,有如一片廢墟焦土,口乾到要唇裂般,針中渚、大陵穴;眼乾到張不太開,針睛明、養老、大谿穴;食而無味、吃不下,針中脘、足三里穴;四肢無力,開筋骨四關,針合谷、太衝穴;失眠,針百會、神門、大陵穴;掉髮,針頭維、本神、血海、三陰交穴,其中頭維、本神穴向後腦方向進針;心悸、心慌、胸悶,針內關、大陵穴,並請她平時自行按摩此二穴,會有安神作用。

化療後一片虛熱像,只能輕劑瀉虛火,先退虛火,以瀉為補,再調理生理失序的機制,隨之見招拆招。開立處方:以甘露飲滋陰降火,用小柴胡湯調理上、中、下三焦失衡的症狀;熱較重時,微量加銀花、連翹;黏膜受損加蒲公英;咽喉至胃不適加梔子;虛熱加地骨皮、牡丹皮,隨症加減藥味。

自我保健與飲食的叮嚀

特別囑咐病發五年內勿吃有兩腳的動物肉品;少食寒性食物,寒性食物會使虛弱體質雪上加霜;不論多麼口乾、口渴都不能飲冰品,冰冷食物會使免疫系統暫時處於癱瘓,此時只要舌輕頂上顎,手按摩中渚穴九下,任督二脈接起來,啟動三焦經所屬的中渚穴,咽喉即開,金津玉液即可生。平時,舌輕放上顎,不必用力頂,也可以生津,以免過量飲水,增加心臟與腎臟的負擔。

身處於醫生家族

患者雖然生病,但每次來診都穿著高雅典緻、化上淡妝,一副貴夫人的相貌。經過四個月的調理,開始有說有笑,能吃也能睡,還可以稍做散步運動。在調理期間,西醫一再催促她把化療做完,我心想怎麼有那麼熱心的醫生?得知原來這位老婦人是醫生的母親,先生、兩個兒子和女婿都是西醫醫生,其中一位還是國外的腫瘤科醫生,身處於醫生家族,所以她自然受到特別照顧。不過,她卻說:「我本來就不想做切除手術,也不想再受化療的摧殘,那種痛苦我不想再承受,前次全都做了,結果還是復發!」

堅持選擇中醫治療

後來,每當她有問題時就來針灸、服用中藥,不想再進行西醫治療,但那些醫生都是朋友,她怕強被抓去化療。主治醫生也勸她,至少回診檢查目前狀況,她每次都回答:「我好得很。」其實她是怕一進醫院就再出不來,所以全部回絕了。她說:「我最怕他們的關心,因為會讓我產生莫明的恐懼!」不知道要到甚麼時候,才可以不用慢性自殺的方式治療癌症?病人所受之苦,不堪忍受!

有一陣子,患者咳嗽嚴重,喉中老是如物作梗,家人憂心如焚,擔心癌細胞移轉到肺部,一直催她到醫院治療。患者很生氣地說:「別再想在我身體這邊開個洞、那邊開個洞,我不想再任你們宰割。」

患者依然選擇針灸治療。針灸處理:咳嗽針華蓋、膻中、中渚穴,華蓋穴往紫宮穴透針,針頭黏上紙膠布,留針到睡前再拔針,此穴針完咽喉到胸部都會感到舒暢,所以她每次來都要求針此穴。處方用小柴胡湯、兒科杏蘇散,加紫菀、款冬花、細辛、乾薑、半夏、五味子。治療兩星期後,咳嗽停止,之後只有零星的咳嗽。

雖然全家人都反對她看中醫,但病患孤軍奮戰西醫群雄,女兒順著她的意願陪診,由於受到來自全家人的壓力,竟致失眠。有一次醫生兒子陪她來看診,想探個究竟,到底讓母親那麼信任的中醫是甚麼樣?母親到底接受甚麼樣的治療?我向他解釋中醫治療機制,他望著母親滿臉的笑容,沒有言語,臨走前淡淡地說了一聲:「謝謝!」

病況的後續發展

有一天,患者女兒推著輪椅帶患者來看診,這是怎麼回事?原來患者左手與左腳有時會無法使力,走路不穩,家人很擔心她中風。我摸按她的左手與足,還有彈性;檢查她的舌頭,伸出時會顫抖,沒有歪;血壓也正常。於是我告訴她的女兒:「她好像不是中風,而是腦部神經傳導路徑受到阻礙。」因為這次情況嚴重,全家立刻聚齊,不但住在南部的兒子回來了,住在國外的兒子也回來了,患者一想到要被家人押進醫院,竟恐慌到失眠。

這一入院,患者就沒有再出來。檢查證實,癌細胞另謀陣地,己進駐腦部。患者依然堅持不動手術,求家人讓她保有完整的身體。最後,家人終於不再堅持用藥、儀器治療風燭殘年的患者,將她移出加護病房,即使高燒也沒做急救。窗外炎炎的艷陽五月天,窗內母親的頭髮卻如白雪,蒼白的臉上掛著大顆汗珠,與一路的滄桑一起如雪花片片落下!

事後,她的女兒前來感謝我:「在媽媽往生前,至少過了一段平穩有尊嚴的日子。」往後的日子,她也會與醫生丈夫定時來診所進行針灸調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