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朗橫洲公屋發展計劃涉「官商鄉黑」勾結,連日傳媒揭露多份密件直指梁振英是背後始作俑者,事態持續升級。梁振英昨日連同財政司司長曾俊華、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等高官開記招,梁首次承認1.7萬公屋量減至4千「是我的決定」;非建制派議員批評當局選擇性向鄉事勢力「摸底」代替諮詢,強調事件多個疑點未釋,要求以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法調查事件。

政府由當初建議在有鄉事勢力經營車場的棕地建1.7萬伙公屋,大減至在綠化地建4千個單位,究竟是由誰拍板?首先發言的梁振英,首次表明是他下決定,考慮及運房局反映地區人士強烈反對1.7萬計劃,決定按局方建議分階段建屋。他這樣解釋:「在2014年1月27日的(三司)會議上,運房局匯報地區人士在遊說時強烈反對在橫洲興建1.7萬個單位,此外,部門亦認為需時妥善處理棕地問題,為免拖累整個建屋計劃,運房局建議先發展橫洲第一期(4千個單位)……我理解推動這個項目所面對的困難,支持部門朝這個方向開展工作。這個是我的決定。作為行政長官和特區的最高負責人,做決定是應有的擔當。」

曾俊華則再次澄清沒有參與梁所主持的專責小組第一次開會,因當時正在外訪,並回應之前傳媒的查詢,「有傳媒朋友問到,督導委員會有否決定將橫洲項目分期執行,我澄清督導委員會並沒有作出有關的決定,我相信大家現在都已經清楚。」

梁稱採納運房局  張再推房屋署

梁振英稱分階段發展橫洲是採納運房局建議。張炳良發言時就稱,房屋署2014年1月向其建議先進行橫洲第一期公營房屋發展共4千個單位,「作為局長,我認同房屋署這個建議。」該建議在2014年6月正式諮詢元朗區議會,一年後完成改劃程序。

外界對橫洲發展的另一批評,是當局向鄉事勢力「摸底」後決定削減公屋建量,疑有利在發展範圍棕地經營車場的屏山鄉鄉事委員會主席曾樹和等人,構成「官商鄉黑」勾結。張炳良對當局4次這種「非正式諮詢」有一番說法。

兩次摸底後決定分期發展

張炳良說,經房屋署同事在翻查資料後,確認沒有會面的會議記錄,但透過一些內部電郵及工作文書等,綜合得出資料。房屋署等政府部門代表分別在2013年7月16日、2013年9月5日、2014年3月12日及17日落區「摸底」,前三次會面皆包括5名地區人士——元朗區議會主席梁志祥、元朗區議員鄧慶業、屏山鄉鄉事委員會主席曾樹和、首副主席鄧達善及代表屏山鄉的鄉議局特別議員鄧志強。

從時序推斷,梁振英是在前兩次「摸底」後,拍板決定先興建4千伙公屋。張炳良也透露,首次「摸底」時,房屋署代表指不能接受減少建屋規模;第二次討論的仍是1.7萬建屋量,兩次都遭到5名地區人士反對。

第三次關鍵摸底無記錄

到第三次見面時,政府方面已改為提出興建4千個單位,但對於這次關鍵的「摸底」,張炳良表示找不到任何會議記錄。

最後一次「摸底」是政府代表與兩名區議員黃偉賢及鄺俊宇會面,張炳良稱鄺俊宇等贊成建4千個單位。鄺俊宇與黃偉賢事後一同發聲明,澄清從未聽聞橫洲建1.7萬個單位,也未聽過分期建屋計劃。他批評梁振英「屈完曾俊華,又屈我鄺俊宇」。(見A2另稿)

新聞發佈會上,曾俊華表現不開心。他回答傳媒英文提問時,一開口便說:「You always agree with your boss。(你永遠同意你的上司)」。對於梁振英早前稱計劃「細節」是曾俊華領導的「土地供應督導委員會」跟進,曾俊華前日曾發聲明反駁,昨日被問到二人是否因為特首選戰而「內訌」,曾俊華澄清自己從沒有反對特首的聲明,只是澄清了並非由督導委員會決定分期發展。

梁志祥認提出建屋4千

另外,梁志祥昨日回應傳媒引述政府內部文件指,是他在「摸底」會議上向政府提出建屋4千伙的建議,承認他在第二次「摸底」時建議分階段發展橫洲,包括先在南面地盤建4千單位,再在北面棕地興建1.3萬單位。梁志祥此前曾稱不知道尚有其它階段發展,昨日改口稱自己記憶可能不準確,事後才記起曾提及過。(見A2另稿)

張炳良解釋在諮詢時的區議會文件上,已提及「第一期」的字眼,但稱的確沒有提及發展第二、三期,但聲稱這是「我們部門的正常操作」。

第二、三期計劃未見踪影

至於第二、第三期的一萬三千個單位何時興建,政府未有明確答案,表示要先解決如何處理棕地。

對於梁振英的「解畫」,姚松炎等多名非建制派候任議員,質疑他迴避為何由他直接領導橫洲發展小組、為何公屋計劃1.7萬減為4千不作公眾諮詢等關鍵問題,批評他以選擇權貴「摸底」代替正式的諮詢,並有意轉移視線。多名候任議員均要求以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法調查事件。(見A2另稿)

「梁粉」新世界毗鄰申建住宅

元朗橫州風波被揭由特首梁振英親自督師,多次向鄉事勢力摸底後計劃興建的公屋數目大減。再有傳媒揭露,有「梁粉」之稱的富商鄭家純旗下新世界發展(017),被揭去年8月6日向城規會申請將一幅毗鄰橫洲公屋項目、逾1.2萬平方米的綠化地改變用途計劃,興建三棟39層住宅大廈,總共逾一千一百單位,另外還在與公屋項目接壤處興建4層高商場。而且,新世界與政府橫洲公屋項目委託進行設計和勘測的是同一家顧問公司奧雅納(Arup),兩個項目的道路等基建幾乎「無縫交接」。

梁振英昨日被記者追問是否知悉新世界在橫洲項目附近有地,僅以「不知道」三字回答,隨即讓身旁的張炳良答問題。

至於鄭家純昨日出席新世界業績會時,則自稱「苦主,何來有利益輸送」,否認新世界與政府「勾結」或溝通。據報道,新世界90年代於元朗橫洲永寧村一帶以7,000多萬買入90多幅土地。

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強調,須引用特權法調查包括新世界與政府橫洲的公屋發展計劃無縫交接問題,並以當年前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常任秘書長梁展文被指「賤賣」紅灣半島給新世界集團,建制派同意用特權法徹查為例,「如果你同意得用《權力及特權條例》去查梁展文這個常秘,你今日一定要同意用《權力及特權條例》去查一個涉貪和講大話的特首,是不是?」

鄭家純昨日出席新世界業績會,期間被傳媒多次追問橫州發展項目。鄭家純表示,集團於90年代購入位於橫洲的地皮,面積約17萬平方呎,但因政府發展公屋計劃,集團也被收回7萬平方呎土地,對方按一般收地政策賠償,「我們和好多人一樣,都是苦主,何來有利益輸送呢?」

被問到為何購入地皮多年,去年才申請轉用途?鄭家純表示,買入地皮後多次申請均不獲批,至2014年政府刊憲發展橫洲公屋計劃後,去年始再次申請改劃用途。現僅餘下十萬呎,是否獲批至今未知。鄭家純又說,申請過程中沒與政府或鄉紳有接觸,「各位不要有誤會」,強調「我是循正常管道,爭取公司最大利益」,而該地亦非用作建豪宅。

另外,被問到下屆特首選舉,是否支持梁振英連任,一直被指是「梁粉」的鄭家純回應稱:「無論邊位特首上台,邀請我站台,我都會願意同佢站台。」

新世界近年來積極在新界囤地。業績報告顯示,集團在新界持有合共約1,750萬平方呎待更改用途的應佔農地面積,其中元朗佔1,200萬平方呎。

對於被指和政府僱用同一家顧問公司,鄭家純就解釋公司非第一次和該公司合作,該公司屬大公司,「不是政府用,我們就用。」

另外,連日炮轟梁振英的《成報》,昨日再以頭版批評梁振英發展橫洲涉為新世界的私樓項目鋪路,並重提2012年,鄭家純原本支持唐英年,但梁振英贏出後就即時「倒戈」為梁勝選新聞發佈會站台,形容是「政壇最經典一幕」。

去年政府未經公開招標就將尖沙咀海濱擴展計劃直接批給新世界負責,鄭家純兒子鄭志剛擔任董事的「持續基金有限公司」更獲得尖沙咀海濱管理權。其後引起香港各界關注是否涉及利益輸送,康文署今年2月才主動宣佈停止計劃。◇

【拆局】涉黑證據齊 梁勢被處理

特首梁振英在昨日記者會期間,面對傳媒尖銳提問仍笑臉迎人(左),但臨結束前突然作狀哽咽( 右),但未見眼淚。( 潘在殊/大紀元)
特首梁振英在昨日記者會期間,面對傳媒尖銳提問仍笑臉迎人(左),但臨結束前突然作狀哽咽( 右),但未見眼淚。( 潘在殊/大紀元)

昨日記者會期間,梁振英幾乎全程笑臉,與分坐兩旁、神情肅穆的曾俊華和張炳良形成鮮明對比。記者會宣佈結束時,梁振英再被問到是否與曾俊華不和時,主動補充說,感謝政府同事在公營房屋及私人房屋方面的工作,「他們做出來的成績,粒粒皆辛苦。」當時作狀語帶哽咽,話畢起身離開。由於事出突然,坐在特首旁邊的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一臉愕然,現場傳媒也不知何故。

觀乎梁振英當前處境,應該是哭是笑?處於連任關鍵時刻的他,深陷橫洲醜聞,其主導角色,張炳良等官員與鄉事大佬前言不對後語的補鑊,以及與鄉事、黑道勢力和地產商「合作」的具體細節連日曝光,「官商鄉黑勾結」的證據至今漸齊,且與梁振英靠黑道上位、任內以黑幫治港絲絲入扣。

時評家黎則奮指,橫洲官商鄉黑勾結事件越揭越黑,即使梁振英試圖將責任推卸給曾俊華和林鄭月娥,也無法挽救自己的劣勢。他直言梁振英已不戰而敗,坊間也盛傳梁振英連入閘選特首的機會也沒有,「治黨從嚴的習近平不可能接受貪腐涉黑的人出任香港特首。」他說,習近平最近在遼寧、上海、天津大動作清理官員,「片甲不留」,中國大陸現正改朝換代,香港局勢勢必翻天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