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文講到曾慶紅一手打造了「石油幫」,中國三大石油企業高管大部分是曾慶紅提拔的親信。那麼這些親信們如何為江澤民集團的要員輸送利益呢?從公開報道中可以窺斑見豹。

石油幫總管蔣潔敏為周薄令曾牟利

2015年10月12日,蔣潔敏因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國企人員濫用職權被判入獄16年,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100萬元。網民普遍認為判刑過輕,因為官方公佈蔣潔敏收受賄賂就達1400多萬元人民幣。但律師分析蔣潔敏在案件調查中坦白交代「石油幫」的瓜葛和犯罪細節,對他量刑有重大影響,而且蔣的罪行最主要是「為他人謀取利益」,他的背後是受周永康、薄熙來等國級、副國級高官的操控。

眾所周知,能源行業是中共高層各派爭奪的焦點。這一行業具有巨大的財富利益,小可以保家族進入世界巨富行列,富傳幾代,大可以保集團利益,使利益集團始終有足夠的資金維持運轉。這一行業還對政治造成巨大影響,掌握了能源行業等於掌握了中國經濟的血脈,對中國經濟發展形成巨大影響,進而保持了對中共政治運作的話語權。

因此三大石油集團成為江澤民集團的金庫,也成為江派掌控中國經濟資源的重要工具。海內外媒體曝光了蔣潔敏如何受周永康、薄熙來、令計劃、曾慶紅等操控並為其家族輸送利益的內幕。

曾慶紅打造石油幫。(大紀元製圖)
曾慶紅打造石油幫。(大紀元製圖)
曾慶紅打造石油幫。(大紀元製圖)

2014年7月24日,路透社的深度報道披露,周永康高升之後,「不僅曾在4年半時間內17次到中石油參觀、考察,其家族更加全面介入中石油最能盈利的項目,獲取巨額商業利益。」 報道指周家人和親信盟友等被當局沒收的資產達至少900億元人民幣。

「周永康當權時積極構建關係網,在全國範圍內培植支持者,而蔣潔敏在此過程中發揮了作用。」

一名與領導人有交集的消息人士告訴路透社,蔣潔敏掌管中石油集團時,通過批准在一些省份建煉廠的項目,為周永康爭取政治上的盟友。消息人士說:「地方政府感恩戴德,因為煉廠能刺激地方經濟、創造就業。周永康通過蔣潔敏收買人心。」

新華網等大陸官媒2013年9月3日報道,蔣潔敏通過在薄熙來的任職地興建石油煉化項目等方式,幫助薄「提升政績」。「薄在遼寧省任省長時,蔣潔敏就推動中石油在遼寧擴建或興建原有的石油煉化項目;薄後來去了重慶,蔣又如法炮製。」

報道稱,薄熙來任遼寧省長時,蔣潔敏推動中石油集團在遼寧擴建或興建了兩個千萬噸級的煉油廠;薄熙來擔任重慶市委書記後,中石油集團又在重慶投資150億元,建設一個產能為650萬噸的煉油廠。2009年,中石油集團又宣佈將這一項目的產能提升至千萬噸級。這幾個煉油廠所需的原油都需要從外地,甚至是境外運來,成本巨大。業界人士認為,境外進口的原油完全應該在沿海地區建廠,以減少成本。

《東方日報》等海外媒體2013年10月17日披露,蔣潔敏曾協助周永康兒子周濱低價收購國有資產,以1000萬元人民幣收購價值3000億元的遼河油田,令周斌賺40億元暴利。

2012年3月18日,令計劃之子令谷車上載2名女子引發法拉利事件造成令谷死亡二女重傷,《南華早報》爆料稱蔣潔敏將數以千萬元計的人民幣從中石油集團匯進兩名受傷女子的家屬銀行戶口,讓這些家屬封口。此事件牽出令計劃、周永康與薄熙來三角政治同盟。

《世界日報》等海外媒體2014年2月15日披露,曾慶紅的兒子曾偉耗資3240萬澳元(約2.5億人民幣)在澳洲購豪宅,其資金主要來自蔣潔敏的利益輸送。澳洲「悉尼晨鋒報」2010年曝光曾偉與妻子蔣梅2008年在澳洲斥資3240萬澳元購豪宅,消息曾轟動一時。曾偉被美國之音稱作是「中國石油界的巨亨,他的經濟活動涉及到中國經濟的各個領域。」

蔣潔敏作為石油幫總管,在江澤民集團中作為一個棋子為江家幫大員牟取經濟和政治利益,如為周永康在全國構建關係網、培植親信,為薄熙來升遷創造政績,為令計劃出錢消災,在上述例子中讓人們看到冰山一角。

揭開石油幫的「畫皮」

官方報道也承認蔣潔敏為周永康家族輸送利益,以獲取周永康在其仕途升遷上的回報。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說,為上級輸送利益、一味追求GDP、殘酷迫害法輪功,這是江家幫升官的三大秘訣。石油幫的腐敗程度公開後令人震驚,但石油幫迫害人權的惡行更讓人震驚。石油系統是中共各大系統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的地方之一。

號稱石油界「東北虎」的蘇樹林,1999年11月至2003年11月曾任中國石油天然氣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裁並兼大慶兩大石油企業——大慶油田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總經理、黨委書記和大慶石油管理局黨委副書記。

2002年11月,蘇樹林領導的兩大企業同大慶市政府主辦「法制教育學校」(即大慶紅衛星洗腦班)。由企業投資200多萬元,購買了汽車、電子監視器等大量設備,用於迫害法輪功。

這兩大企業對煉法輪功的職工進行非法綁架、巨額罰款、強制洗腦、精神恐嚇、剝奪工作及住家騷擾,並使用上百種酷刑強制「轉化」學員,造成大批學員被非法判刑、勞教、拘留、致殘致死。

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截至2003年11月5日,大慶石油管理局原職工被迫害致死者至少5人;大慶油田公司原職工被迫害致死者至少6人。截止2013年5月,被迫害致死的大慶地區法輪功學員有90人,明慧網列舉了他們的名字、被迫害致死的情況,很多還有遺照。

再如,周永康2003年5月到原來工作過的遼寧盤錦市遼河油田視察後,遼河油田「610」、勘探局黨委、油田分公司黨委立即舉行聯席會議,討論打擊法輪功事宜。當月聯合下發文件加強迫害和「轉化」,不放棄修煉就開除廠籍。6月薩斯一解禁,遼河油田「610辦公室」就開始綁架煉法輪功的職工到遼寧省法輪功「洗腦基地」――撫順法制學校(對外稱為遼寧關愛中心)強制洗腦。

蔣潔敏、蘇樹林等油老虎在石油系統一味追求GDP,迫害人權,為個人和團伙謀求私利,對老百姓並沒有帶來長遠的利益。

「三桶油」今年上半年業績剛剛公佈。中石化2016年上半年公司營業額8568億元,同比下降16.2%,上半年實現凈利潤199億元,同比下降逾兩成。中石油上半年交出十年來的最差的半年業績,僅賺5億元,同比大降98%,凈利潤率為0.0718%。這還不是最差的。中海油凈虧損了77億元,而去年同期凈利潤為147億元。

大陸財經作家李德林對此評論說,「三桶油經營慘淡,內部管理是禍根」。

他說,「娛樂圈偷人,石油圈偷油。中石化北京公司的一位副總經濟師,他們家兄弟侄兒一票人三年幹了一件特別簡單的事兒,就是打孔、接管線、安閥門、放油。流氓不可怕,最怕流氓有文化,中石化這麼一位文化人,他們家3年偷了4.7億的油,你知道這個數字意味著什麼嗎?差不多快是中石油2016年半年的利潤了。那你中石油不虧才怪呢?偷油的成本你們知道是多少麼?一整套設備4萬塊。」

據財新網報道,蔣潔敏的親信王道富、冉新權兩人執掌長慶油田十年期間,油氣儲量和產量增長迅速,不過,兩人在長慶油田內部批評甚多。一名長慶油田的員工寫到:「使勁地上產,可以說達到了竭澤而漁的地步,表面上看加速了長慶的發展,實際上加速了長慶油田的衰落,對幾萬長慶人及其後代來說,這絕不是什麼好事。」

清洗石油幫和打曾外圍戰

2015年習近平掀起了清洗石油幫的第二輪高潮,同時在多條戰線打響了圍獵曾慶紅的外圍戰。

1月16日,中紀委公佈神秘的國安部副部長馬建被調查。馬建是曾慶紅的吉安老鄉也是曾慶紅馬仔,他落馬被媒體普遍認為是習近平打曾的外圍戰。

2月15日,中紀委網站刊文批評大清慶親王奕劻,公開吹響圍獵曾慶紅的號角,此後「慶親王」一詞爆紅網絡。

3月5日,曾慶紅前秘書施芝鴻急得在兩會上主動發言為曾慶紅辯護。他認為,說曾是「慶親王」可笑至極。同一時間,與曾慶紅有密切關係的美國學者沈大偉批評習近平政治倒退,而讚揚「曾慶紅路線」,被認為「揚曾抑習」。兩人的異常表現被媒體認為「習近平要打大老虎曾慶紅」並非空穴來風。

3月25日,胡舒立旗下財新網刊登特稿披露馬建如何利用國家情報力量為北京「政泉控股」幕後老闆郭文貴奪取地盤,引發郭文貴在海外猛烈回擊,甚至點名王岐山。這場隔空大戰被媒體炒作為曾慶紅和王岐山的幕後對決。

3月25日,新華網加入戰團,公佈馬建有6名情婦和兩個私生子。

3月25日,王岐山親信胡舒立旗下財新網重發2007年的舊文——《誰的魯能》,並加了編者按。這篇重磅文章質疑2006年國家電網下屬的山東魯能改制,是700多億人民幣的總資產被幕後神秘勢力以37.3億收購。編者按說該文2007年刊發時被不明勢力收購當期雜誌,各大網站也在壓力下被迫撤稿,現在在打老虎反腐的攻勢下,能源行業反腐走向深入,因此特別推送此文。這裏所說的神秘收購人,海外媒體均報道是曾慶紅之子曾偉。

2015年6月12日,周永康被通報被判無期徒刑的第二天,澎湃新聞以《晚清「大老虎」慶親王在滙豐到底存了多少錢?》報道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發表傳記《慶親王》,還原「大老虎」腐化墮落經過,該傳記封面寫著「你懂的」。

2015年7月23日,在令計劃被通報「雙開」移送司法後的第三天,新華網以《慶親王從「從零開始」政壇火箭躥升》為題報道和諷刺慶親王 。

新華社2015年1月伊始批評「大老虎」背後有幫派、團伙,並公開點出了「石油幫」,預示著石油幫待宰的命運。隨後,曾慶紅在石油幫的親信前中石油總經理廖永遠、前中海油副總經理吳振芳、前中石化總經理蘇樹林、以及前中石化董事王天普等一一落馬。

如果說2013年習近平拿下王永春、李華林、冉新權、王道富、蔣潔敏是剪周永康的裙邊,那麼2015年拿下廖永遠、蘇樹林、吳振芳等則明顯是剪曾慶紅的裙邊了。

2016年8月23日,習近平當局發佈《關於建立國有企業違規經營投資責任追究制度的意見》,在國企發展歷程中首次提出「實行重大決策終身責任追究制度」。

《人民日報》隨後發文批評近幾年國企走出去大手筆「買買買」,「然而不少項目轉眼卻成了虧損黑洞,幾十億甚至上百億元投資打了水漂。」

「顯然,終身追責剛開始。習近平何時追責到曾慶紅,我們拭目以待,但對於石油幫的清洗還遠未結束。」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