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賄選案持續發酵。近日網絡曝光被撤人大代表資格的45人的背景,大多為擁有官銜的國企高管。有分析稱,習近平當局對賄選案的高調處理,不僅有敲山震虎之意,還有更深層次的目的。

遼寧賄選代表被起底

9月13日,中共人大常務委員會臨時特別召開會議,決定罷免涉及拉票賄選的遼寧人大代表,包括于洪、王文良、王占柱、王守彬、王寶軍、王春成、方威、包紫臣、曲寶學、朱景利、劉雲文、劉芝旭等45人。

近日網絡公佈一份名單,披露這45名原人大代表的背景。如,于洪為葫蘆島宏躍集團董事長、王文良為日林實業董事長、王占柱為瀋陽鐵路局原局長、王守彬為青花集團董事長、王寶軍為宏運集團董事局主席、王春成為遼寧春成工貿集團董事長、方威為遼寧教育基金會理事會理事、包紫臣為本溪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曲寶學為寶來石油化工集團董事長等。

這45人中有42名來自商界,其中大多是國企官員,也有民企老闆。據陸媒報道,拉票賄選已經成為遼寧官場亂象的一個縮影。經過疏通關係,企業老闆把錢給各代表團的「可靠之人」,再由其分給其它省代表,並附上要推選的全國人大代表名單。

據稱,特權是企業老闆們熱衷於參與賄選的重要原因。有了這個身份,老闆們能夠更好地進入權力場,對自己的生意前景幫助很大。曾有報道稱,遼寧的企業老闆通過拉票賄選獲得人大代表身份,以「司法建議書」形式插手案件辦理,並形成人大代表之間「互幫互助」的利益鏈條。

9月15日,親北京的多維網援引消息人士透露,這45名遼寧政商人士,目前正在配合接受調查,可能將被追究刑事責任。

高調處理遼寧賄選 或預示開始人大改革

除了上述的45名,投票選出全國人大代表的600餘名遼寧省人大代表中,逾8成因涉嫌賄選已辭職或被罷免,致使遼寧省人大常委會無法召開。

今年以來,包括原遼寧省委書記王珉在內,遼寧已有省人大常委副主任鄭玉焯、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王陽、省委常委兼政法委書記蘇宏章等4名副省級以上官員落馬。他們均涉及賄選,都是江派「遼寧幫」人馬。

而據《中國新聞週刊》報道,中共高層內部傳達的一份《通報》顯示,涉遼寧賄選案的省部級官員達兩位數,涉案的廳級官員和省人大代表均超過百人。

相較於此前發生的衡陽賄選案和南充賄選案,遼寧的級別高、規模也大、影響最深。官媒將其定性為中共建政以來查處的第一起發生在省級層面的惡劣案件。連日來,大陸至少有9省傳達中央關於遼寧賄選案的通報,並通過黨委機關報報道。

15日,總部設在北京的多維網報道表示,從全國人大常委會「臨時召集」會議,全面曝光賄選案內情,到全國通報大動干戈,深挖徹查遼寧賄選案等,種種信息顯示,當局的目的非僅限於痛治遼寧,還有更深層次的目的。

在中共十九大和之後的人大、政協換屆之前對遼寧賄選案徹查,且以如此高規格,大動作的方式進行,明顯有敲山震虎之意。

報道認為,遼寧賄選的徹查,還可能預示著人大改革的開始,可能是人大改革的標誌性事件和實質性的啟動舉措。

報道稱,這裡既有官商勾結,又有權錢交易,這樣的國家權力機構構成,又怎麼能夠代表人民?

人大系統被清洗

張德江自十八大接手人大委員長職務後,成為江澤民集團最高的利益代言人,其主掌下的中共人大漸漸成為了 「反習基地」,不斷與習近平陣營對抗。如,張德江等曾阻擋習近平此前推出的廢除勞教制度;出台所謂的白皮書,攪局香港局勢等。

今年7月,中共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向港媒表示,習近平當局要應對當前出現的種種風險、危險,就必須在憲法權威、民主和法治等政治體制方面「有所突破」,而實行總統制是可以考慮的選項之一。

時政評論員李天笑表示,目前中共高層政體是政治局常委制,人大是張德江的地盤,至少在表面上是控制立法的程序。如果習近平想改常委制為總統制和清算江澤民,會涉及針對性立法、選舉的問題。所以,習近平必須要清除障礙,「不換思想就換人」。

而遼寧官場賄選案的處理,被外界視為是習近平對張德江主掌的人大系統的新一輪清洗。2月,中共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機關黨組原成員劉水生因違紀被責令辭去人大代表職務。劉水生是張德江的「副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