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國際社會指稱南韓為全球赴中國器官移植最大國之際,一名與多家中國醫院勾結、帶領南韓患者赴中國器官移植的中介團夥頭目從中國回韓自首,中國器官買賣問題再次引發南韓社會關注。

南韓器官中介與13家上海醫院勾結

9月12日,釜山警方以違反器官移植法等嫌疑起訴了南韓人金某(男,43歲)。金某涉嫌在2006年至2011年間夥同趙某(男,53歲)等人,在 互聯網門戶網站網吧打著器官移植患者聚會的旗號開設了「xx器官移植中心」、「xx移植患友會」等多個器官移植中介,對加入該網吧的慢性腎功能衰竭、肝 癌、重症肝硬化、心臟病等患者做廣告稱,在中國只要等待1~2周就可以獲得器官移植。

據悉,由於中共政府於2008年北京奧林匹克前後迫於國際社會的壓力,開始名義上禁止對外國人進行器官移植,該團夥遂與13所上海醫院勾結,安排南韓患者假借中國人的名義住院,接受移植手術。

據南韓警方強調,「假借中國人的名義接受移植手術,沒有中國醫院的合作是不可能實現的。」「通過這種方式,共87次帶領需要肝、腎、心臟移植的患者前往中國進行器官移植手術,收取費用60多億韓圜,共獲取中介費6億韓圜(1.00KRW=0.00688969 HKD)。」

2011年器官移植中介案發後,趙某等被捕,金某長期非法滯留中國,近期在警方的間接勸說下回國自首。

警方還透露,其中部份患者手術途中死亡或者回國後很快死亡,回國後發生副作用,重新手術的情況也很多。「實際器官移植的次數要比這(87次)多得多。」

另外,南韓警方表示,在調查移植手術患者日記中,又發現了122名患者的名單,打算擴大搜查範圍,同時計劃與中共公安合作調查中國人中介。

國際報告:南韓人是中國器官買賣的主顧客

6月22日,加拿大前外交部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以及美國資深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3人在美國國家記者俱樂部聯合發佈的報告顯示,中國器官移植手術數量每年約為6萬-10萬例,2000年至今可能高達150~250萬例;這些器官的主要來源是法輪功學員。

報告還強調,南韓人是中國非法器官移植產業的最大顧客。

大衛.喬高和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因調查中共活摘法輪功修煉者器官並在全世界範圍揭發和制止中共毫無人性的血腥器官摘取所做出的不懈努力,曾被提名為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

另外,南韓3大媒體之一的《中央日報》日前引述了海外華人媒體NTD TV的報道,該報道採訪了曾在天津市第一醫院的器官移植中心工作的中國人A某的經歷。

天津市第一醫院的器官移植中心又稱東方器官移植中心,至今仍是亞洲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據A某提供的資訊估算,他應該是2005年前後在該處工作過。

A某透露:「這些來中國換器官的,以換肝換腎的居多。來做移植的人幾乎都是外國人,南韓人最多。」

他表示,關於器官移植的媒介,完全是地下的黑箱操作,大概有3個管道,一是利用中間商。「南韓有個最大的醫院,一個有著博士學位的著名醫生,他和中國的一個男性朝鮮族人互相聯繫溝通。南韓的博士醫生把需要移植器官的患者交給這個人,這個人再通過關係把患者交給天津的這個醫院。」

他說,另一個器官移植的媒介是在國外聘請醫生,「因為中國做移植的醫生不夠用,中國的某醫院就把一個南韓醫生從南韓高薪請過來。」

另外,利用名人做廣告欺騙患者也是器官移植的媒介。A某:「在我接觸的南韓人中,有個人告訴我,他們是看了中國的一位叫做傅彪的影視演員做的廣告來中國的。」

A某透露:「最後,接受手術的外國患者在登機離開中國之前,醫院所發行的證明書上器官來源除了提供者姓名不同外,其它一律記載著統一資訊:男,30歲,死刑犯。」

他表示,他當時還不知道供體的來源是強摘法輪功修煉者等良心犯的器官,後來了解事實真相後,辭掉了那份工作。為了讓還有良知的人脫離魔鬼的束縛,便站出來向世人揭露真相。

南韓大學生關注中國器官買賣

以加拿大前外交部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的有關中共活摘器官的報告為背景拍攝的紀錄片《活摘》,從今年3月開始在南韓放映。該片曾獲2015年皮博迪獎(美國廣播電視文化成就獎)、2015年AIB國際調查性紀錄片大獎。

20日,大衛.喬高將在南韓國會與國際組織「亞洲法學大學生聯合」、「亞洲醫科大學生聯合」的南韓大學生們一起展開中共強摘器官實況方面的對話會。

此前,這兩個組織的大學生領導者們觀看了《活摘》,反響強烈,並舉辦了生命倫理研討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