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80年代新浪潮的洗禮,香港電影在90年代迎來電影史上的十年「合流期」。這一時期的香港影壇百花齊放,類型豐富,記錄著世紀交替時期港人的複雜意識生態。時至20年后的今日,重新翻開一卷卷塵封的菲林,大銀幕上的影像已因時代變遷而略顯粗糙,但個中情懷卻依舊熟悉,與當下香港遙相呼應,別有一番滋味。借中秋闔家團圓、賞月敘舊之際,小編精選三部與「月」相關場景的電影與讀者共賞。也許這些經典老片能喚起讀者過往的點滴回憶,重溫那些快被遺忘的香港情懷。

 

《救世神棍》
《救世神棍》

《救世神棍》
首映時間:1995年7月
導演:李志毅
主要演員:梁朝偉、陳小春、林保怡、莫文蔚、林曉峰
劇情簡介:
神棍黃大鳳(梁朝偉飾)依靠招搖撞騙為生,從小耳濡目染種種騙人把戲,不信人性之善。被貪婪的徒弟吳智(林保怡飾)背叛後,發誓要做一番事業,遇上輕度智障的小春(陳小春飾),將其捧成「達達大師」,一夜成名。小春的憨直打動著大鳳,喚起他早已忘卻的善良天性。與此同時,吳智為利用「達達大師」大賺一筆,佈下層層陷阱,蠱惑人心。關鍵時刻大鳳頓悟,揭穿了吳智的陰謀,救下小春。

短評:

這部搞笑瘋癲的喜劇,讓人在「真」與「假」中穿梭,借用「貪」、「嗔」、「痴」三個不同角色,展示出一個道德急速下滑的時代。名利薰心的人們已不知如何分辨善惡,隨心所欲,不擇手段。故事展現的信仰危機亦令人深思,假種借宗教之名滿足私欲,不但敗壞著宗教本身,也從根本上毀滅著人類的正信。片中的「我願意以我的死,為你們贖罪」代表任何一種冠冕堂皇的「幌子」,如何分辨與破局,則留待今人思考。
影片開頭,美國人登陸月球,呼應片尾出現的月宮嫦娥與玉兔搗藥,將「西方科技」與「古老神話」比對,引人深思:如果民眾對「達達大師」的盲目崇拜體現出愚昧和無知,那麼操控這一切的神棍,秉持著徹底的無神論與現實主義,未嘗不是愚弄大眾及導致亂象的根源。唯物與唯心的曲直辯證,只能由大眾在心中自行得出結論。西來的實證科學與唯物主義,究竟帶給東方之珠以理智與發展,還是精神與道德層面的倒退?一切都不應在盲從中一概而論。身處混亂的時代,以何為据恪守做人的本分?只有用心中的「善」來衡量,那便是「良知」,置於當今風雲變幻的香港也同樣適用。

《新難兄難弟》
《新難兄難弟》

《新難兄難弟》
首映時間:1993年11月
導演:陳可辛、李志毅
主要演員:梁家輝、梁朝偉、劉嘉玲、袁詠儀
劇情簡介:
時值九十年代的香港,父親楚帆(梁家輝飾)守舊傳統,講義氣講原則,與急功近利、冷漠實際的兒子楚原(梁朝偉飾)無法溝通,矛盾不斷,母親(劉嘉玲飾)夾在二人中間左右為難。中秋節楚帆義釋劫匪導致自己受傷昏迷,楚原來醫院探望父親,伴著母親的解釋,才開始真正了解自己的父親。接下來的意外使他回到了父親的年輕時代,以同鄉兄弟的身份與父相處,也重新認識了生活在「春風街」的上一輩叔父們。在這段艱苦歲月裏,凡事都依靠人與人互相幫忙才可解決。親身經歷之後,楚原終於了解父親為何堅持「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的精神,自己也變得關心別人。父與子終於找到了彼此間的共通點。

短評:

這個發生在中秋夜的故事,通過描寫父子兩輩間的代溝,體現20年來香港價值觀念之轉變。當浪子回到父親的年代,與父親成為「難兄難弟」,身臨其境,才讀懂父輩的意志,重拾那已被市儈的都市文化所取代的「獅子山精神」。回到現實,兩人冰釋前嫌,在故事末尾的颱風中,父與子相視而笑,融為一體,象徵著世紀交替的兩代香港人,將懷抱著獅子山下的那份堅持,迎接歷史的颶風——那是90年代的港人寄予未來的希望。而對於身處歷史颶風中的我們,又是否承繼著那句響亮的口號:「人人為我,我為人人」?

《九品芝麻官》
《九品芝麻官》

《九品芝麻官》
首映時間:1994年
導演:王晶
主要演員:周星馳、吳孟達、張敏
劇情簡介:
包龍星(周星馳飾)原本是清朝九品候補知縣,貪污受賄,誣害忠良,以至人人喊打。後來痛改前非,為給一名含冤被判處死刑的女子申冤,歷盡千辛萬苦進京告御狀,最後被封為一品八府巡按,成為名副其實的青天老爺。

短評:

電影開篇,主角包龍星在滿月下許願,希望長大后做清官,抓光貪官與壞人。但是達成這個願望的旅程,卻充滿艱辛與危險。長大后的包龍星身為九品知縣,在市儈的官場也學會了陽奉陰違,行賄受賄。一次機緣巧合拯救了戚家上下,得到百姓愛戴,終於令他嘗到身為父母官的甜頭。但在腐敗成風的世道下,想堅持正道談何容易,更大的災禍接踵而至,身敗名裂的他流落街頭,混跡於雜技團和妓院,卻始終不改初衷,終於在最污濁之地迎來命運的反轉。有趣的是,他在人生低谷所學的技能,最終幫助他戰勝頑敵,印證了老子那句「天降大任於斯人」的至理名言。在無望與挫敗中,仍然堅持志向,心懷理想而不被暫時的困境所阻撓,勝利終會屬於這樣的強者。簡單的故事,卻一再提醒著現今的香港,面對亂世與困境,勿忘初衷,繼續向理想邁進,終會迎來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