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9日進行第5次、也是最大一次核試驗之後,朝鮮半島緊張驟然升級。美韓兩國情報部門認為,北韓還準備進行新的核試驗。為何北韓如此「瘋狂」,屢屢衝撞國際規則?同時,美國是否能鎮住其核野心?

北韓好戰的原因及危險性

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北韓核試驗具有對內和對外的雙重目的。對內,過去幾年來,北韓經濟已經崩潰,金正恩面臨各種反抗,因此他會以屠殺方式對他的家人和高級官員進行槍決,並希望提升國際地位和聲望來整合他在國內的合法性和支持度。對外,周邊國家都比北韓富很多,金正恩是在以瘋子的形象進行訛詐,以便獲得他需要的資源。訛詐的主要對象是中國、南韓和日本。

夏明還表示,金正恩想對美國製造更大威脅,希望美國直接與他談判。但美國正值總統大選期間,基本決策均處於真空屏蔽狀態,所以金正恩不會獲得直接成果。

《紐約時報》報道說,一些政治學專家反覆研究了北韓問題,一再得出相同的結論:北韓的舉動絕非瘋狂,而是太過「理性」,這種「理性」比非理性更危險。

他們認為,北韓的好戰似乎是有意為之,旨在維繫其脆弱而又孤立的政權,否則,這個政權可能會成為歷史的塵埃。北韓的挑釁帶來了巨大的危險,卻讓自己避免遭入侵或走向崩潰,而這些在北韓看來,才是更大的危險。

政治學者饒義(Denny Roy)1994年發表的一篇期刊論文中說,「瘋狂國度」和「魯莽暴戾」的名聲「讓北韓佔據了優勢」,使那些比它強大的敵人受到牽制。但他認為,北韓這種形象基本上是「誤解與宣傳的產物」。

報道說,令北韓如此危險的正是它的理性,它認為,只有讓朝鮮半島始終瀕臨戰爭邊緣,它才能夠存在下去。從某種意義上講,這比非理性還要危險。北韓並不希望開戰,但要按照它自己的盤算,它就製造了長久存在的戰爭風險,並為一旦開戰該如何避免失敗做準備——可能會藉助核武器。這種危險更加微妙,但卻非常嚴重。

北京對北韓有多大影響力?

面對北韓肆無忌憚的核試驗和導彈試驗,北京也表示不滿,呼籲其不要採取新的挑釁行動。分析人士說,北京日益擔憂,平壤將來有可能挑起軍事對抗。

美韓等國認為,在擴大對朝制裁方面,作為北韓最大金主的中共配合非常重要。那麼,中共目前對北韓到底有多大影響力呢?國際上專家們對此看法不一。

有專家認為,中共對平壤的政策影響,如今已微乎其微,從金正恩處決「親華派」、姑父張成澤等前高官可見一斑。而中共提供給平壤有限的石油、糧食等物資僅僅是維持,一旦中斷供應,必將引發北韓嚴重的人道危機,產生大批難民,輕則難民潮湧向中國(因朝韓邊境一側布滿重兵地雷),重則金正恩政權或為避免迅速崩潰,鋌而走險發動戰爭。在北韓已實際掌握一定核技術與導彈技術的情況下,將給南韓、日本帶來多大安全挑戰恐難以預料。

但也有專家認為,中共對北韓有很大影響力,原因是中共雖然反對北韓核計劃、支持聯合國制裁,但仍供給平壤生存必需的石油、糧食等物資,只要將這些物資供應全部切斷,金正恩政權滅亡即指日可待。

一些人認為,一旦中共停止石油供應,大約一年後北韓就可能面臨嚴重的經濟危機,接著不得不做出選擇,是維持經濟運轉,還是在核計劃上做出讓步。屆時金正恩是有可能同意談判的。

但另一些人認為,中共不願冒險切斷石油,根本原因在於不想犧牲這個緩衝區,此外他們也知道,就算切斷石油供應,北韓也可以從俄羅斯及其他地方得到石油。

中共對北韓基本政策未變

無論中共對北韓有多大影響力,分析人士認為,中共在北韓問題上的基本政策並未改變,仍在繼續玩火。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時殷弘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說,美國不能在北韓問題上依賴中共,因中共與北韓的關係比與美國更近,且美國在南韓部署「薩德」反導系統,讓中共更加確信,與北韓結盟是其亞洲戰略利益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共寧願邊境存在一個由共產黨統治的有核國家,也不願看到它崩潰帶來混亂。中共相信,可通過提供僅夠維持經濟運行的石油來控制北韓。

《紐約時報》說,金正恩政權崩潰,數以百萬計的難民湧入中國,同時朝鮮半島統一,共同遵循與美國簽訂的防禦條約,這對中共而言,不啻於戰略上的噩夢。

目前,美國等西方國家正推動聯合國新一輪的對朝制裁。中國的分析人士說,由於一直擔心經濟制裁會影響北韓政權的穩定,中共沒有多大可能與美國聯手,推動聯合國實施更嚴厲的制裁。

不過,美國之音引述首爾特洛伊大學東北亞問題分析人士丹尼爾・品斯頓說,即使中共繼續在制裁問題上猶豫不決,也有可能引發地區動蕩,或者金正恩政權的崩潰。

美國如何解決北韓核危機?

前《紐約時報》中國問題研究員趙岩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現在是中美在主導核危機的問題。若要解決金正恩的專制政權,只能憑藉軍事手段。奧巴馬總統任期僅剩幾個月了,若想在任內留點政治遺產,就應當對金正恩動手。

不過,夏明認為,美國現在並無獨立自主的決策能力,南韓是美國在該地區最重要的盟友,若南韓國內對制衡北韓未達成一致,美國就很難展開軍事行動。此外,南韓國內還有強烈的反美情緒,年輕人對北韓還抱有天真的幻想。

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鄭永年長期以來關注東亞局勢,他在其最新博客文章中寫道:北韓的「一彈一星」再次引發朝鮮半島核危機,使半島處於直接的戰爭衝突邊緣。

鄭永年分析,美、日、韓或參照國際社會解決其它核危機的先例,考慮解決北韓核問題的3種模式──薩達姆模式、卡扎菲模式和伊朗模式,他認為,通過談判解決危機的伊朗模式也是一種可能的選擇。

《紐約時報》引述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高級國際研究學院(Johns Hopkins School of Advanced International Studies)美韓研究所訪問學者喬爾・威特(Joel Wit)說,美國不應再依靠中共來緩解北韓的核威脅,根本原因在於中共一直以來都扶持北韓。包括威特在內的一些美國專家都認為,美國應帶頭與北韓談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