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習當局對遼寧的清洗,前遼寧省委書記王珉等人紛紛落馬。2000年以後,當年「遼寧幫」內部曾因為爭權而發生「火拚」,但在殘酷迫害法輪功這件事上,出奇地一致。

近期,陸媒關於瀋陽200套房產的報道牽出遼寧省不同時期多名落馬官員的身影,如慕綏新、王珉、蘇宏章等。再加上薄熙來、李長春等人,勾勒出當年「遼寧幫」一個大致輪廓。

瀋陽200套房產爭奪戰牽出慕綏新、王珉和蘇宏章

8月31日,香港《鳳凰週刊》發表《房產爭奪戰幕後的官場潛規則》長篇報道。

報道指,瀋陽市中心南五馬路方型廣場西側兩棟28層的紅色高樓建成已13年,水電暖全通。這兩棟樓總計200套房產,多年前即已全部被售出,但迄今一直近乎於空置狀態,幾乎沒有任何私人住家,僅有個別小公司在內租房辦公。

據悉,200套房產是由地產商范垂華2000年2月註冊的中宇地產公司所開發。

范垂華與公司第二大股東王曉麗的矛盾,可能是後續一系列糾紛的導火索。

報道中沒有交代王曉麗的具體背景,不過提到「工商登記上一個叫王曉麗的女人,據稱其背後是國有資本,入股500萬元,公司註冊資本由此增加到1050萬元,王曉麗也因此在中宇公司中負責財務工作。」

范垂華稱,2003年3月,他發現王曉麗未經其批准,從公司帳上轉走若干款項,「我大為光火,隨即解除了王曉麗的財務負責人職務。」 這或許為日後埋下禍因。

2003年6月6日樓盤準備正式開盤銷售的前四天,也就是6月2日,瀋陽市政府部分工作人員帶著警察突然進入中宇地產辦公室,要求職工交出公司所有證照。大批警員前往抄家,把公司證照等物品抄走。范垂華遭到多次暴打後,被逼迫承認行賄、偷稅。

此後,范垂華被判冤獄14年。范入獄期間,中宇地產項目近200套房產陸續被賣出,房款去向不明,留給范垂華的,只有中宇地產拖欠承建商的巨額欠款。

2008年、2010年,范垂華的「合同詐騙罪」、「偷稅罪」兩項罪名先後洗脫,范被無罪釋放。

2011年,范垂華幾經輾轉,從瀋陽市房管局拿到了購買者的名單並獲知了購買價格。經過仔細分析發現,所有房屋的買主全是政府官員與國企領導,或者與之有深厚聯繫的人士,而購買價格僅為市場價的一半。比如其中有遼寧省機關事務管理局某領導夫妻,每人名下各有一套;還有十幾名瀋陽市公安系統領導或其直系親屬;更讓范垂華感到震驚的是,低價購房者中還有瀋陽市前市長慕綏新的司機之妻薄某(購買了一套),慕綏新案同案犯、瀋陽市電信局原局長邵文章之女(購買了兩套)⋯⋯

范垂華表示,在他出獄後追討房產期間,有多股力量找過他,其中包括前遼寧省政法委書記蘇宏章的近親想從中調解,但他一口回絕。前遼寧省委書記王珉沒有著力於司法途徑推進,而是將該起糾紛批給省信訪局。

從文章講述的內容可以發現,慕綏新、蘇宏章、王珉均直接或間接涉及此案。兩棟樓交織著瀋陽乃至遼寧省不同時期落馬官員的身影。

瀋陽「慕馬大案」源自「遼寧幫」內部火拼

上文提到的慕綏新是2001年瀋陽「慕馬大案」(「慕綏新、馬向東案」)的主角之一。當年瀋陽常務副市長馬向東因在澳門豪賭而被中紀委盯上,其後牽出遼寧官場一連串受賄案,超過100名官員因而下台,其中副省級1人、副市級4人,僅各市縣黨政「一把手」就有17人,案件轟動全國。

2001年10月,慕綏新被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2002年3月2日因癌症死亡;同期,馬向東被判處死刑,2001年12月19日在南京執行死刑。

當年的「慕馬大案」背後涉及的是「遼寧幫」內部的火拼。

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李長春是遼寧人,在遼寧發跡,曾任瀋陽市委書記、遼寧省省長。李在遼寧為官多年,1990年被調出遼寧後,在當地留下的黨羽甚多,多為瀋陽市和遼寧省一級的高官,在遼寧政壇上形成一股政治勢力,被稱為「瀋陽幫」。其中包括慕綏新、馬向東等人。

「慕馬大案」之前,「遼寧幫」包括兩大派系,除了「瀋陽幫」之外,另一個是以薄熙來為首的「大連幫」。因薄有太子黨身份,所以「大連幫」在遼寧飛揚跋扈,漸與「瀋陽幫」對立。

薄熙來在「慕馬大案」之後,於2001年1月由大連調任遼寧省政府任代省長、省長,當年2月薄的親信陳政高任瀋陽市市長。此後,薄利用「慕馬大案」對「瀋陽幫」進行圍剿。隨著2004年12月,聞世震被免去遼寧省委書記職務之後,「瀋陽幫」幾乎解體。

還有報道指,原瀋陽華晨汽車老闆仰融,與「瀋陽幫」交往甚密。薄任遼寧省長一年之後的2002年年初,仰融被迫出走美國,他在大陸的億萬財產被查抄一空。

李長春與「瀋陽幫」的關係

當年「慕馬大案」發生後,李長春遭到詬病。署名為宗海仁的作者在《第四代》一書中披露,馬向東就是在李長春升任瀋陽市委書記時,由李長春親自提名被提拔為瀋陽市商業局局長的,而李長春任遼寧省省長時,慕綏新是遼寧省建設廳廳長,是李長春非常欣賞的幾位廳局級幹部之一。也就是說,李和慕、馬兩人的關係非一般的上下級關係,李對慕、馬兩人的了解也要比對其他幹部了解得更多、更清楚。

更具諷刺意味的是,在「慕馬大案」未發生前,慕綏新、馬向東曾多次向人炫耀他們與李長春等人的關係,李長春也對慕綏新在瀋陽的改革表示關心。因此,「慕馬大案」發生後,中央高層一些人儘管沒有明說,但的確對李長春有了一些新的認識。

「遼寧幫」的共同點是殘酷迫害法輪功

無論「瀋陽幫」還是「大連幫」,對於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都不遺餘力。

據悉,慕綏新任瀋陽市長期間,瀋陽市當局曾決定,當警察抓到一個散發資料的學員,給予「三等功」獎勵;對發現法輪功學員上網者給予3000元獎勵;發現散發真相材料者,獎勵300元。瀋陽地區各個派出所下屬每個社區,僱用聯防隊員(民兵,地痞)全天巡邏,專門負責抓捕散發法輪功材料的學員。

李長春早就上了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下稱,「追查國際」)的追查名單。

「大連幫」的薄熙來,更是因為涉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而遭海外追查。

臭名昭著的馬三家勞教所在遼寧瀋陽

被稱作「人間地獄」的馬三家勞教所(下稱,馬三家)就設在瀋陽市。有報道稱,馬三家被江澤民及時任政法委書記羅干作為迫害法輪功的「集中營樣板」。

2000年10月,馬三家曾發生一起駭人聽聞的事件,據悉,當時羅干在馬三家蹲點,該勞教所的警察,將18位堅持修煉不轉化的女法輪功學員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任他們強姦,導致至少5人死亡、7人精神失常、餘者致殘。

此後這種手法擴散至大陸各地的勞教所,強姦、輪姦等事件頻發。

2001年前後,江澤民撥專款600萬元(人民幣,下同),命「610」頭子劉京速建「馬三家思想教育轉化基地」。為此,劉京曾多次往返遼寧找薄熙來,共同籌建。

2003年,已是遼寧省長的薄熙來再次向江伸手,遼寧省投資10億元在全省進行監獄擴大規模的改造工程,僅在瀋陽於洪區馬三家一地就耗資5億多元,建成中國第一座監獄城,佔地2,000畝。

薄熙來還曾下令遼寧所有勞教所、監獄「集中全部力量轉化法輪功」。

王珉掌權遼寧後搭上各方勢力

已經落馬的王珉與薄熙來有著不一般的關係,這一點自由亞洲電台在8月18日《王珉是政治犯「罪」為主,貪污腐敗為輔!》的報道中有所披露。

報道稱,薄熙來倒台之前,王珉一到遼寧省擔任書記後,即親赴大連把薄熙來在當地的「政績」一頓猛誇。薄熙來夫人薄谷開來到瀋陽時,王珉還親自宴請。

王立軍在擔任重慶市公安局長期間,經常回遼寧老家,期間王珉還專門召見過王立軍,由自己親自提拔起來的省政法委書記蘇宏章陪同。

文章還透露,蘇宏章落馬後曾揭露,薄熙來倒台後,王珉曾經對他等幾個說過,當初看王立軍說起薄谷開來時的那付眼神,就篤信這個薄熙來最信任的傢伙已經給自己的主子戴上綠帽子了。

蘇宏章是王珉的親信。

大陸《中國經營報》2016年5月20日報道,有消息源透露,4月6日蘇宏章落馬後,有關部門曾從其家裏搜出大額現金;蘇宏章還曾經向其上級贈送大額黃金製品,而這份厚禮與其升任遼寧省委常委有關。

儘管《中國經營報》沒有點明蘇宏章送黃金的上級是誰,但一般認為,這個「上級」就是王珉。

2011年10月,蘇宏章由瀋陽市委副書記晉升為遼寧省委常委。在中共官員任用中,官員由市委副書記直接晉升為省委常委鮮見。

蘇宏章與王珉一樣,都曾跟隨江澤民賣力迫害法輪功群體,被海外列為追查對象。

時事評論員石久天說,王珉掌權遼寧後,非但與「遼寧幫」中的薄熙來勢力搭上關係,也不願通過司法追查與「慕馬大案」人員相關的200套瀋陽房產事件,顯示此人已經完全融入「遼寧幫」。

石久天表示,這些人一個共同點就是都參與了對法輪功的迫害。這也可以解釋,為何王珉在2013年對抗習當局廢除勞教的政策。因為當時勞教所中關押的很多都是法輪功學員。

王珉維護馬三家 對抗習當局

2013年1月,習近平當局提出要取消勞教制度,遇到了江派阻撓。

當年4月7日,親習近平陣營的大陸媒體《Lens視覺雜誌》刊發《走出「馬三家」》的長篇報道,首次揭露遼寧馬三家女子勞教所的酷刑黑幕,引起社會強烈反響。

這篇報道記錄了親歷者在被關押期間所受的種種駭人聽聞的酷刑,如:抻刑、上大掛、坐老虎凳、綁「死人床」、蹲「小號」、以子宮擴張器野蠻灌食、往陰道裏灌辣椒粉、電擊乳房和生殖器官、將女人送進男牢凌辱等。報道也佐證了法輪功學員一直揭露的中共利用勞教所酷刑迫害的事實。

半個月不到,王珉掌控的遼寧省當局成立官方調查組聲稱,馬三家被勞教人員遭受酷刑報道「不屬實」。此舉被視為遼寧公開與習近平在廢除勞教制度問題上對抗。

習當局經過激烈的博弈,在當年11月正式廢除勞教制度。

直到現在,大陸《財經》雜誌副主編羅昌平在網上發表《她們走出馬三家之後》的文章後,依然被很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