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甘肅省阿姑村發生一宗人倫慘案,四代同堂的8口之家,6口人身亡。據媒體此前報道,死者家庭的低保名額被取消後,分給了其它境況好得多的家庭。日前,有資深媒體人實地走訪調查發現,低保名額分給了該村村書記的親哥哥和侄子等人。

大陸媒體此前報道,28歲的年輕母親楊改蘭在殺死自己4個孩子後,服毒自殺。楊改蘭的入贅(俗稱「上門女婿」)丈夫李克英在料理完妻兒後事後,也服毒身亡。

據報道,楊改蘭生前提到自殺原因說「把我逼的」。有村民說:「他們家被取消低保原因是有三頭牛,可是兩頭牛主要是耕地勞力,另一頭牛崽子還沒長大,這些對於這個家庭來說,是沒有辦法變現的。」而有當地村幹部提到,這家人的低保被取消後,分給了比這家人境況好得多的家庭。

9月12日,大陸資深媒體人郭睿在網上發佈題為《消失的低保和觸不可及的精準扶貧:甘肅農婦殺子自殺慘案調查》文章指出,在楊改蘭生活的阿姑山村走訪調查,結果遠比想像複雜。

甘肅省臨夏回族自治州康樂縣是該省轄區內43個國家級貧困縣之一。楊改蘭一家所在的康樂縣景古鎮最貧困的行政村阿姑山村,有191戶人家。

2013年,楊改蘭生了雙胞胎後,計劃生育罰款有兩千多,因交不起罰款,不能去醫院生,只好在家裏生下一對雙胞胎姊弟。

同年,楊家低保被核銷。康樂縣政府解釋說:「楊家這一年總收入36,585.76元,人均純收入5226.5元,高於農村低保標準。」

阿姑山村書記李進軍說:「楊滿堂家在村裏人緣不好,不跟人來往,也不開會,村民沒提名他家,是投票把他家低保投掉的。」

但是,楊改蘭的堂爺爺楊萬年說,自己並沒有開過村民會。康姓村民也證實,如果村裏人一起開會的話,「我們都了解他家情況,不可能投票取消他低保。」

2013年底阿姑山村「精準扶貧」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名冊上,該村第四社,即石磊社,共有9戶建檔,其中包括李進先(石磊社社長),李進忠(村支書的哥哥),李克基(村支書的侄子)。而名單中的7戶,每家都是近年新蓋的磚瓦房。

《南方都市報》曾在一篇社論《貧困人口長期上升,政府責任尤須強調》中披露,政府長期實行假「低保」政策,不是按照城鎮貧困人口的實際數量發放「低保」,而是根據上面下達的「指標」和「關係親疏」才有。這一「低保腐敗」導致中國的城鎮貧困人口中,起碼有一半處於無低保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