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0日(周六)深夜10時30分,中紀委官網通報,天津代理書記、市長黃興國「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調查。黃興國是「十八大」以來首個落馬的直轄市市長,落馬時間點敏感,引發的政壇效應還在發酵。

習、王提前三重佈局

一、俞正聲提前坐鎮天津

黃興國被「秒殺」前一天,9月9日,還出席了天津教師節和媽祖文化節等活動,當天下午,黃興國在迎賓館會見中國國民黨副主席胡志強一行。數天之前,俞正聲9月5日、6日剛到天津。官方報道顯示,俞正聲調研了律師事務所和宗教場所等地,黃興國還一路陪同。

9月5日,正值G20杭州峰會召開第二天。俞正聲坐鎮天津,真實目的到底為何?是提前向天津官場習陣營人馬通氣、部署?還是行動前先行穩住黃興國,以免天津在G20期間出亂子?畢竟,去年北戴河會議敏感期,天津就發生了重大爆炸案,背後疑點重重。

二、王岐山部署「回馬槍」巡視

黃興國被查,恰在中央巡視組對天津「回頭看」剛剛結束之際。今年6月底到9月初,王岐山派出巡視組對天津、江西、河南、湖北等4省市進行「回頭看」。第三巡視組組長葉青純帶隊最強「回馬槍」殺回天津。之前,葉青純帶隊「回馬槍」拿下遼寧、山東4名「大老虎」。

8月22日,在中央第三巡視組對天津「回頭看」即將結束之際,分管建設規劃的副市長尹海林被查。距離副手尹海林被查不足一個月,黃興國也倒下了。

「十八大」以來,天津市共有三名部級官員落馬,在尹海林和黃興國之前落馬的,是天津市政協副主席、市委政法委副書記、市公安局局長武長順。

三、中紀委高官姚增科空降津門

黃興國落馬之前,中紀委常委、監察部副部長姚增科在2015年1月「空降」至天津擔任市委常委、市紀委書記。

姚增科1983年進入中紀委工作,長期在中紀委負責查辦中管幹部案件的紀檢監察室任職,擁有豐富的「打虎」經驗,曾任八室副主任、主任,七室主任等職,2007年獲任監察部副部長並入選中紀委常委。

習陣營上述行動顯示,自2014年底孫春蘭被調離天津開始,習近平、王岐山就已開始佈局清洗天津官場;尹海林、黃興國接連落馬顯示,習王開始掀開蓋子,著手處理「天津幫」。

黃興國落馬時間點敏感

黃興國落馬適逢G20杭州峰會剛剛結束及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即將召開的前夕。

9月5日,在杭州G20峰會進入第二天之際,北韓向東部外海發射三枚導彈。9月9日,北韓進行了第五次核子試爆。北韓進行第五次核試驗後,中共外交部當日兩次表態,對此「堅決反對」。

9月3日、5日,習近平分別與奧巴馬、南韓總統朴槿惠會談時強調,中方堅持半島無核化,致力於維護半島和平穩定。習近平話音剛落,北韓接連發射導彈、進行第五次核子試爆,明顯挑釁習關於朝鮮半島核問題上的表態和承諾。

北韓金氏政權此前一直受中共江派操控,周永康、曾慶紅、張德江、劉雲山、張高麗等江派要員與北韓的密切關係不斷被披露。江澤民集團要員還涉及北韓核武發展。北韓歷次核武試驗時間點,都與中國政局胡習陣營與江澤民集團博弈進展密切相關。

江派常委張德江與張高麗都曾留學北韓金日成綜合大學。坊間早就有張德江是「金正日在中國的代理人」的說法,張德江也因此主導了多個對朝傾向性政策。朝中社曾報道說,2011年7月12日,北韓最高領導人金正日和第三子金正恩一起接見了到訪的中共政治局委員、副總理張德江,當晚還設晚宴款待代表團。

就在北韓核爆的第二天,黃興國落馬。而黃興國與張德江、張高麗的關係都不一般。

黃興國1997年升任浙江省省政府秘書長,1998年1月馬上轉為副省長,同年11月,黃興國再被提拔為浙江省委常委、寧波市委書記;2003年11月任天津市委副書記、副市長;2007年12月任天津市委副書記、代市長,2008年1月轉正任市長;2014年12月任代理天津市委書記。

黃興國曾與江派現任常委張德江在浙江從1998年至2002年共事4年,與江派常委張高麗在天津從2007年至2012年共事5年,與政治局委員孫春蘭在天津從2012年至2014年共事2年。

黃興國被「秒殺」,很可能是習陣營針對張德江、張高麗等江派人馬G20峰會期間操縱北韓發射導彈及核爆試驗進行攪局的強硬回擊行動之一。

另外,今年以來習陣營釋放廢除常委制信號。今年10月份召開的六中全會將針對包括常委級別官員制定政治生活準則與監督條例。

近期,遼寧賄選案被引爆,涉數十名全國人大代表,張德江的人大系統面臨清洗;中南海放風將整肅張德江主管的香港中聯辦。除老巢天津官場地震外,張高麗日前被曝是「晉江幫」的後台。劉雲山的後院內蒙古書記換人,其主管的文宣系統不斷被清洗。

換屆前夕,習近平對張德江、張高麗、劉雲山等江派現任常委的震懾與清算行動,料是其「十九大」人事佈局、抓江及廢除常委制等重大行動部署中的環節之一。為避免江派常委在抓江及廢除常委制等政治大變局行動中攪局、反撲,習勢必要掌握他們的軟肋逼其就範,甚至先行拿下。

敏感時刻,習王拿下張高麗與張德江的馬仔黃興國,打擊目標指向這江派兩常委。

就在黃興國落馬的次日,《中國經營報》報道稱,黃興國任內天津多個大型城建項目上馬,其中,2007年即已奠基開工的響螺灣商務區,被寄希望於打造成天津市乃至環渤海地區規模最大、高樓最集中的商務聚集區。但距離當時6年過去了,該區域卻人跡罕至,如同空城,封盤或停工的項目達到30%。而在天津金融、鋼鐵等領域,也是問題頻出,且涉及資金巨大,範圍廣泛。

報道突出2007年開工的爛尾項目,明顯影射自2007年3月即開始主政天津的張高麗。

已有的跡象顯示,拿下黃興國,是習近平、王岐山佈局已久的結果,是習、王「十九大」人事佈局及新一輪「打虎」升級行動中重要一環。◇

(大紀元2016年9月11日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