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一篇題為《滬深樓市或明年6月見頂?暴漲真相驚人》文章在網絡上瘋傳,此文爆光的房價暴漲背後的真相更加令人震驚。

詭異的深圳上海樓市

這篇署名吳裕彬的文章,引述深圳中原研究院的數據,8月份深圳二手房樓盤,創歷史新高,達到56,788元/平方米;上海新房成交均價達到42,000元/平方米,創下新的歷史紀錄。8月份,上海土地拍賣,創下中國土地成交史上最貴地王紀錄。

深圳上海的這輪房地產的瘋漲,作者認為就是前十幾年牛市時也非常罕見的。他通過彭博數據終端WIND資訊提供的深圳上海的樓市與中國資金淨流動的圖,指出兩個蹊蹺的地方:

第一,深圳上海2014年前十多年的牛市增長速度遠遠低於最近這一輪瘋漲的速度;第二,2014年之前十多年中國一直是資金大規模淨流入,這一輪瘋漲發生的背景卻是資金大規模的淨流出中國。

他舉例說,2015年4月的中國資金12月滾動淨流出4530億美元。特別是今年以來,中國每月的資金12月滾動淨流出均超過1萬億美元,這個背景下,今年深圳上海的地王交易各自創造了歷史和全國高點。

樓市暴漲不在於供需在於金融

他認為,樓市暴漲不在於供需,而在於金融。他用「利率黑市」,將深圳上海房地產價格罕見高速增長和套利資金以罕見速度撤離中國聯繫起來。

他表示,深圳是中國利率黑市最關鍵的一環。利率黑市就是中國資金倒賣和套利的市場渠道總集,中國的影子銀行在很大一部份上就是利率黑市。腐敗,尋租和套利為利率黑市源源不斷的提供資金,這些資金在套利完成之後就有了逃離中國的必要。

作者引用國際研究報告稱,中國現在外流的非法現金流對GDP的佔比已經超過了10%,每年在中國,香港,英屬維京群島之間通過轉手套利和貿易作假渠道流動的非法現金流高達1萬億美元之巨。

作者分析,「利率黑市要趕在中國債務危機全面爆發和人民幣快速貶值之前,把其人民幣資產轉成境外的美元資產。」著名經濟學家茅于軾向大紀元記者表示,這有點道理,現在國內的經濟整體往下走,不光是資金外逃,連人員都外跑,國內情況不好,大量的人和錢都往外走了。

作者認為,香港是大陸洗錢中心,自貿區也是洗錢的天堂,而深圳毗鄰香港,上海有自貿區,因此一部份非法現金以房地產形式囤積,而深圳上海地產作為融資抵押品,可以創造性的利用境內境外,合法不合法的多種渠道,這樣將人民幣資產轉成境外的美元資產。

他總結:「深圳上海地產的這一輪罕見的火爆的原因在於中國(利率黑市)有大量的資金有逃離中國的需要,而深圳上海是中國(利率黑市)資金出逃的兩個最大的港口。」

深圳上海房地產成逃離資金的資產池

從彭博數據終端WIND資訊提供的深圳和上海的住宅平均價和本外幣存款餘額數據圖,作者發現,「2014年12月,深圳上海兩地的本外幣存款餘額開始直線上升。這意味著全中國準備逃離的資金從2014年底開始大量積聚在深圳上海,深圳上海兩地的房地產成了準備逃離資金的資產池和洗錢工具。」

深圳上海樓市這一輪歷史罕見的暴漲,作者認為,從金融本質上來講和A股中的莊股暴力拉升和高位派發無有差別,主力就是進入中國利率黑市的套利資金。

他預測深圳、上海的房價應該會在明年6月份左右見頂。屆時,深圳上海,其暴力拉升的環節將結束,將全面進入高位派發模式。屆時,深圳上海兩地的本外幣存款餘額同比增速早已坍塌為負值,深圳上海兩地的房地產流動性支撐不足,高位派發的模式極有可能會向下失控。

據公開資料顯示,吳裕彬(吳迪)知名經濟學家,超級去槓桿化理論創建者,畢業於英國曼徹斯特商學院商務經濟學專業,《股災拯救了中國超級牛市》作者。國際多家知名機構經濟評論員。

網絡熱議:拭目以待

這篇文章在網上流傳甚廣,也引起人們熱議。

有上海人表示,「說的有道理,明年6月,拭目以待,美元加息會讓流動性雪上加霜,還是那句話,出來混遲早都是要還的。」

也有人說,「只有滬深敢和中央叫板,想用高房價破壞中國經濟,破壞改革開放成果。」

福建有網友表示,不用那麼多推測,套利資金外逃也好,人民幣貶值也好,國內土地財政地方債務,國外美聯儲加息⋯⋯隨便引爆一個,都會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但北京的彭女士表示,只要還在加大馬力印鈔票,樓市深不見底,房價見頂不了。

《人民日報》評論文章稱,「高燒」不會成為中國樓市常態。官方引用專家的觀點稱,當前樓市「高燒」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在於中國經濟轉型時期實體經濟投資回報率暫時下降,導致追求高回報的資本進入上漲預期較強的樓市之中。需要看到,炒作之風既不利於樓市自身健康發展,亦有可能對中國經濟轉型升級的步伐形成牽制。

對炒作者自身而言,在這種背景下進行投機,便無異於「刀口舔血」。

不過民間對官方的話並不買帳,紛紛吐槽。有人回擊道:「燒了十幾年了,還不會成為常態?難不成不夠百年才不算常態!真是病的不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