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屆立法會選舉後,罕有地有候任議員接連遭到恐嚇。民主黨尹兆堅在多次報警後,今日將會首次錄口供。他認為若非朱凱迪事件,警方未必跟進,又批評警方隨意丟棄證物做法差勁。另外,鄉議局昨日突見港府高層,主席劉業強強調不容暴力威嚇。

與朱凱迪一樣,候任民主黨立法會議員尹兆堅也在選舉前後遭到不同方式的恐嚇,但多次報警都得不到警方的重視。

尹兆堅昨日在記者會上展示被警方丟棄的證物,他表示,9月2日下午約1時,競選辦職員取車時發現一輛選舉宣傳車懷疑被人潑易燃液體(疑為火水或電油),地上遺下兩個載有少量易燃液的膠樽,競選辦隨即報警。但警員到場卻沒有行動,他說:「3名軍裝警員到場,他們很快就破案,說這兩個膠樽不是刑事毀壞、不是刑事恐嚇。是從距離我車頭80米的位置,有一個大廈外牆地盤正油漆,應該是那邊掉下來的,擊中我的車,我們一時誤會,虛驚一場這樣的意思。」

警員最後提供報案編號予競選辦職員後,隨即將該兩膠樽棄於食環署路邊垃圾桶。他批評警方的做法很差勁,「連我的同事撿起來時都戴了膠手套,避免影響上面的指紋,上面可能有證據,為何警察那麼肯定是一場誤會就隨手扔掉?」

另一位候任議員林卓廷也批評警方丟棄證物的做法失職,「這會向社會大眾傳遞一個很錯誤的信息,認為警方似乎對這類刑事恐嚇、刑事毀壞案件完全不重視,甚至協助一些人士毀屍滅跡,丟棄重要證物。我覺得這是絕不能接受。」

在選舉宣傳車疑被淋易燃液體後,尹兆堅位於屯門大興、良景、葵涌大白田的辦事處亦先後收到刀片恐嚇信,而於9月6日選舉後收到的最後一封刀片恐嚇信,更寫上尹兆堅的住址及「出入平安」。但連串事件報警後,警方一直拖延沒有跟進。

尹兆堅認為如果不是朱凱迪事件,警方未必會聯絡他,因為由第一宗案件被人淋宣傳車到9月6日報了4次警,直到上周六下午警方才致電約他錄口供,「第一我們看到警方很輕視和怠慢,超出我們常識所認知,一般市民都知報完警要落口供,他針對我們候選人,人生安全受威脅,竟然拖了那麼久,不在電台爆出來也無人理。朱凱迪若不去到警總,邀請傳媒開記招,也無人理。我覺得令人震驚,令市民失望。」他表示,今天下午第一次將正式錄口供,他希望警方能夠嚴正執法,「無論是我的案件或朱凱迪,警方的處理手法都低過市民的預期,也跟市民一般的認知有很大的落差。」

他又批評目前香港彌漫的黑金及暴力政治,完全是梁振英一手促成,「我覺得這個氣氛跟特首梁振英有關,實質的事件就是2012年特首選舉時,小桃源飯局,一般正常人選舉,起碼我沒聽過董生(董建華)、曾蔭權需要找社團人士協助……2013年特首落區出席諮詢會,也有一大班社團人士撐場,有哪個政府人員需要找黑社會撐場的?令人想到很過份的例子意大利西西里?這類人物過去不會明目張膽就香港政治及事務在陽光底下指手畫腳,現在變成整個管治集團的份子,一個分支去協助達至某個目的。」

鄉議局稱反對威嚇

昨日下午鄉議局3名高層,包括主席劉業強及副主席林偉強等在政府總部與高官會晤,近7時會見傳媒,被問到朱凱廸選舉時,批評新界土地發展涉「官商鄉黑」勾結,要求改革新界鄉議局,之後受死亡威嚇,須由警方保護。

劉業強認為是個別例子,警方正在調查不宜評論,希望調查早日水落石出,又強調新界鄉紳不會做威嚇的事,反對一切威嚇。對於朱提出改革,他重申鄉議局需要與時並進,歡迎提出建議。

另外,昨晨十八鄉鄉事委員會主席梁福元在一電台節目上反駁朱凱迪的「官商鄉黑」勾結言論,稱官商鄉並非勾結而是合作。朱凱迪下午到新界北總區警察總部錄取口供後見記者,指梁福元口中的「官商鄉 黑合作」是枱底交易,皆因諮詢不透明,新界有許多弱勢群體不能參與其中,利益受損。他重申香港不需要這種勾結方式的合作,希望新界鄉議局認真改革,不要再加入有勢力人士及財團,摒棄不民主的運作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