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代理書記兼市長黃興國,在原地踏步20個月後,終於9月10日就地落馬。黃興國一人空出兩個職位,所以除了落馬原因,備受外界揣測的,還有誰將接替這兩個空缺。

在黃興國落馬之後,輿論場上不忘熱議繼任者。官方任命也許很快出爐。在此之前,先來看看幾位「報派」、「網派」人選的可能性有多大。

現任天津市委副書記王東峰「入圍」主因,是他連夜主持通報會議。只不過在一二把手都缺的情況下,王東峰是當然的主持人,但接任就未必。近例有河北張慶偉,主持會議通報周本順落馬,一度被看好上位,結果獎落趙克志。

現任北京市長王安順被認為「近水樓台」,但王安順的個人記錄也是不良,至少與兩隻大老虎──蘇榮(甘肅時期)、周永康(政法系統)關係密切。王安順2013年名為北京市長,實為留任察看,仕途可能到此為止,他如果不成為第二個黃興國就要偷笑了。

湖北書記李鴻忠雖然十八大後積極示好習近平,但地方政績與風評實在不佳,尤其他曾緊跟薄熙來在湖北「唱紅」,薄倒台後,李鴻忠見風轉向「趕火車和包餃子」,被外界認為是向習近平獻媚。李鴻忠正是習近平最厭惡的「兩面人」,成為第二個黃興國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重慶市長黄奇帆雖然升官傳聞不斷,可他與李鴻忠很像,都被視為「兩面三刀」之人。前不久,9月3日中央深改組會議首提「抓緊糾正一批涉重大財產冤案」,製造這類冤案之最的兩個地方就是上海與重慶。薄熙來在重慶藉「打黑」,侵吞巨額民間企業資產,具體數字到現在沒有曝光,更不要說返還當事人。彼時緊隨左右的黃奇帆能完全撇清嗎?所以黃入京入局或入津就都別想了,想入非非就成第二個黃興國。

最後一個要說的是,8月卸任新疆一把手的張春賢。據悉,他已經被定為「黨建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就差對外公告。這個臨時弄出來的空位,就像是為「邊緣人」準備的。張春賢從政路上也是劣跡斑斑,他現在只能求閒職退休,不能去妄想重返地方一把手行列。

上述這些人都是江派大員,可見江派真是著急了。黃興國落馬後,政治後台隨即浮現,在天津是張高麗,在浙江有張德江,按一些政壇人士說法,黃興國是「上海幫」的寧波書記。

2003年11月,黃興國從寧波到天津,開始了他黨政職的「超長代理」生涯。雖說代理,還是握有實權,而且書記市長一把抓,他在代理期間的權力只大不小。中紀委通告措辭「嚴重違紀」,絕不是泛泛之言,後面媒體會慢慢披露的。

黃興國當年先寧波後天津,被指是江澤民佈置入局之棋。如今黃興國已成廢子,江澤民十年時間白忙一場。

誰一時上台不重要,不對的人最終會下台。而黃興國被「秒殺」,只希望能再次提醒天津官場,特別是將於9月13日開庭審理法輪功學員周向陽、李珊珊夫婦一案的天津東麗法院,不要再跟著江澤民集團胡作非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