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紀委網站9月10日發佈消息,天津市委代理書記、市長黃興國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調查。就在去年黃國興任職天津市委書記後不久,發生了震驚世界的天津港「8・12」特大爆炸事故。

據官方資料顯示,黃興國此前長期在浙江省任職,曾歷任浙江象山縣委宣傳部部長、縣委書記,台州市委書記,浙江省政府秘書長、副省長,寧波市委書記。2003年11月以後歷任天津市委副書記、副市長、代市長,2014年12月升任天津市委代理書記、市長。現任中共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委員。

2014年12月22日,中共前統戰部部長令計劃落馬,12月30日,中共政治局委員、天津市委書記孫春蘭接替令計劃職務,其天津市委書記一職由天津市長黃興國代理。

黃興國雖然和習近平有過交集,但官場一般認為黃興國是江澤民、曾慶紅的人。黃興國任浙江寧波市委書記時,寧波高速公路的各個出口都豎起江澤民的巨幅畫像。1997年正是江澤民全面掌權之時,40歲出頭的黃興國已是浙江省政府秘書長,很快升為副省長。

2015年7月,「709」事件爆發,公安大規模抓捕大陸維權律師。2016年初,15名被抓的律師被批捕,14人被關押在天津,引起海內外輿論譴責。天津市在去年5月法輪功學員大規模控告江澤民後加重鎮壓法輪功,大批學員遭到公安騷擾和抓捕。

有海外媒體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稱,黃興國的陞遷阻力與天津大爆炸有關。黃興國代理天津市委書記後,發生了震驚世界的天津港「8・12」特大爆炸事故,官方報道稱,「事故共造成165人遇難、8人失蹤,798人受傷」。

天津濱海新區開發區在2015日8月12日發生劇烈爆炸,爆炸火光沖天。(網絡圖片)
天津濱海新區開發區在2015日8月12日發生劇烈爆炸,爆炸火光沖天。(網絡圖片)

「8・12」爆炸與「6・30」火災的封鎖信息如出一轍

2015年8月12日23時30分左右,天津濱海新區開發區突發大爆炸。據陸媒報道說,爆炸破壞力相當於24噸TNT炸藥當量,兩次爆炸威力相當於53個戰斧巡航導彈。

天津爆炸事件後,中共中宣部要求大陸媒體統一口徑。之後,社交媒體上的抨擊、質疑帖文也被迅速刪除。

爆炸事發8小時後,天津衛視繼續播放韓劇,引發外界強烈不滿。天津市政府的文宣系統對危機的反應之緩慢、被動,也引發大量質疑。

新浪專欄刊文《塘沽大爆炸,天津依然是座沒有新聞的城市》。文章表示,新聞業內有一種說法:天津是一座沒有新聞的城市。這一次,似乎依然沒有新聞。

2012年6月底,天津薊縣萊德商廈也曾發生重大火災,天津官方只報10人死亡,16人受傷,引起輿論嘩然。而大陸網絡上傳出至少200人死亡,此外還有385人死亡的說法,官方披露的數字,與現場民眾的感受相差懸殊。

當時有消息說,火災後,張高麗一再強調,天津全體黨員幹部要高度統一口徑,一致對外。張高麗下禁言令:不允許任何人談論這場火災死人話題,不准參加悼念儀式,否則以黨紀國法論處。

分析:天津市委得到張高麗的「真傳」

2015年8月19日,中共天津代理市委書記、市長黃興國首次現身新聞發佈會。會上黃表示,自己對天津大爆炸「負有不可推卸責任」。

《新京報》微信公號「政事兒」當天報道梳理黃興國應負有四大責任。此前陸媒還暗示,黃興國代理市委書記、市長的職位不會長久。

時事評論員石久天分析說,從這次天津市委處理爆炸事件的做法來看,似乎得到張高麗當年的「真傳」,市委書記在前九次新聞發佈會上根本不露面,底下官員最初也以「不知道」、「不清楚」、「不掌握」來回應公眾的問題。

在8月16日上午開的第六場新聞發佈會上,天津市委宣傳部副部長龔建生在回答財新記者有關此次爆炸救援是由哪個領導牽頭的、是如何組織指揮的提問時,稱「這個問題下來以後我再詳細了解下」。財新記者繼續追問:「你宣傳部長你不了解?」龔所答非所問地說:「謝謝。」第六場發佈會只來了個宣傳部副部長,都沒資格知道救災總指揮是甚麼人,也算是個官場奇聞了。

8月18日第八次新聞發佈會上,指揮部的問題終於得到了解答,天津方面稱,天津爆炸次日凌晨,天津成立指揮部,市委代書記黃興國任總指揮。

雖然總指揮是誰已經確定,但是民眾對天津政府的刻意隱瞞信息的怒氣絲毫未減:難道救災總指揮是誰也是機密,也需要隱藏那麼長時間才能公佈嗎?

當公眾的注意力投向黃興國的時候,誰又能想到,他或許正在成為張高麗的「衣缽傳人」?

張高麗主政天津期間「發展」濱海新區的台前幕後

2007年5月,剛上任天津市委書記不久的張高麗即大力推動了濱海新區開發。當時濱海新區開發開放領導小組組長是張高麗,副組長除了戴相龍,還有楊棟樑和黃興國。

據悉,張高麗大力推動濱海新區開發卻留下了無數爛尾項目,砸下600億興建的濱海新區總部經濟的核心區──響螺灣商務區,被陸媒形容「到處是空房如鬼城」,承擔開發建設的天津濱海新區建設投資集團已揹負巨額債務,前天津泰達投資公司董事長劉惠文2014年4月自殺。同年2月,中共副總理汪洋在國務院部委主要負責人會議上稱,天津市已欠下5萬多億債務,實際已破產,如今要追究也已經晚了。

張高麗90年代任深圳市委書記,把養女張曉燕嫁給李賢義的長子李聖潑。此後,李賢義一躍成為縱橫玻璃工業、汽車配件、橡塑化工、太陽能光伏、建築材料、房地產、金融股票、信息科技、連鎖超市等眾多行業的紅頂商人,旗下玻璃工業規模全球第三,從窮小子變成「玻璃大王」。在2009年福布斯中國富豪榜上,李賢義以52.2億財富排名第118位。

李賢義還成為中共全國政協委員、福建省政協常委等,2010年當選為「影響深圳30年的港商領袖」。李賢義長子李聖潑本人不但是信義玻璃的大股東,他還是香港17家上市公司的董事,現任信義(中國)投資集團董事長等。

有消息稱,張高麗主政深圳時所修的濱海大道,賺了幾個億。濱海大道兩邊的石頭都是自他老家採購的──張高麗老家在福建晉江東石潘徑村,當地出產石材。信義集團在深圳、福建等地擁有土地60多萬平方米,已投資6.4億多元開發多個項目。

張高麗2007年出任天津市委書記前,信義集團已經在2004年成立了信義玻璃天津分公司。隨著張主政天津,2007年1月設立信義玻璃天津基地,投資總額30億元,位於天津新技術產業園區。李賢義還開設了信義汽車部件(天津)公司、信義光伏產業公司天津分公司等。

其女婿家族據稱在天津壟斷了部份建材生意,李賢義仗勢甚至制售假冒偽劣商品。2014年11月10日,天津市市場和質量監督管理委員會官網公佈了信義玻璃(天津)有限公司以不合格產品冒充合格產品的平板玻璃案行政處罰情況,被處罰公司法定代表人正是李賢義,責令停止生產、銷售,並處罰款。

這次天津大爆炸發生後,有很多傷員是被瞬間爆破的玻璃劃傷、刺傷的。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房地產行業內部人士告訴《海峽攝影時報》記者,這次爆炸暴露出了國內開發商在產品設計上的一項「潛規則」。

他說,按照有關規定,2004年以後新建使用的住宅都必須使用安全玻璃,「但是據我瞭解,很多開發商都不會真的使用安全玻璃,而是偷工減料繼續使用造價低廉的普通玻璃,甚至包括一些樓盤宣傳的雙層玻璃、真空玻璃也都是假的。這是行業內心照不宣的潛規則。」

該內部人士稱,或許在天津爆炸案中,一些玻璃受損的建築物建於2004年之前。但是作為2005年才被列為國家重點支持開發開放的國家級新區的天津濱海新區,有理由相信,一定有大量的樓宇建設方並沒有按要求合法合規地使用安全玻璃。

報道稱,安全玻璃與普通玻璃的差別在於,在關鍵時刻安全玻璃能救人一命,而普通玻璃則能傷及性命。

此外,張高麗還涉嫌利用濱海新區進行詐騙,涉及資金數千億。當年,在張高麗的呼籲倡導下,各路私募股權基金在天津全面開花,而從2010年初至2012年,有數十家公司被查封,給幾十萬家庭帶來災難。張曾大力發展地產投資,令天津房地產業投資進入瘋狂增長時期,成為目前城建領域腐敗嚴重的根源。

張高麗主政天津期間,天津公安隊伍腐敗成為市民熱議話題,天津有民謠:「窯子全是公安開,賭場打的警察牌。」天津網民說:「高麗書記讓天津的夜總會、洗浴中心、商務會所、商務KTV等成為了公安局三產。」天津公安鎮壓維權訪民、法輪功學員更是肆無忌憚。2014年7月,張高麗治下的政法大總管、天津市公安局長武長順落馬。

8月14日,海外媒體引用知情者的話稱,發生爆炸的天津濱海新區瑞海公司危險品倉庫,所屬公司法人董事長等,表面上都是一些普通的自然人,但真正掌控者是中共政治局常委、常務副總理張高麗的親家。張高麗主政天津期間,其親家獲得在該區設立化工品倉庫的許可,而該許可不但繞開了環保部門的審評監管,甚至連環保部門置喙的可能性都沒有,因為它是由時任天津市政府高層親自批准的。

天津爆炸案當天恰逢習近平執政1000天

就在「8・12」爆炸事故的當天早7點多,中共官媒《人民日報》發表評論文章「習近平治國理政1000天」。文章說,「十八大」以來,截至今年8月12日,習近平擔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已經整1000天。

話音剛落,當天晚上天津發生了震驚中外的特大爆炸事件。

在爆炸事故的第二天即8月13日,海外網站發表署名劉剛的文章《天津大爆炸是針對習近平的恐怖襲擊》。文章稱:根據陰謀論,天津大爆炸也必定就是中共權斗的副產品,是中共在野一方所製造的人間慘禍,其目的就是向中共當權者進行威脅、恫嚇及製造危機麻煩,進而要挾習近平妥協、就範,甚至是以此災禍來彈劾習近平。

文章表示,中國接連不斷地發生的這一系列天災人禍慘案,都是中南海內部各派勢力相互廝殺而造成的人間慘禍,是中南海各個集團以中國人民當人質,來向敵對方討價還價,是中國百姓容忍中共獨裁政權所付出的沉重代價。

「8・12」爆炸事故前,香港《動向》7月號曾披露:「⋯⋯今年不太可能有以往的北戴河會議,一部份高規格、保密性極強的會議可能會在天津濱海新區召開。」文章還稱,這可能是王岐山「最難熬的夏天」。

這個當時並沒有太多人注意的消息,在天津爆炸事件發生後,成為各媒體轉載報道的熱點,就是因為其中四個關鍵的字「濱海新區」。

「8・12」天津爆炸事件原因撲朔迷離,但中共政治局常委張高麗是涉足其中的一關鍵人物。張高麗是江派常委,曾多次替江澤民站台。(大紀元合成圖)
「8・12」天津爆炸事件原因撲朔迷離,但中共政治局常委張高麗是涉足其中的一關鍵人物。張高麗是江派常委,曾多次替江澤民站台。(大紀元合成圖)

江澤民借爆炸表達兩個「願望」 習兩晚沒睡著

「8・12」爆炸事故後不久,大紀元從中南海的知情人士處獲悉,8月12日天津大爆炸後,習近平兩晚沒睡著,聽到消息後大怒,已經對江澤民及其兩個兒子採取行動,暫時限制其行動自由,曾慶紅也被控制在家。

此外,大紀元還獲悉,江澤民集團利用這個爆炸事件向習當局表達了兩個「願望」,藉以討價還價:

一、江澤民要在9月3日的閱兵上露面;

二、要習近平停止清算、抓捕江澤民集團的人,尤其是江澤民本人。

據悉,習本打算下半年處理經濟和股市的問題,但天津大爆炸是個轉折點,把習、江矛盾公開了,雙方你死我活,現在江逼習近平下手。知情人士表示,習擔心的是,如果不這麼做,下半年還不知道會發生甚麼恐怖的事情。打「老虎」,習本來想一個一個地打,一步一步地做,現在要加快速度。習近平可能跳過曾慶紅,直接抓捕江澤民。

濱海新區一直是江派主控牟利的地盤

天津爆炸後,一些時政人士也談了自己對爆炸事件的看法。

政治分析人士陳破空在美國之音《焦點對話》節目中表示,就像前段時間的股災一樣,不排除背後有政治原因,比如,圍繞今夏的北戴河,有會、無會,信息雜亂,傳言紛紛。習近平與江澤民兩派,正拉高鬥爭調門。會不會有人為放火、製造爆炸與混亂,轉移視線?值得懷疑。

北京時政評論人華頗17日也發表了自己的看法,並從兩個方面進行論證。

華頗認為,濱海新區不會有「特別會議」。這是因為如果有所謂的「特別會議」,濱海新區不是最佳開會地點。這種會議召開的地點需要兩個具備條件,一是安全、二是保密,而濱海新區是一個港口城市,區域小人口密度大,而且人員流動頻繁,在這裏開會很難保證安全和保密,所以濱海新區是最不適合召開「特別會議」的地點。

另外,華頗認為「8・12爆炸是想暗殺習近平」的猜測未免有些荒唐可笑了,這是因為即使習近平在濱海新區,那麼這種暗殺手法也太不專業了。要知道暗殺領導人是一項非常危險、非常專業的工作,暗殺者事先要進行周密的策劃,要確保十拿九穩、萬無一失,否則失敗暗殺者的下場是十分悲慘的。

不過,在他看來,此次的爆炸的確非比尋常,在「北戴河會議」接近尾聲之時發生如此嚴重的事件說它是巧合、偶然、意外很難令人接受,但是真相到底如何還要繼續觀察。

對於,港媒報道的濱海有會,時政評論員橫河的看法是:「那篇文章裏面,是7月份的,就提到『重要的秘密會議到濱海新區去開』,這個也可能是故意放風。但是不管怎麼說,他提到了這個地點,偏偏這個地點真的出事了。」

橫河分析「習近平、王岐山首先應該考慮到的就是,是不是一個陰謀?他不會去很簡單地想,這就是一個事故。他有很多選項,但他們寧可相信有,不能相信無。」

外界分析習近平的走向

9月初,中紀委官網通報9名官員被查處,其中包括江派常委張高麗老巢天津市的3名官員。6月底中紀委「回馬槍」巡視以來,天津已有天津副市長尹海林等7名官員被查處。

今年8月,習近平當局連續兩天將6省區的「一把手」官員更換,其中包括新疆、湖南、安徽、雲南、西藏和內蒙古。大陸專家認為,密集更換地方大員是拿下江派的地方勢力,為最後拿下江澤民做戰略準備。

9月6日,陳破空就新書接受法廣的專訪。他表示,習近平上台以來,通過「打虎」、反腐對付黨內政敵,尤其是對付政治老人江澤民留下的代理人物,可以說對習鞏固權力很有幫助。但是,這樣一個制度沒有得到改變。現行的制度是允許腐敗的,在江澤民時代認為腐敗是一種粘合劑、全黨團結。現在卻不讓他們腐敗了,或者不太方便腐敗了,所以官員就變得懶政、惰政、殆政,甚至消極抵抗。

他說,習江決鬥過程中,儘管習近平佔了上風,但是江澤民派系人馬會做這種抵抗,因為江澤民執政23年,他的人馬遍佈黨政軍、宣傳、外交等系統。所以已經是彼此結仇,互相地廝殺,不能夠停頓。

陳破空認為,中國的變局可能會出現在2017和2022這兩個年頭,是因為2012年是習近平權力的開始,2017年是檢驗習權力鞏固的程度。這兩年都會是重大的指標。因為2017年習近平鞏固權力之後,外界將會看到他的真實面目。他究竟是要一條道走到黑,把一黨專政走到黑,還是說能夠改弦易轍,逐漸走一條憲政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