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結:「起底黃興國」系列報道之上——【內幕】黃興國遭秒殺 江派背景大起底

9月10日,天津市委代理書記、市長黃興國「涉嫌嚴重違紀」,接受調查。作為十八大後首個落馬的直轄市市長,黃興國在天津任上除了需對去年天津大爆炸負責外,其它問題也不少。從公開的資料分析,至少有四常委——習近平、王岐山、李克強、俞正聲在拿下黃興國一役中使力。

在黃興國落馬前,曾兩次喊出「習核心」,被認為是想求得自保,但在俞正聲9月調研天津後,黃興國落馬。

俞正聲離開天津4天後 黃興國落馬

黃興國落馬的4天前,即9月5日、6日,俞正聲曾到天津深入律師事務所、宗教場所等進行調研。

調研中,俞正聲還來到崇化中學看望新疆高中班學生,並到天津寺廟了解宗教活動開展等情況。俞正聲強調要「認真貫徹落實全國宗教工作會議精神。」

俞正聲此行調研考察的律師事務所、宗教場所都對應著敏感事件。

自2015年7月9日起,中共對維權律師展開大規模的抓捕行動,北京、廣東及廣西等省涉及25個地方的近三百名律師、律所人員、維權人士及家屬被傳喚、軟禁、監視居住、刑事拘留或失蹤。該事件被稱為「7・09大抓捕」。

據悉,2016年初,「7・09維權律師」中15名被抓的律師被批捕,14人被關押在天津。這些被抓捕的律師中,有部分曾為法輪功學員作過無罪辯護。

今年4月22日和23日,習近平率五名常委出席全國宗教工作會議,習在講話中稱要「依法管理宗教事務」,「全面提高宗教工作水平」,「更好組織和凝聚廣大信教群眾」;其中也強調了宗教信仰自由。此舉被認為是對江澤民當年宗教鎮壓政策的否定。

4月的全國宗教會議,時間點也引人關注,恰好是在法輪功學員反迫害的「4・25」活動之前。

黃興國在俞正聲調研天津後的6日晚,還主持召開了市委常委擴大會議,表態學習俞正聲調研時的講話精神和習近平有關統戰工作講話精神。

諷刺的是,俞正聲離開天津的4天後,嚴重迫害法輪功的天津當局最高層黃興國落馬。

而在近期,中共中央辦公廳下發了一份最新機密級文件,提及了法輪功學員和親屬17年來受到不公對待。

武長順被抓後 天津當局仍嚴重迫害法輪功

天津市是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的城市之一,法輪功「4‧25」萬人大上訪導火索就發生在這裏。

多年來,天津市高層沒有放鬆過對法輪功的迫害。

2014年7月20日,背負法輪功血債的武長順被調查後僅4天,時任湖北武漢市公安局局長趙飛「北上」接任天津公安局長的職務。

海外明慧網報道稱,2015年中共「兩會」前,在趙飛等的指使下,僅3月2日至3月4日,統計到的就有涉及全市8個區內的37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被綁架抄家、入戶騷擾,而從公安內部傳出消息,至少有六七十人被抓。

2015年5月1日,北京最高法院發佈了「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的通告後,在海內外掀起控告江澤民的浪潮,至今已有逾20萬名法輪功學員及各界民眾參與。

從去年5月底開始,天津市法輪功學員有數千人向中共最高檢、最高法郵寄了控告江澤民的訴狀,要求懲辦迫害元凶江澤民。在張高麗、天津市政法委及趙飛的指使下,「610」、公安國保及下屬的100多個派出所警察參與,大面積抓捕、拘留甚至庭審判刑訴江的法輪功學員及家屬。

2016年,有3名參與訴江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

傳李克強主張調查黃興國

今年新年伊始,中共地方省市書記先後喊出「習核心」。

1月8日,在天津市市委常委會議上,黃興國喊出,要向習近平「看齊」,維護「習核心」等。1月11日,黃興國在天津的一次會議上,再次提及「習核心」。

港媒今年3月的報道說,黃興國高喊認可「習核心」,最重要的是保住現有地位,希望從天津「8・12」事件上脫責。

今年2月5日,「8・12」爆炸事故調查報告公佈。港媒的報道指,中共國務院調查組把「8・12」爆炸事故調查報告遞到李克強面前,李閱完並批示「責令天津市委、市政府向黨中央、國務院做出深刻檢查」等語。

北京官場人士對此評論說:李克強批天津,狙擊黃興國,預計黃正式出任天津市委書記的可能性已無,保住市長職位也有困難。

香港《明報》在去年1月末曾引述消息稱,李克強的大秘楊晶,可能會成為天津市委書記。但此後無下文。

今年稍早前,另有北京消息稱,李克強主張「懲辦」天津市長黃興國,讓其為天津港爆炸事件承擔(瀆職)責任。

天津大爆炸 黃興國處境艱難

黃興國任內最大的事,就是震驚世界的天津港「8・12」特大爆炸事故。官方自稱,事故共造成165人遇難、8人失蹤,798人受傷。海外披露的實際數字遠不止此。這個災難對天津的破壞力,前所未有。

2015年8月12日23時30分左右,天津濱海新區開發區突發大爆炸。據陸媒報道說,爆炸破壞力相當於24噸TNT炸藥當量,兩次爆炸威力相當於53個戰斧巡航導彈。

黃興國在天津大爆炸後的表現遭到質疑。

在爆炸後的整整一個星期中,外界甚至不知道處理事故的總指揮是誰。直到第8天,即2015年8月19日,黃興國才首次現身新聞發佈會,有些疲憊的承認,「作為總指揮,集中精力指揮救援,今天才和大家見面。」並承認自己對天津大爆炸「負有不可推卸責任」。

一時間,微信朋友圈中甚至開始傳,「天津,一座沒有新聞的城市」,直指這座京畿門戶,「無知名媒體,無知名記者,甚至連新聞也無」,「與其直轄市的身份、發達的經濟不相稱」。

《人民日報》海外版旗下微信公眾號「俠客島」在9月10日對此發文稱,表象的背後,當然是更深層次的政治、社會結構。外界對天津媒體的唯唯諾諾,直言不諱地歸咎於當地官場的殭化。

網絡有文章指,「天津無新聞」,不光天津本地媒體不敢報道腐敗事件,即使外地媒體報道了,相關報道常常很快被刪除,而天津受害人上訪被嚴密監視。因為,天津幾乎就是升官進京的「踏板」,有人就是靠對媒體的掌控,獲得「好名聲」,升官進京了。

在今年中共全國兩會上,面對中外記者,黃興國說了句意味深長的話:「經歷了這一些事兒,我們會認真反思,怎麼樣把壞事變成好事。」

「俠客島」評論道,然而人人皆知,有些壞事是不能變成好事的。

黃興國存在其它問題

除了天津大爆炸外,黃興國在天津掌權時,還存在其問題。

今年7月,海外中文網站上出現一封向中紀委、中央巡視組、最高檢的舉報信,信的開頭表示:從2007年開始的天津「金融創新」,出現大量詐騙,真相被極力掩蓋和扭曲。受害者眾多,訴求無門。

對此,天津官方不認錯、不調查、不清理整頓,還要求各地公安不立案查處,危害深遠。

此外,天津官商勾結嚴重,城建房地產領域極度腐敗。坊間傳聞黃興國弟弟插手市政項目,充當官商之間的「白手套」。在此背景下黃興國遲遲未能扶正,坊間不乏黃涉貪被查的傳言。

一名浙江知情人士告訴陸媒澎湃新聞記者,建築業在象山(黃興國的家鄉)是主流行業,實力雄厚,在天津承攬下多項工程也屬正常。但也有個別建築商人與黃興國過從甚密,黃對他們拿到項目助力不少。

「黃從浙江調到天津之後,個別建築商業就跟了過去。」上述知情人士透露。

黃興國在天津任職期間,與近一年多來陷入腐敗醜聞的前天津市市長戴相龍、前天津市委書記、現政治局常委張高麗有較長時間的交集。

不久前,與這三人都有交集的天津市副市長、市委政法委副書記尹海林剛剛落馬,其主要涉及土地腐敗、濱海新區等問題。加之此前落馬的幾名省部級官員,包括天津市公安局前局長武長順,由天津調任國家安監總局局長的楊棟樑,天津官場問題不斷。

中紀委對天津「回頭看」

黃興國此番落馬時間點,為中央第三巡視組對天津開展的「回頭看」結束後,剛好12天。

中共「十八大」後,中央巡視組曾兩次進駐天津。2014年3月,巡視組對天津市進行了第一次巡視。今年6月29日至8月29日,第三巡視組對天津開展巡視「回頭看」。

在第二次巡視的動員會上,巡視組長葉青純和王岐山大秘黎曉宏,7次提到了「政治巡視」。黎曉宏針對天津市委說的話包括:市委要切實履行主體責任、對天津市政治生態負責、對幹部健康成長負責等。

8月22日,距離巡視「回頭看」結束還有7天,天津市副市長尹海林先被查落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