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黨校黨建教研室主任王長江,曾因公開批評毛澤東而遭到毛左的攻擊,但王長江不但沒有受到習當局的批評、封鎖,相反,近期他大膽發表了有關反腐與法治、民主之間的關係的文章,認為法治的核心是治權,反腐敗就是對權力的約束,而對權力進行約束必然走向民主,不搞民主是不可能走向現代化的。他的高調談民主的文章在網路熱傳。

王長江關於反腐、法治、民主的論述,實際上得出的一個論斷就是:「反腐等於約束權力、走向民主」。這不是一篇簡單的對習近平反腐的一種點贊,而是將習的反腐上升到理論的高度,並對這個理論做出詮釋和定義,從而有可能成為習近平未來的政治資產。這個定義試圖表明,習自從上位中共總書記掀起反腐「打虎」運動開始,就是奔民主而來。按照這個定義的邏輯,習和江的矛盾就不是黨內派性之間的權力鬥爭,而是民主與獨裁的政治鬥爭。事實上,習近平本人及高層在不同場合都曾表示過,習江鬥不是權力鬥爭。

關係到中共最高領導人的貢獻或歷史功績問題,中共理論界歷來都十分慎重。王長江關於「反腐等於約束權力、走向民主」的論斷,一方面顯示了其作為中共中央黨校党建研究室主任的權威性,另一方面或許表明這個理論是來自高層的授意。也有可能是王長江個人的研究獲得了高層的默許。

中共中央黨校是中共的最高學府,它出臺的每個理論都是最具權威性的,都代表了中共高層或最高領導人的意圖。據網上公開的視頻顯示,王長江此前在講課中直言不諱地表示,「馬克思主義,他不比別的思想更明顯,不比別的思想地位更高,不比別的思想更顯眼,它只是一個流派,因為它中看不中用,不適合中國國情。」這個論斷不啻公開批馬克思主義已經過時,並已遭到習當局摒棄。因而左派向黨校施壓,稱王醜化毛澤東、抹黑黨史等,要求中共中央黨校徹查。然而中共中央黨校不但沒有封殺、懲處王長江,相反其出臺了一個令中共江澤民集團更為恐懼的論斷——「反腐等於約束權力、走向民主」。這除了表明王的理論得到了中共中央黨校乃至習當局的默許和支援,還顯示反腐「打虎」已越來越逼近江曾和江派現任常委二張一劉。王長江為習反腐「打虎」做定義、肯定習反腐「打虎」的歷史功績,意味著一個舊的時代的即將結束,一個新的時代的即將來臨。

作為中共體制內的學者、專家、教授,王長江大膽發表敏感言論的現象絕非孤例。如俞可平、孫立平等等,都曾不止一次地發表敏感言論。早在2006年12月,俞可平就在北京日報上發表《民主是個好東西》一文,引起海內外廣泛反響。近兩年他還發表過《政治傳播、政治溝通與民主治理》、《協商民主是人類文明的共同成果》、《我們違背了哪些政治學公理》、《現代政治權威的合法性來源》等等。

另一位清華大學教授孫立平也是頻頻發表敏感言論。2015年,孫立平曾在一個公開的場合發表演講,論述國家政治體制改革的問題稱,破除權貴壟斷是當前的首位問題,他並呼籲習近平當局要「建設有限政府」。孫立平在6月23日發表的文章中提到,大陸經濟在過去20多年的很長一段時間內是「一業興旺百業衰的畸形經濟結構」,即以房地產開發為獨大,結果導致其它產業受到抑制、居民貧富差距拉大、房產過剩嚴重。6月28日,孫立平在公開演講中認為,中國社會最現實,最眼前,最急迫的三個問題:一個是國家的方向發展,第二個是精英和上層的安全感,第三老百姓的希望感;這三個問題沒有一個最基本的答案,沒有一個最基本的框架的時候,別的改革根本就無從談起。日前,孫立平在微博發帖分析稱,大陸經濟蕭條與樓市泡沫加劇中國社會結構震盪,上層重新洗牌,而一個龐大底層社會的形成並日益固化已是事實。線民跟帖表示,中國大陸的政經問題已從積重難返到了開始裂變,「底層的柴火越積越多,早晚是一把烈火」。

在習近平反腐「打虎」越來越逼近江澤民、曾慶紅及江派現任常委二張一劉的大背景之下,在中國大陸即將出現政治變局的關鍵時期,王長江以及俞可平、孫立平等這些年來多次發表的有關推進民主、國家轉型的文章和演講,或對中共的解體起到摧枯拉朽的作用。

中共體制內專家、學者和教授,尤其作為原中共中央馬克思、恩格斯、列寧、史達林著作編譯局副局長的俞可平、作為中共中央黨校党建研究室主任的王長江,居然高調否定馬列主義、倡言民主和普世價值,凸顯了中共馬列主義理論研究在中共制度性腐敗的殘酷現實面前已遭遇碰壁走到了盡頭,顯示了中共在意識形態領域的慘敗。在習近平當局反腐「打虎」、倒江、去毛化等一系列以毒攻毒的重大行動中,中共已漸漸走到了日薄西山的地步,開始進入「晚共」時期。黑夜即將過去,黎明即將來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