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棄選立法會的自由黨周永勤前日向傳媒披露被要脅內情後,在新界西以8.4萬票當選、以反對「官商鄉黑勾結」為政綱的朱凱廸昨日報警求助,指在選舉期間受到威嚇,近日更進一步加劇,威脅他和家人的性命安全。朱凱廸指事件非「黑幫尋仇」,而是既有利益集團和結構對挑戰者的反撲。他強調不會退縮,將繼續履行競選承諾,「希望香港人與我們堅持,不要令香港成為被政治暴力籠罩的社會。」

9月5日,朱凱廸在新界西以8.4萬票當選立法會議員,成為全港直選「票王」。他發表勝選感言時多次落淚,指因為反對「官商鄉黑勾結」,連累家人受到政治暴力威脅,甚至會被恐嚇或暗殺,希望還未懂事的女兒能明白父親是為了香港的未來,「她的爸爸不會怕惡勢力。」他並透露,選舉當天出門時已有元朗鄉紳的私家車跟蹤他。

其後情況繼續惡化,從當選日開始,朱凱廸和家人已經沒有再回過家。昨日中午,朱凱廸在律師陪同下到灣仔警察總部報案,指當選後暴力威脅急劇惡化。這是繼自由黨周永勤前日開記招披露遭脅迫棄選過程後,連續第二日有立法會參選人曝出遭嚴重威脅。

早被跟踪 當選後急劇惡化

朱凱廸進入警署前見傳媒,候任立法會議員香港眾志主席羅冠聰、劉小麗、社民連梁國雄,以及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和棄選港島的司馬文到場聲援,高喊「我們都是朱凱廸,打倒政治暴力」。多位新界西居民也遠道而來聲援他。

朱凱廸表示,在當選新界西立法會議員後,感到人身受威脅,目前有家歸不得,決定向警方報案。他說:「9月4日的時候,有兩輛車從我家跟著我到元朗。當我當選了新界西的立法會議員之後,過去的兩、三天,這種暴力威脅是嚴重地惡化,已經去到一個地步是要威脅我的生命和我的家人的安全。」

憂危及家人 有家歸不得

他表示會將收到的具體訊息及資料告訴警方,促請警方採取措施,確保他和團隊安全,「如果一個得到84,121票的當選立法會議員居然是有家歸不得,居然因為我的政見而收到死亡的威脅,我想我們的法治真的可以說是蕩然無存。我們所有的香港市民都會感到人人自危,選了我的選民也會感到非常憤怒。」

他又透露,尋求專業保安公司意見,看如何能保護自己及家人安全,希望警方能認真仔細調查此事,「迫在眉睫的人身安全威脅,是很近身的,時間也是很近。」

威脅來自本地 非香港以外

朱凱廸表示,大家都看到政治暴力風氣已蔓延,身邊的人也可能會遇到相似威脅,但感激大家願意站出來支持,「我不是一個人,相信香港有是非之心」。

朱凱廸在警署落口供超過5小時仍未完成,傍晚他在警署外會見記者,表示由於警方不想打草驚蛇,故涉案人名、時間及內情皆不能透露。他指警方主要想了解他及其家人所面對威脅的嚴重程度,以安排相匹配的保護方案。

他說,警方對他的人身保護從離開警局就會開始生效,又強調此事不涉及境外力量,「我們跟警方判斷這是一個本地問題。」

聲援者:我們都是朱凱廸

朱凱廸強調說自己會履行競選承諾,不會退縮,「我們應該有發表政見的自由,不應該因為有任何暴力的威脅我們就退縮,這是我對香港人的承諾。希望香港人跟我一起去堅持,不要讓香港變成一個被恐懼、被政治暴力籠罩的社會。」

傍晚現場仍有十數名支持者聲援朱凱廸,並手握「我們都是朱凱廸」標語。朱凱廸昨晚再在facebook指今次對他的性命威脅,絕非「黑幫尋仇」,而是既有利益集團和結構對挑戰者、異見者作出的反撲。

多個泛民政黨紛紛譴責暴力威脅。公民黨在聲明中強烈譴責暴力威脅,指向立法會議員及家人作出威脅,是對香港政治制度的橫蠻衝擊,要求警方嚴正調查。

民主黨要求政府嚴打黑勢力違法行為,質疑事件挑戰香港的法治及香港人的底線,又指該黨新界西候任立法會議員尹兆堅同樣以打擊違法套丁為選舉政綱,並已司法覆核取消丁權,過去一星期多次遭人及汽車跟蹤,並三度收到附刀片恐嚇信,「我們認為朱凱廸被恐嚇威脅其人身安全事件與尹兆堅收刀片恐嚇,是刺中了某些丁權利益集團和參與套丁一條龍服務的惡勢力要害所致。」另外,教協、街工等也發聲明譴責事件。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認為事件非常嚴重,政府及執法部門要確保議員在履行職務時不受到任何威脅或干擾。

阻橫洲村收地遭兩次恐嚇

傳媒報道,朱凱廸當選當天(5日),承認自己或會越來越不安全。他日前向「獨立媒體」透露,今年早前因協助元朗橫洲三村村民阻止收地建屋,兩次遭恐嚇。今年初,他準備協助村民到元朗區議會抗議前,有人向村民「講明如果我去,就會對我不利」,其後村民會議現場見到有約20人形跡可疑;第二次在5月,朱收到電話指若他再介入橫洲村事件,「9月4日之後就會有人郁你」。

有報道指,政府原計劃在元朗橫洲34公頃露天貨倉地帶興建1.7萬個公屋單位,但據指當中有棕土屬某鄉紳私人公司擁有。政府與屏山鄉事委員會閉門開會後,2014年計劃改為發展附近屬綠化地帶的3條非原居民村落,涉100多戶。受影響居民不滿規劃過程只諮詢元朗區議會及屏山鄉委會,從未諮詢村民。◇

【朱凱廸遭威脅事件簿】

2016年初朱凱廸協助元朗橫洲三村村民,阻止收地興建1.7萬個公屋計劃,到元朗區議會抗議,被警告「如果我去,就會對我不利」。

5月朱收到元朗一名村長電話,對方稱「如果你再搞橫洲村這件事,9月4日之後就會有人郁你」。

9月3日競選前一日,朱凱廸收到消息,有人想襲擊他和他的競選團隊。

9月4日投票日,自早上7點開始,朱凱廸被車牌為RX299和RY9972跟蹤至元朗,車上有穿黑衣男士不斷拍照,懷疑用作「點相」。朱報警求助。

9月8日朱凱廸到灣仔警署報案,指他和家人遭受死亡威脅。

梁振英黑幫治港再成焦點

今屆立法會選舉先後發生多宗嚴重恐嚇事件,有學者和評論指梁振英上任後發生黑幫事件,梁屢被揭與新界惡勢力關係密切,最近連串選舉暴力,可謂梁振英黑幫亂港遺禍。

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鍾劍華在facebook撰文以〈江湖人物當年拖馬撐CY,今天威嚇議員〉為題,提到梁振英上任後種種黑幫事件,包括2013年8月11日,梁振英出席天水圍居民諮詢大會,場外已有一批新界江湖人物追打示威人士。「第一次政府高層領導要公然由江湖人物幫他們維持秩序,這是香港政治最黑暗、最墮落的一天。」

他說:「當年的事,今天發生在朱凱廸身上的事,誰能保證不會發生在其他人身上?事實上極有可能陸續有來。」

時評家黎則奮批評港府沒有即時出聲譴責事件,他認為這表明政府與這些人有利益關係,「你分分鐘等於『上海仔』那樣,分分鐘黑幫『爆大獲』,爆梁振英和他們勾結……(上海仔)逃亡都高調開記者招待會,說要講他和江湖飯局的關係,後來就失蹤了。一回來香港就即刻被捕,到現在都沒有下文。你看到亂來的,拉了那麼久,究竟有沒有起訴?沒有人知道。」

他強調目前香港很多問題梁振英已無法解決,只能下台,「新議員第一個任務就是要倒梁,其它都多餘的,你不倒梁甚麼政策都做不到。」

直到晚上約7時半,保安局才發聲明,指保安局局長黎棟國十分重視和關注有候任立法會議員舉報說他和家人的安全受威脅,「特區政府絕不容忍任何威嚇人身安全的違法行為。」

警方晚上回應查詢時說,已與朱凱廸錄取口供,案件列求警調查,由新界北總區重案組跟進調查。◇

【梁振英涉多次與新界黑幫合作】

2012年 上海仔「江湖飯局」惹黑金批評

特首選舉期間,梁振英競選辦主任羅范椒芬等人,與黑道「上海仔」郭永鴻在流浮山小桃園密會新界鄉紳與黑道人物拉票。

2013年8月 梁天水圍落區黑幫打市民

梁振英8月1日到天水圍出席論壇,場外大批戴口罩的金毛、紋身青年多次在警員面前追打示威者,屏山鄉鄉委會主席曾樹和在場指揮。元朗區議會主席、候任立會議員梁志祥被指是幕後「吹雞」者。

2014年 黑白兩道打壓雨傘運動

「雨傘運動」期間,10月3日旺角街頭出現大批黑社會成員,暴力圍攻抗議的市民和學生。期間有人揚言「來幫警察」,有示威者被暴徒打至頭破血流。

2016年 青關會會長為何君堯站台

梁振英上任前夕成立、與梁關係密切的香港青年關愛協會,專門滋擾衝擊法輪功學員的活動,成員被指部份來自新界黑幫,總部曾設在粉嶺燕京大廈。上月周永勤被恐嚇棄選後,青關會主席楊江(紅圈者)8月26日出現在周主要對手、「梁粉」何君堯記者會撐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