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在立法會選舉中宣佈「棄選」新界西的自由黨周永勤,在返港後召開記者會,曝光自己受威脅過程,又說威脅人曾提及「何先生好大勝算」。他又在記者會中表示在自己參選前,「駐港部門」工作人員曾在沙田明星海鮮舫與周見面,並說周「得不到祝福」。他提及有關部門在海鮮舫附近有辦事處,暗示對方為中聯辦人員。他又強烈暗示事件與立會選舉新界西當選人何君堯有關。

今屆立法會選舉前,被迫離港棄選的自由黨新界西候選人周永勤,星期三(7日)召開記者會交代被要脅棄選的經過。他透露有3名來自北京的陌生人威脅,要求他停止競選工程,否則支持他的人要付出代價。對方掌握他身邊重要的人的生活習慣及財政來源,令他感到非常害怕。

參選立法會新界西的自由黨周永勤,選舉前宣佈「棄選」後離港,直到立法會選舉結束後才回港,回港隨即到廉政公署助查。

昨日周永勤召開記者會說明被迫棄選的因由,他透露在出席有線電視選舉論壇,即他宣佈棄選前一日,接到居於深圳朋友的電話,要求他回大陸商討選舉事宜,他於是到深圳一間酒店,見到3個自稱由北京來的陌生人,對方要求他在10天內放軟選舉工程,周最初拒絕,但3人明言若他不肯放棄,他的支持者就要「付出沉重代價」,當時對方講出他身邊人的重要資料,「無論是我,最緊密的家庭圈,外一層的人包括在內,我身邊一些很重要支持我的朋友,他們的背景,他們的收入來源,他們的生活習慣,逐個講出來。我開始怕了。大家都意識到這些是超出了所有私家偵探可以掌握的一些資訊,一些資料,他就剛剛給我講,如果你不乖乖的聽話的話,他就會立即採取行動,要支持你的人付出沉重的代價,當時我的感覺是全部黑。」

他又透露,3人明言新界西的「何先生」已經獲鄉事派支持,加上有關人士的基本票,「已經好大勝算」。

參選前已有人部署勸退

周永勤指對方要求他停止參加所有的選舉論壇、停止所有的選舉工程及儘快離開香港,「有多遠走多遠,直到點完票才準回來。所以我第二日就買機票,第二晚我就走了。」他解釋當時穿著黑衣黑褲然後做一些暗示,「希望香港人醒覺,知道現在究竟我們的政治氛圍發生著甚麼事,究竟有沒有一些勢力在干擾、影響我們的選舉。」他直言當時的感覺好像一位很勤力的學生突然被要求不能參加考試,直到派成績表後才能回來。

他感慨地說在香港每個人都應有參選的自由及選舉的權利,「在這件事裏面,我最大的感觸,就是今日,大家會出席,不是關心周永勤一個個人,而是關心,我這個例子,背後是不是有人想操控香港的選舉?」

周永勤並透露說,參選初期有商界朋友在香港接觸他,要求他退選,該朋友能說出自由黨給予他的援助資金金額,並以自由黨資助金額的兩倍利誘,不過周永勤拒絕答應,並大發脾氣指斥對方「你再講就是犯法」。當時對話發生在黃金海岸一個咖啡室內,全場人都被他的反應嚇到。

勸退選人疑屬中聯辦

周永勤又透露,在今年7月13日,兩名「駐港部門的朋友」邀約他到沙田明星海鮮舫,明言新界西第五個(建制派)議席不屬周永勤,又說他「得不到祝福」。周表示自己參選不需要祝福,對方隨即開始憤怒,又說他不做議員有很多選擇,「政府好多位」有關人士可以「幫吓手」。但周仍然堅持要選。

至報名當日,兩人邀約周永勤到他們位於明星海鮮舫附近的辦事處見面,並再度要求他不要參選,兩人提出的理由為如果周參選會令出選新西的建制派,包括梁志祥及何君堯「攬炒」。他又說,在自己報名後,很多原本支持他的鄉事派人士陸續稱有難言之隱,無法公開支持他。

有記者追問有關人員是否為中聯辦官員,周永勤僅說「明就算」,又說自己不講出來是「留有一手」。

本報記者翻查資料,發現中聯辦新界工作部設於沙田小瀝源都會廣場,鄰近沙田明星海鮮舫。

「選議員非選契仔」

周永勤離港後曾在facebook發文呼籲市民投票,稱「香港人絕對唔可以輸!」又回應梁振英稱「解鈴還須繫鈴人」的言論。

這次投票率有超過58%,他呼籲市民踴躍登記做選民,掌握自己的自決權而非聽命他人指點投票,「以往大家很怕跟甚麼『辦』扯上關係,今日有人公開說當然要多謝它!大家都認為是常態的話,我們以後就只有北韓式的選舉,香港就再沒有自由,再沒自決。」他又說棄選前他已在不同選舉論壇中作出暗示,例如在無綫電視的論壇中,他提到「我們選議員,不是選契仔」等。其後在有線電視論壇上有意引用村上春樹的雞蛋和高牆來做比喻,是希望香港人醒覺,「我不是支持港獨或者自決,但是香港人可以選擇,我們是不是有效真正這樣,用選票監察政府,而不是受到人操控,只有乖的、只有聽話的才能夠有?如果是這樣的話,根本民意不能得到彰顯和反映。」

周永勤澄清感到受脅迫並非因其他候選人義工的錄音,只是將那段錄音傳給傳媒,希望讓人知道有關人士在做甚麼。至於被威脅一事,是否與何君堯有關,周永勤指公眾從選舉結果可得知,如果他繼續參選,誰可能有選舉風險。他不知道誰是受益者,「有人是否政治傀儡,是否有能力」,公眾有公論。

對於何君堯當選後直言要謝謝中聯辦,他質疑為何對方不向選民謝票,反而向中聯辦謝票。

被問為何不報警,周永勤指事件不是香港警方可以處理得到,而且發生在深圳。又說前日到廉署提供資料,除了主要人物的身份外,交代了全部資料。他又說,自己已寫遺囑,如果出事,將會「全球轉載」,更表明「我消失後還會更精彩」。

何君堯在沒有周永勤參選的情況下,以微弱優勢取得新西最後一席。(大紀元資料圖片)
何君堯在沒有周永勤參選的情況下,以微弱優勢取得新西最後一席。(大紀元資料圖片)

境內外廉署皆有權追查

自由黨表示對周的指控感到非常震驚,正盡力了解事件詳情,在查明真相後,將會作出跟進行動。自由黨人大代表劉健儀及政協委員周梁淑怡表示,將就事件分別致函中共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和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要求中央政府儘快徹查事件,查明是否有大陸人員干預本港的立法會選舉。對於周永勤指,報名參選以來屢次被勸退,並以官職及金錢利誘,自由黨強烈要求廉署儘快徹查真相,以保障本港公平、公正、公開的選舉制度,儘早釋除公眾的不安及疑慮。

民主黨候任立法會議員林卓廷則認為周永勤的指控非常嚴重,若屬實將嚴重破壞立法會選舉的公平及公正性,事件也涉及大陸部門操控香港選舉制度的指控,憂慮此事將破壞一國兩制。他指,根據選舉法例第5條,有關違法行為無論是發生於香港境內或境外,廉政公署都有責任及權力追查涉案人士。◇

周永勤棄選經過

7月宣佈參選前

有中間人要求周不要參選。

7月19日

報名參加新界西地區直選,及後有人要求他「放軟手腳」。

8月24日

周在深圳見到3名陌生人,3人威脅周棄選,並讀出周家庭圈內外人士的背景、收入來源及生活習慣,又威脅說「不聽話,支持者會付沉重代價」。

8月25日

周永勤在出席電視論壇時宣佈棄選。

8月26日

包括周所屬的自由黨在內,多個政黨到廉政公署報案。同日,周離開香港前往英國。他表示前往英國是因當地隨處有閉路電視,感覺較安全。

9月5日

投票日後返回香港。

9月6日

周永勤往廉政公署協助調查。

9月7日

召開記者會,交待棄選詳情。

拆局 周永勤事件或涉中聯辦鄉事派角力

本屆立法會選舉「西環契仔女」成為外界關注焦點,當中在新界西以5,000票優勢擊敗工黨資深議員李卓人奪得末席的何君堯,因被指涉入曾任鄉議局前主席劉皇發選舉經理、自由黨周永勤受威脅棄選一事,更受外界關注。

有熟悉鄉事的消息人士表示,傳統鄉事派近年來與中聯辦多有不和,當中「陀地鄉事派」越發坐大,代表人物為上水鄉委會主席侯志強。

2014年1月,當時鄉議局曾計劃為今年的選舉組黨,同月時任鄉議局主席的劉皇發在中聯辦新界工作部的新春茶話會上表明希望組黨,但遭中聯辦官員冷待。而曾經透過修改鄉委會會章,取代劉皇發出任屯門鄉事委員會主席的律師會前會長何君堯表明反對組黨,認為組黨是「多隻香爐多隻鬼」,會分薄票源。消息指,中聯辦官員不願見到鄉議局組黨的聲音越來越大,又覺得他們「信不過」,因此希望透過扶植有「鄉事派梁振英」之稱的何君堯,整頓鄉事派。

而侯志強今年3月亦提出計劃組黨,但最終疑因中聯辦介入而流產。

早前有傳媒報道,何君堯獲中聯辦支持「箍票」,最終得以入局。在選舉期間也有傳媒報道何君堯位列部份「同鄉會」組織的推薦名單上。何氏在當選後接受傳媒採訪時,也表明要感謝中聯辦,並會前往中聯辦,外界質疑是謝票舉動。

有分析指,香港中聯辦及梁振英均屬中共前黨魁江澤民派系,掌控鄉議局是為方便在港阻擊習近平,掌握香港用作籌碼,迫使其停止「打虎」行動,以保江澤民。但本港親共報章《成報》連日在頭版刊文,直斥梁振英及中聯辦。昨日該報的社評更稱中聯辦是小小的駐港機構,卻扮演「國家級經理人」,狐假虎威,為了力捧冒起的「契仔女」入局,不惜犧牲長期在地區工作有政績的戰友。社評又形容中聯辦淪為「中管辦」大小事情均要指指點點,又質疑若每個駐港機構若不顧黨紀及國家利益,大搞「獨立王國」,成立「親西環黨」後,是否要成立「親外交黨」及「親駐軍黨」?文末又指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指點江山,派人「保護」梁振英,認為張曉明必須被嚴查是否涉及利益輸送。

分析認為,《成報》為親共報紙,文章須先由習派首肯方可刊登。依此脈絡,可推斷梁振英及中聯辦的處境並不樂觀,中紀委今年首次派駐入港澳系統的調查小組可能有所行動。◇

何君堯青雲路 涉中聯辦與鄉事派角力

周永勤鄉事派背景

■94年跟隨時任新界鄉議局主席 劉皇發加入自由黨

■04年任劉皇發選舉經理

何君堯「西環契仔」

■被指「梁粉」、積極參與反佔中

■立會當選後稱「要多謝中聯辦」

2011年3月

何君堯推動鄉委會修改會章,禁止連任三屆主席,令時任屯門鄉事委員會主席的劉皇發不能再參選;何取代劉皇發出任。

2013年7月

政府2012年提出「新界村屋僭建物申報計劃」,鄉議局支持。何君堯成立「新界關注大聯盟」反對申報,被認為是為和鄉議局抗衡。

2014年1月

劉皇發向中聯辦表示鄉議局有意組黨,未獲回應。

2015年3月

劉皇發再任屯門鄉事委員會主席。

2015年6月

立法會表決8.31政改方案,建制派因「等埋發叔」離場致議案大比數否決。有傳背後涉及劉皇發與中聯辦主任張曉明不和。

2015年10月

何君堯被特首梁振英委任為嶺南大學校委。

2015年11月

何擊敗民主黨何俊仁,當選屯門樂翠區區議員。

2016年7月

何獲政府委任為新界太平紳士,鄉議局無法推翻有關決定。

2016年7月

何宣佈出選立法會選舉新界西選區,至鄉議局會議「拜票」時,被新界鄉紳怒斥。

2016年8月

同樣參選新界西的自由黨周永勤受威脅宣佈棄選,事件被指涉及何君堯。

2016年9月

何以5,000票之微擊敗工黨資深議員李卓人,奪得新界西末席,晉身立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