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盛頓自由燈塔9月6日的報道詳述了四年前王立軍到成都的美國領事館尋求庇護的細節,並講述了美國政府當時在權衡各種利弊的情況下,最終拒絕了王立軍的避難申請。

當時國務卿希拉莉沒有留下這個能提供重要情報的王立軍,而是允許北京把王立軍帶出美國領事館,理由是一個被控腐敗的警察局長是不能受到美國庇護的。當時王在領事館共停留了30個小時。2012年9月王立軍被中共判了15年徒刑。

批評人士說,希拉莉的處理使得美國失去了一個獲得中共內部秘密的好機會。希拉莉在她2014年的回憶錄中說,美國政府同意在中共權力交接的時刻保住王立軍出逃的秘密,這樣做是為了給中共面子,不至於因為內鬥醜聞而影響權力交接。

如果沒有泄密 王立軍可能被接到美國

美國的情報和外交政策專家說,王立軍沒能成功避難的主要的問題是,美國官員未能保住王出逃的秘密。中共知曉王出逃後事態變得複雜了。

最近,希拉莉私人服務器披露的電子郵件顯示,當年白宮幕僚都討論過王立軍出逃事件,可以想像,希拉莉的郵件也許會被中共黑客截獲。

美國現任和前任情報官員說,如果當年美國保住了王立軍出逃的秘密,有可能秘密把他帶出中國後送到美國。

前政府高官:美國錯失了珍貴情報

美國國務院的外交官反對幫助王立軍,美國當時的政策是盡力避免對中共領導層的過渡產生干擾。他們期待中共新的領導人可能會進行政治改革和演變,脫離共產主義制度。

美國情報和外交政策分析人士說,希拉莉未能給王立軍政治庇護或臨時避難機會,從而失去了從中共這個封閉世界獲取情報的絕佳機會。

列根政府的前白宮情報總監、喬治・布殊政府的前國家反間諜官員Kenneth deGraffenreid說,「希拉莉和奧巴馬沒有從地緣政治角度來處理,他們不理解他們所面對的共產主義政權的真面目」。

Kenneth deGraffenreid認為,王立軍這樣的中共內部人士投誠時,應予以協助,因為他們可以提供有價值的情報。

「鑒於中共政府內部人士透露的信息很少,從情報的角度來看,王具有『足金』價值。」他補充說,王的中共政治派別身份,不應該導致他失去庇護資格。

王立軍叛逃時攜帶機密文件和現金

華盛頓自由燈塔報道,王立軍的出逃過程比間諜小說的情節還精彩。

2012年2月6日王立軍悄悄進入領事館,他攜帶著一些文件和一個含數十萬美元現金的行李箱。據熟悉情況的美國官員說,他還在領事館裏打了幾個電話。

中共官媒報道,當時王立軍就環保、教育、科技等與美國外交官交換了意見,然後他說擔心自己的生命安全,「要求美國為他提供住所,並進行政治避難申請」。

當時領事館的美國外交官,其中包括情報人員,都保不住王立軍要出逃美國的秘密。領事館僱用了幾個中國公民,他們中也許有人是中共安全機構的線人。

不管是這些線人報告的也好,還是領事館的信息被截獲也好,幾個小時內,中共迅速知道了王立軍進入美領館的消息。重慶方面甚至調動武裝警察來包圍領事館,薄熙來不顧一切地要抓住王。

一位美國前官員說:「王立軍透露的信息聳人聽聞。」王告訴美國外交官,他有中共領導層的內部信息,還自稱有黨和政府內部文件,但他在面談時沒有交給領事館。他建議把文件作為殺手鐧,如果重慶把他抓了,他就把這些文件釋放出來。

美國權衡後拒絕了王的避難申請

在2月6日和2月7日之間,美國華盛頓的官員作出決定,拒絕了王立軍的避難申請。當時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努蘭(Victoria Nuland)和美國駐北京大使館發言人包日強(Richard Buangan)都堅稱,王立軍出於自己的意志走出了美國領事館。

希拉莉在她的回憶錄中把王立軍描繪為腐敗、凶殘、野蠻的形象,不過分析人士說,對於大多數中共警察和安全官員而言,這些形容詞都適用。

「王立軍不是持不同政見者,但我們也不能把他交給領館外的人,這將給他判了死刑。」希拉莉寫道,「但我們也不能把他永遠留在領事館」。

「我們聯繫了北京的中央機關,並建議如果他們願意聽他的證詞,他將自願回到他們手上。」她寫道。

「我們不知道他的故事是否產生爆炸性效應,或北京將多麼認真對待這件事。」她寫道,「我們同意對此事隻字不提,對此北京表示非常感謝。」

王立軍到底有資格申請政治庇護嗎?

希拉莉曾經對英國智庫查塔姆研究所說,王立軍因為有「殘暴和腐敗的記錄」,因此不符合美國給予政治庇護的要求。

但是2010年國務院的秘密文件上,詳細列舉了美國駐外官員如何處理來投奔的外國公民,和如何對待那些能提供情報的投誠人員。

Kenneth deGraffenreid說,過去美國情報部門接受過那些從事過犯罪活動但能提供情報的叛逃者,比如90年代叛逃的前克格勃將軍Oleg Kalugin,和1978年叛逃的羅馬尼亞情報局長Ion Pacepa。

拋出王立軍是為了不影響拜登跟習近平的會談

華盛頓自由燈塔報道,王立軍待在美國領事館內的30小時,在白宮的奧巴馬政府高級官員也進行了干預。國家安全委員會的官員和前副總統拜登的辦公室擔心,王立軍的出逃會打亂2月14日拜登和習近平在華盛頓的會晤。

拜登的助手,其中包括國家安全顧問Antony Blinken,都認為王立軍的潛逃會打亂習近平的訪問,他希望國務院儘快處理王立軍的案件,至於是不是他們向希拉莉施壓把王立軍交給北京,目前不得而知。

美國能否把王立軍秘密送出中國

情報分析家說,讓王立軍偷偷離開中國的困難很大,但並非不能實現。

一旦中國的安全人員包圍了領事館,當時最大的可能是把王立軍轉移到一個安全場所,然後美國中情局從那裏可以把王立軍秘密運出中國。中情局的官員專門接受過這種培訓。

另一種辦法是,美國可以協助王立軍走出領事館,然後讓他憑自己的能力逃出中國,並許諾他到達的任何一個美國駐外機構都能給他庇護。

專門從事中國事務的美國前國務院官員John Tkacik卻說,一旦中共的安全部門獲知王立軍在領事館,王立軍逃出中國變得不太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