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戴河會議前夕,習近平一個月內接連三次在高層會議中直接點名現任政治局常委。與北京當局關係密切的港媒日前刊文強調,管控包括政治局常委在內的政治局委員及其家屬,成為北京最高層面臨的最大考驗之一;並指規範官員家屬經商等試點方案已令管控細節初露端倪。

日前,香港《南華早報》發表署名王向偉的文章《為何習近平「權力入籠」須涵蓋最高級別官員?》。文章稱,去年初起,習近平開始談論如何加強管控屬「關鍵少數」的領導幹部。習當局將修訂有36年歷史的中共黨員行為準則,修訂版將於10月的中共第十八屆六中全會上通過。大陸媒體報道,行為準則尤其針對中央委員會380名成員、以及政治局與政治局常委。

儘管尚不清楚新行為守則的細節和範圍,但已有跡象透露了端倪。去年5月以來,中共領導層在上海、北京、廣東、重慶和新疆試行規管高幹妻兒的商業活動。

根據上述省市試行的最新規定,高官配偶不得經商辦企業。此外,高官子女及子女的配偶,都不得在這些地區參與商業活動。

文章表示,這些規定聽似嚴苛,但成效尚有待觀察。畢竟,自1980年代以來,中共當局已發佈超過20項法令,意圖管控高幹家屬的商業活動,但都徒勞無功。

規管失敗的原因有很多,當中最重要的原因在於這些規定和新推的法規一樣,只適用於省市級高官,當中大多數人為中央委員會委員。而包括7名政治局常委在內的政治局25名委員,其親屬並沒有受到清晰的法例規管。

有人認為,自從習近平2012年底掌政以來,現任及前任政治局委員及常委的子女及其他親屬,受到的壓力越來越大,必須減少商業活動,許多人更選擇退居幕後,委任名為「白手套」的代表,為他們進行投資。

文章最後強調,當局必須制定清晰的規定,管控政治局委員及其家屬。這項任務將成為中國領導層最大的考驗之一

王向偉是《南華早報》前總編輯,曾是北京的《中國日報》副總編,屬於副司級官員,與中共官場關聯密切。

去年12月14日,馬雲旗下的阿里巴巴集團以20.6億港元現金收購《南華早報》旗下媒體業務。

今年北戴河會議期間,習陣營與江澤民集團圍繞活摘器官等迫害法輪功問題激烈博弈。

8月5日,《南華早報》報道,前中共中央軍委委員、總政治部主任李繼耐上將和總後勤部主任廖錫龍上將在7月的一次退休高級幹部會議中被軍方紀律官員帶走。

李繼耐與廖錫龍均是江澤民在軍中重要心腹,是軍中活摘器官及迫害法輪功的主要責任人之一。

8月10日,港媒《南華早報》主筆黃忠清發文說,郭伯雄和徐才厚都被控收受巨額賄款,主要來自買賣官職。文章質疑,既然郭、徐兩人貪腐嚴重,為何仍獲得擢升?是誰提拔兩人?在現行政治體系下,貪腐問題竟然如此普遍,且不受制約地迅速蔓延,這個制度究竟出了甚麼問題?

敏感時刻,《南華早報》報道李繼耐與廖錫龍出事消息,觸及江派活摘器官核心罪行,質疑中共體制,影射江澤民。外界分析,馬雲阿里巴巴集團收購《南華早報》後替習陣營發聲。

習近平將「打虎」目標指向現任常委

7月26日,習近平召開政治局會議,決定10月召開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主要議程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向中央委員會報告工作,研究全面從嚴治黨重大問題,修訂《中國共產黨黨內監督條例(試行)》。

政治局會議通報中強調,「重點是各級領導機關和領導幹部,關鍵是高級幹部特別是中央委員會、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的組成人員。」

此前,6月28日下午,習近平在政治局集體學習會議發言中強調淨化政治生態,要「以上率下」:從政治局常委會、政治局、中央委員會做起,嚴格按制度和規矩辦事,任何時候都不搞特權。7月1日,習近平發表講話中稱,作風「要從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中央政治局、中央委員會抓起,從高級幹部抓起」。

時政評論員謝天奇分析,習近平一個月內接連三次在高層會議中直接點名現任政治局常委,不僅意味著醜聞不斷的江派現任政治局常委劉雲山、張高麗、張德江很可能已成為「打虎」目標,也與近期習陣營釋放的廢除常委制信號相呼應。

近期,劉雲山、張高麗、張德江三人的不利信號密集。劉雲山後院、內蒙古書記換人;最新消息稱,俞正聲主掌的政協高層會議點名批劉雲山與中宣部長劉奇葆;央視、廣電總局、中宣部傳出高層換人、面臨清洗的消息。張高麗老巢天津副市長等官員接連落馬。遼寧賄選案牽出10多名全國人大代表,意味著張德江主掌的人大系統面臨新一輪的清洗;另外,中南海放風將整肅張德江主管的香港中聯辦。

謝天奇認為,多種跡象顯示,換屆前夕,江派現任三常委已成為習陣營要清洗的重點目標。可以預期,習遏制江派現任三常委,一方面,將可保證十九大人事佈局,尤其安排政治局委員及常委等最高層人選,不被江派挾中共體制進行阻撓、抵制;另一方面,部署抓江及廢除常委制等政治大動作中,防止江派阻撓與垂死反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