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國雄投票點主力為黨友拉票,沒有告急,點票尾段一度落後,但最後一千多票之差,擊敗方國珊取得最後一席。(李逸/大紀元)
梁國雄投票點主力為黨友拉票,沒有告急,點票尾段一度落後,但最後一千多票之差,擊敗方國珊取得最後一席。(李逸/大紀元)

以「plan b」的形式接替梁天琦參選的青年新政梁頌恒,成功取得議席。(宋祥龍/大紀元)
以「plan b」的形式接替梁天琦參選的青年新政梁頌恒,成功取得議席。(宋祥龍/大紀元)

工黨張超雄在新界東以第三高票當選,為工黨保住議會內一席。(宋祥龍/大紀元)
工黨張超雄在新界東以第三高票當選,為工黨保住議會內一席。(宋祥龍/大紀元)

立法會換屆選舉塵埃落定,新界東有22張名單爭奪9個席位,是5區之中競爭最激烈的。在各區已公佈當選名單後,新界東仍遲遲未有結果,要到昨日下午近4時半才確認由梁國雄以一千多票之差,擊敗方國珊取得最後一席。

立法會地方選區昨日中午11時起陸續公佈結果,但爭持最激烈的新界東要到在下午近4時半才有結果,民主派成功取得9席中的6席。

梁國雄憂影響泛民選情  拒告急幸保議席

新界東上屆票王社民連梁國雄今屆與人民力量的陳志全組成聯盟拉票,選前陳志全在民調的支持度落後,未能取得議席。梁國雄與陳志全聯合催票時,呼籲選民投陳志全一票,再呼籲身邊的人投票給他。

到點票仍未完成時,陳志全已確定可獲得議席。相反梁國雄的得票較低,更一度被方國珊超越,或失去議席。直到選舉結果公布後梁國雄才確定以一千多票之差,擊敗方國珊取得最後一席。

陳志全坦言自己一開始的民調支持度比李偲嫣還要低,擔心選民憂慮他最會落選,未緊守「一票慢必(陳志全),一票長毛(梁國雄)」的策略,過度分票給他,導致梁國雄徘徊落選邊緣。他接受電視台訪問時一度哽咽,指長毛「很無私」,投票日因怕搶到他的票,不留在新界東拉票,反而去了其它區幫人、社的候選人拉票到晚上才回來和他一起催票,更一度哽咽若梁國雄因而落選,自己會很不開心。指梁國雄若告急一定可以多數千票,但因他擔心會令其他泛民候選人落敗,從來不告急。

梁國雄在點票最後階段一度被方國珊追上,他坦言若尊重選民決定,若選民不選他、要他走,他也沒辦法。最後他成功取得最後一席,梁國雄表示,這次是雨傘運動後第一次立法會選舉,覺得這反映了香港人的政治最新的傾向,提出新的展望和策略的人都會得到香港市民的更多關注,對他們會有更大的期望,造就這次選舉新舊交替和素人政治興起,「在我看來香港人很想轉變,但是又沒有辦法想到新的方向,所以很多政治素人或者提出一個更加大願景的候選人有很好的成績。」

他續說很多選民都是碰到瓶頸,對舊有的政黨或舊有議員覺得不耐煩。對新選出來的議員來說是挺吃力的事情,「你看蔡英文一當上總統後,一百日之後的遭遇就知道,蔡英文有權,但我們議員沒有權。」

楊岳橋:各黨派有合作空間

年初補選勝出的公民黨楊岳橋在民調中一直領先,在選舉初期與工黨張超雄合作拉票,在選舉當天兩人亦有在大埔火車站辦聯合街站,張超雄雖然在民調的落選邊緣徘徊,但最終兩人分別以第二及第三高票當選。

對於這次新東選民配票成功令泛民取得6席,楊岳橋認為這次新界東的選民,也向全香港的市民展現到其實有很多是可以做得到的。相信任何黨派在未來的選舉中,都會想清楚如何協商。對於有意見認為新界西朱凱廸取得太多選票,有泛民候選人因而高票落敗,楊強調若用新界東的例子放到新界西,對新界西的選民非常不公平,「我注意到新界西成績比較好的都是新人,我覺得朱凱迪他本身民調不是特別高,是憑自己的做上去的。如果你認為他要做到一些新界東做到的,這對他完全不公平。」

與去年的區議會選舉一樣,這次立會選舉有很多新勢力冒起,楊岳橋指即使每一次選舉都是新的挑戰,不同黨派之間仍有合作空間,「我相信如果大家的目標是一致的,對於現時梁振英政府的施政,持續地抱著一個監察的角度。如果我們都是本著自己的原則做事的話,我相信在未來的日子,我們即使不是一個相同的黨派,都有大量的合作空間,我也抱著盼望的態度。」

民主黨今屆銳意進行世代交替,黨主席排劉慧卿在名單第二位,為林卓廷抬橋,林卓廷成功以近4萬票接棒。自由黨亦同樣希望交替,但李梓敬「跌棒」未能保住田北俊的議席。這也令自由黨在今屆地區直選全軍覆沒。田北俊表示,未來會培育自由黨目前多名區議員,備戰下屆立法會選舉。

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在年初的新東補選獲越6萬票,但他在8月初被選舉主任取消參選資格。青年新政的梁頌恒以「Plan B」的形式接替梁天琦參選,最終成功以近3萬8千票取得議席。

上屆以尾席入局的新民主同盟范國威,今屆遇上鄭家富復出,雙方票源重疊問題嚴重,在點票未結束前已承認落敗。最終他取得的票數只排第11,未能保住新民主同盟在立法會內的唯一議席。范國威表示,很感謝新界東支持新民主同盟的選民、市民,認為未能夠成功當選,辜負他們的支持,對他們有虧欠,向支持者道歉。他又指自己會承擔負責,「我個人要承擔最大及最終的政治責任,我會在今天辭去新民主同盟執委會當然執委的職位,以示問責。換言之,我退出新民主同盟的領導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