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議不斷的優步估值已高於標準普爾500指數八成公司,紐約大學金融教授達莫達蘭(Aswath Damodaran)認為,優步遇到獲利瓶頸,價值已沒有上漲空間,評估其真正價值只有300億美元,比最近一期募資所獲估值少一半多。

達莫達蘭表示,優步的共乘模式會持續擴大,但營收卻未必同步增長,特別是退出中國市場,會降低未來的潛在獲利。加上優步一直降價或推出特別促銷,顯示其商業模式受到挑戰。他認為優步現在的支出中很大一部份花在維持營收,而非驅動成長。

達莫達蘭說:「讓許多公司在短時間內就大幅成長的商業模式是有缺陷的,因為這些公司成長這麼快,是因為將營收轉化為獲利時沒有護城河保衛。」他認為,現在年輕公司都面臨「成年禮時刻」,即快速成長後必須證明其商業模式的可獲利性。

達莫達蘭認為,投資者起初對共乘用戶數字,如城市、乘客、司機等買單,後來就會問如何把這些數字轉化為營收,「破壞很容易,但從中賺到錢很難,而共乘公司即使用戶持續增加,仍未想到如何把營收轉成獲利。」

達莫達蘭還提到,優步和其它共乘平台都沒考慮把司機變成員工,但這將來會改變,從而面臨監管問題,增加支出。西雅圖已決定讓共乘公司司機組織工會,可能就是為優步和來福增加成本的前兆,「在法律層面,許多城市持續為共乘公司拋出路障。」

隨著蘋果、谷歌、特斯拉等更多科技公司爭食這塊市場,達莫達蘭認為現在的共乘公司顯然在與的士及租車公司的破壞性戰爭上贏得第一階段並得到龐大資本,但下一階段在所有共乘公司中一定會出現輸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