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31日官方消息,已卸任(今年7月)國務院法制辦副主任的夏勇,政協委員資格也被撤,仕途確定劃句號。一般認為,夏勇涉令計劃案被查,而且問題主要出在他久坐的國家保密局局長這個位置上。

夏勇執掌保密局8年,而被判無期徒刑的令計劃被控四項罪名,其中高居第二的就是「非法獲取國家秘密」,是故夏勇在期間扮演的角色已不言自明。至於夏勇究竟向令計劃洩露甚麼機密,那還是在官方保密之內。

夏勇履歷顯示,與令計劃交集已久,先為中辦調研室副主任,後任中央保密辦主任和國家保密局長。在令計劃離開中辦後,他也被調到相對邊緣化的法制辦。

履歷還顯示,從政之前,北大博士夏勇長期在社科院法學所工作,先後擔任博導、法學系主任、法學所所長。在學界,夏勇以「人權和法治」理論研究而內外知名,曾提出「法治的核心價值是人的尊嚴和自由」一說等等。

這樣的履歷,投射出夏勇的外在形象,是一名法學專家、人權專家、公知派,以及在當時屬於「鳳毛麟角」的法學家任部委高官。因此在夏勇出事時,曾有媒體說,在很多熟悉夏勇的人看來,如果他不當官必然是一位有影響力的法學家。那麼甚麼力量促使夏勇知法犯法?

就像諸多「老虎」大案公開的事情,都不是其真正核心所犯的事情一樣。夏勇履歷沒有寫出來的一段經歷,實際對於他的今日有著決定性的影響。

在夏勇履歷中,外界看不到的事情是,他曾經擔任過「中共反X教協會」的常務理事。這個協會及全國各省市反X教協會,是由學術界科技界官方(或半官方)機構以民間組織為名成立,目的是配合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直到現在,夏勇還是湖北省反X教協會理事會理事。

在江澤民迫害之初,夏勇任職的社科院法學所,炮製了大量「反法輪功」的所謂理論研究、學術報告等,提供給全國成千上百家的報紙、雜誌、電視臺和電臺,鋪天蓋地的洗腦宣傳,因此產生廣泛而惡劣的社會影響,至今難消。除了專題研究利用輿論煽動仇恨,也涉嫌向當局建議用「精神病院」濫施中樞神經性藥物對法輪功學員施暴等。諸如種種,實不亞於第一線的暴力迫害者。

夏勇參與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這段經歷,雖然不能見諸他的官方履歷,但藏也藏不住。在《人民日報》1999年7月28日第5版、1999年8月5日第5版,夏勇以社科院法學所副所長身份親自撰文,並以「法治」為名,稱要「依法懲治」法輪功。注意這個時間,夏勇在江澤民公開迫害後僅一周就發文支持,而且半個月內連發2篇,其參與迫害之積極可見一般。

夏勇不是早期參與迫害而已,據查,出事前,距今最近一次,2014年8月期間,他還以湖北省反X教協會專家的名義在省國資委開班授課,繼續誤人。

學者從政、曾有盛名的夏勇出事,相比其他落馬貪官,是得到了不少歎息。但就像德國納粹期間,大部分學者教授公開表態支持納粹政府。愛因斯坦認為,「德國知識分子,作為一個集體來看,他們的行為並不見得比暴徒好多少。」

夏勇曾獲「中國當代最早的人權理論開拓者、成就卓越的法治求索者」的評價,或許起初不是沽名釣譽、欺世盜名,但後來的事實無法否認,夏勇在江澤民這場誤國誤民的迫害中,面對法治和權力之間、人權與權力之間,甚至道德良知與權力之間,夏勇全都選擇了後者。

善惡有報是天理。某種程度是,夏勇成了江澤民這場迫害的陪葬品,他的落馬為那些緊跟迫害的人敲響了警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