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日,有大陸媒體發表文章表示,遼寧省經濟陷入困境這種局面從薄熙來主掌遼寧時就已經註定了,因為薄熙來趕走了一個企業家——仰融。

中國遼寧省經濟陷入困境,今年一季度甚至出現了GDP增長為負、在大陸所有省份中墊底的情況。為了提振經濟,8月28日大陸推出一個大手筆:出售本鋼、華晨等9家國企股權。

《中國經營報》1日刊文稱,看到這個消息,很多遼寧人會想到一個人,並長歎一聲: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這個人就是仰融,雖然現在已經有很多人不知道他了,他離去後的遼寧開始陷入了困境,直到今天的局面。

該報道表示,從瀋陽榮譽市民到第一輛中華車下線,從與英國羅孚的深度合作到起訴遼寧省政府。仰融以其親身經歷揭示了一個投資者最離奇的軌跡,也揭示出與遼寧省政府合作的讓人心寒的下場。

而防止國有資產流失是遼寧政府針對仰融的一個「堂而皇之」理由,這也是遼寧如今民營企業規模不夠活力不足的理由。那現在出售國企股權是不是國有資產流失呢?現在看來,批判仰融的理由都十分可笑。

該報道認為,遼寧政府被仰融在美國起訴後,遼寧在國際上的名聲先是變臭了,後來變得默默無聞了。

仰融之後,中國政商關係為之一變。除了來遼寧投資的人少了,再就是合作的灰色化。反腐對於經濟的影響,可以從仰融案窺見一斑……

仰融入股金杯 給汽車市場注入活力

1988年,瀋陽金盃汽車嚐試股份制改造,這是東北第一家大型國營企業嚐試股份制改造。

金盃汽車1988年向國內外發行價值1億元人民幣股票,歷時一年有餘卻響應寥寥。1991年7月22日,仰融以1200萬美元買下金盃汽車40%的股份,之後他又安排了一次關鍵性的換股,將控股比例擴大到51%,成為該公司的絕對控股方。

為了讓公司在美國上市,仰融籌劃成立了非盈利性的「中國金融教育基金會」,發起人是中國人民銀行教育司、華晨控股、中國金融學院和海南華銀四家。

1992年10月,「華晨中國汽車」在紐約成功上市,融資7200萬美元。這是中國企業海外上市第一例。對紐約證交所來說,這也是來自社會主義國家的第一隻正式掛牌的股票。它在當年的美國股市轟動一時。

從1995年起,仰融以大股東的身份接管了金盃客車的管理權,把精力逐漸轉移到經營工作上。當時的汽車行業因多年的壟斷經營,各大汽車廠家均裹足而行,無太多的戰鬥心,業內「行規」重重,暮氣十足。當仰融真正進入之後很快成了一個讓人頭痛的「顛覆者」。

金盃公司的主打產品是海獅牌小客車,仰融把全公司最精良的研發人員全部調集起來,專門針對當時的霸主一汽「小解放」開發出一款低成本的海獅新車型。

新海獅推出市場之後,因其造型新穎、價格低廉、營銷手段靈活而深受中小城鎮用戶的歡迎,僅一年後,一汽的小解放就由盈利轉入虧損,又兩年,被迫退出了競爭。

仰融凌厲的做事方式得罪了不少國企的人,因為他們面對仰融無不丟盔卸甲,潰不成軍。

薄熙來主導沒收股權 逼走仰融

2002年初,遼寧省政府成立了一個由省長助理領導的「工作小組」。2002年3月,工作小組宣布基金會名下的所有股權,包括仰融在華晨中國的權益,均為國有資產,要求他將這些股份轉讓給省政府。

仰融拒絕之後,工作小組通知仰融和華晨中國董事會,基金會不再承認華博在華晨中國的受益權益。根據遼寧省政府的指示,華晨中國董事會解除了仰融總裁、首席執行官和董事的職務,將工作小組成員安排在這些職務和其他管理職務上。

2002年5月,仰融出走美國。

2002年10月,新組建的華晨中國董事會不再支付仰融工資,並於次月解除了其經理職務,終止其勞動合同。遼寧省政府還成立了華晨汽車集團控股有限公司(新華晨),任命省政府官員作為新公司的管理人員。

2002年12月18日至19日,華晨中國股票在紐約證交所停牌。

當工作小組進行收購時,仰融代表華博在各級法院尋求救濟。但被北京高院駁回。

2002年8月,仰融在美國聯邦法院哥倫比亞起訴遼寧省政府非法侵占財產。2005年,美國哥倫比亞地區法院審理後認為,遼寧省政府徵收華晨中國的股份是主權行為,遼寧省政府享有豁免。地區法院根據美國《聯邦民事訴訟規則》在2005年作出判決,駁回仰融的起訴。

2002年10月,仰融因涉嫌經濟犯罪被遼寧省檢察院批准逮捕。但是,仰融創造了中共地方政府首次在國外被起訴的案例。

而製造仰融案的罪魁禍首就是薄熙來。薄熙來時任遼寧省省長,是仰融案的直接責任人。

有消息說,曾經是中國最大汽車製造商的華晨汽車董事長仰融在2002年時,發現公司約7億美元股權遭到薄熙來無理由充公,原因只因為仰融沒有選擇在遼寧而是在上海開設新廠。

大陸時政評論人士王仁廣認為,薄熙來是主導遼寧政府和仰融爭奪華晨產權的核心人物之一,最為強勢的地方大員之一。薄熙來曾說:「華晨集團前董事長仰融是華晨國有資產的代理人和經營者,不是民營企業家,遼寧接收華晨國有資產是執行國家的有關文件」。而在華晨產權爭奪中,薄熙來是最終的勝利者。但是其後薄熙來主導下的華晨經營卻遭受到了嚴重的挫折,一度走到破產的邊緣。

目前居住在美國的仰融,仍試圖跨海控告薄熙來與遼寧省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