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習近平當局連續三天密集調整了7省地方大員。2016年以來,經過三輪密集調整,1/3省地方大員已經更新。紅二代羅宇表示,像新疆的張春賢對習的態度是公開造反,習近平上來後將江派佈下的地方大員換下了大半。習要改革唯有拿下江澤民和曾慶紅、公佈其反人類罪行才能順利進行。

三天內7省更換黨政一把手

8月28日至30日,新疆、湖南、安徽、雲南、西藏和內蒙古更換了6名省級黨委書記,以及湖南、山西更換了兩省省長。

其中,安徽、湖南、雲南均由原來的省委副書記、省長晉升為省委書記兼省長,分別是李錦斌、杜家毫、陳毫。另外,由原工信部副部長、國家航天局局長許達哲調任湖南省委副書記、省黨組書記。

西藏則由原黨委副書記吳英傑升為黨委書記;山西的原省委副書記樓陽生再兼代省長。

而異地更換有兩省,新疆則由原西藏黨委書記陳全國調任新疆黨委書記;內蒙古則由雲南省委書記李紀恆調任內蒙古黨委書記。

而這7省原一把手被卸任,沒有公佈新職務,包括原湖南省委書記徐守盛、原新疆省委書記張春賢、原內蒙古黨委書記王君、原安徽省委書記王學軍等,原山西省長李小鵬則註明是工作變動辭任省長。

年內三波換地方大員 1/3省已更新

今年第一波省大員人事變動在3月,河南、陝西的新省委書記分別是謝伏瞻、婁勤儉,新省長分別是陳潤兒、胡和平。

第二波省大員人事變動在「七一」前,有6省密集換一把手,包括江蘇換李強任省委書記,山西換駱惠寧任省委書記、江西換鹿心社任省委書記、青海換王國生任省委書記,浙江換車俊任省長、寧夏則由鹹輝代省長。

由於今明兩年是地方換屆年,目前已經有12省的黨委書記,9省的省長更換。調整幅度達到三分之一。按中共慣例,這些新省委書記就任後,要著手進行省級黨委換屆。

大陸財新網微信公號「鑼鼓巷」認為,省部級大員的多輪密集調整,不僅是為中共「十九大」做組織準備,更是對即將開始並維持一年的省級黨委換屆提前謀劃佈局。

根據「能上能下」名單決定官場變動

這次省大員的變動中,其中陝西的省委書記謝伏瞻、雲南省委書記陳毫都是在2013年上半年由中央空降到地方擔任省長後,經歷三年後接任省委書記。

安徽省委書記李錦斌也是2013年上半年從陝西的組織部長空降任安徽省省委副書記,兩年後晉升省長,同樣三年時間從三把手換到一把手。

這些換上的人,被外界視為習陣營的人。新疆書記陳全國則是李克強的舊部。而河南省委書記謝伏瞻被指是溫家寶的智囊,吳英傑則屬於胡錦濤派系。

而雲南的陳豪、西藏的吳英傑、安徽的李錦斌這三名新省委書記,目前還不是十八屆中央委員或中央候補委員。

在第二波省大員密集度換人之際,原軍事院校出版社社長辛子陵就向大紀元透露,現在官員的變動是根據「能上能下」名單來的:「嚴格說已經研究很長時間。這份名單恐怕攢在手裏好長時間了。只是到『七一』之前這個時機拿出來。有些人想打聽這份名單誰上誰下,沒公佈之前,誰也不知道。現在公佈,以後還陸續公佈,慢慢就明朗化。」

他強調,大陸多省市級官員大換班,同時習近平開政治會議通過官員問責條例,現在的這些動作都是「十九大」前擒江的一個戰略決戰。

紅二代:不拿下江、曾 地方上總有人搗亂攪局

大陸紅二代羅宇就地方大員的密集更換向大紀元記者分析,「省部級大員,從『十八大』開始,都不是習近平配的,都是江派配的,所以習近平上台以後就一直在換省部級大員。如果從『十八大』開始至今,至少是一大半都換掉了。」

他表示,至於怎麼換,甚麼時候想換,甚麼時候有力量換;這個張春賢是最明顯的例子。他進一步分析:「張春賢兩會上,人家問你是否支持習近平,他說再說吧,那就是公開造反,就是我不擁護你。從兩會到現在8月份才換掉,這就說明他(習近平)要換是肯定的,但有很大阻力。這個阻力實際上就是常委,他身邊的這些人。因為他想換省部級大員的話,總得在常委裏邊舉個手,如果常委裏面都不同意的話也沒法換。」

他還表示,現在省部級官員,很多是按常規還不到換的時候,但是常委裏面按常規的話,5個都該換,但王岐山會不會留下,大家都在說誰留誰走的問題。他認為習近平有可能不按常規走,作出顛覆性舉動,採用總統制。

羅宇認為,目前對江澤民、曾慶紅的問題,習近平肯定是想好了怎麼處理,只是沒有告訴別人。他還說:「他現在等於是把江澤民、曾慶紅這些人給軟禁了,但是他沒有下決心把他們拿下去。只要江、曾在,這個體系中的貪官,不管拿下誰來,他們會說你不敢把他們拿下來。只要江、曾在,習近平的事情就辦不好,就有人搗亂,就是說,在各個地方給他作梗,只要拿下來,他的事情就辦得很順暢。」

羅宇舉例表示:「杭州G20開會,這哪像開會,簡直是戒嚴了。老百姓也不高興,你讓我出去買一瓶牛奶都買不了。現在就是搞得一團糟。你說這是習近平讓搞得?還是杭州當權派在攪局,你也搞不清楚,反正是亂七八糟。抹黑有各種各樣的方式,這也是一種,把所有老百姓都得罪了。」

另外他還說:「上海也有可能攪局,比如像上海忽悠老百姓托市、買房,然後由於經濟下滑,突然垮了,人不會說上海,只會說北京這個沒搞好、那個沒搞好,所以把市場給搞垮了。」

他強調,習近平唯拿下江澤民和曾慶紅,並公佈他們的反人類罪行,才能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