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文化部是被江澤民集團長期掌控的極左意識形態基地,六年前,于幼軍卸任山西省長調任文化部後遭江派打壓,不僅無緣文化部長一職,反遭處分。近年來,中共中宣部與文化部聯手打壓《炎黃春秋》,與習近平、王岐山對江派常委劉雲山主管的文宣系統的清洗行動相互交織;折射事件背後的激烈政治博弈。

上接:揭兩任文化部長與江澤民宋祖英劉雲山關係

于幼軍遭江派打壓 無緣文化部長

2008年3月,蔡武被任命為文化部部長時,曾引發外界一片嘩然。因為當時外界一度猜測時任文化部副部長、黨組書記于幼軍將接替屆齡退休的孫家正出任文化部部長一職。但最後蔡武「勝出」,出任文化部長兼任黨組書記,于幼軍的名字就從「現任部領導」欄目消失。

2008年3月5日,十一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開幕,于幼軍已經坐到了「部長列席區」。然而,一份選舉名單讓外界生疑,文化部長的提名是原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主任蔡武。一時間,有關於幼軍的負面傳聞四起,以致官方新華網3月13日特別在首頁用黑體字標題,推出「新華博友透露:于幼軍未被免職仍是文化部黨組書記」的消息;隨後中組部副部長又到文化部宣佈,于幼軍繼續擔任部黨組書記、副部長。

當時,港媒刊發了于幼軍牽涉深圳大案的傳聞。但無論是中共中紀委、國家監察部,還是中國主流新聞媒體,都沒有證實和公佈于幼軍犯錯誤的具體事實。

也有港媒質疑,于幼軍當時離開深圳近五年了,這樣的陳年舊案為什麼不早不晚偏在這個關鍵的敏感時間點上被引爆?

于幼軍曾在廣東、湖南、山西等省為官,被認為是思想開放。1986年,33歲的于幼軍擢升中共廣州市委宣傳部副部長。其後,曾在廣州市的東山區、天河區任區委書記,在全國率先進行了全區農村股份合作制改革;41歲就擔任廣東省委常委、宣傳部長。

于幼軍在擔任廣東省委宣傳部長期間,廣東湧現《南方周末》、《南方都市報》、《新快報》等一批大膽敢言的報章,創建了全國首個報業集團。

2000年,于幼軍出任中共深圳市委副書記、市長。2003年1月,于幼軍以深圳市長之身會見撰寫《深圳,你被誰拋棄》的作者咼中校,討論深圳何去何從的問題,開高官網民對話之先河。于幼軍還在當時開創了全國最早的行政體制改革。

在深圳任上時,于幼軍和江澤民的情婦黃麗滿水火不容,兩人衝突公開白熱化,後被排擠出深圳。

2003年5月,于幼軍調任湖南省委副書記兼常務副省長;兩年後,2005年轉任中共山西省委副書記、代理省長、省長。任內山西多次發生嚴重礦難,更在2007年爆出「黑磚窯」案,于幼軍代表省政府做檢討,並公開向社會大眾道歉,同年9月調任文化部副部長。

2008年10月,中共十七屆三中全會審議並通過了《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關於于幼軍問題的審查報告》,決定撤銷于幼軍中央委員會委員職務,並確認中央政治局在當年9月5日作出的給予其留黨察看兩年處分;同時,不再擔任文化部黨組書記職務。

內幕消息透露,時任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不太同意這樣處理于幼軍,但江澤民及江派常委周永康、賈慶林等堅決要除掉于,「黑磚窯」事件當年不便處理,現在,他們認為是時候了。

大陸知名時政記者羅昌平的文章《于幼軍與良汰效應》曾引發輿論關注于幼軍的仕途所折射出的內地官場特色:「跟劉志軍、蔣潔敏那樣的出局者不同,于幼軍只是一個出列者,至少在公眾與同僚印像中,這是『劣官驅良官』『劣勝優汰』的典範,由此體現的逆向淘汰替代律法秩序,可謂當下人事通則,也為『失去的十年』平添一個註腳……在一個封閉的系統,示好民眾等於表錯了情,它遠不如取悅上峰來得實惠。以于幼軍的開明、擔責與勇於改革的標籤為例,這對高度板結的湘官、利益交錯的煤主、固若金湯的意識形態陣地,無疑都是不受歡迎的對像。」

中共十八大前夕,2011年2月,于幼軍復出擔任國務院南水北調工程建設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黨組成員,並得到官媒的高調報道。2015年1月,到齡退休。2015年12月,于幼軍在廣東中山大學舉辦「反思文化大革命」系列講座。

習近平、王岐山特別巡視文化部與中宣部

從于幼軍遭遇可見江派對文化部的掌控以及對開明思想的抵制、打壓。數年之後,文化部與中宣部聯手,再對開明雜誌《炎黃春秋》下手。期間,文化部、中宣部先後被巡視,文化部長換人,與《炎黃春秋》雜誌被更換主管主辦單位及進一步被強行接管,交互發生,折射習陣營與江澤民集團在文宣系統的激烈交鋒。

2014年11月底,王岐山啟動當年第三輪巡視,巡視對象包括中國聯通、中石化等13家單位,其中包括文化部與環保部。陸媒報道強調,中共環保部、文化部被定為巡視目標,是由習近平直接指定。

2015年2月10日,中紀委監察部網站刊發中央第二巡視組向文化部反饋專項巡視情況,列舉文化部存在的問題包括:文藝評獎存在暗箱操作、利益交換;內部管理不嚴、幹部玩風較盛,等等。

第二巡視組組長劉偉代表巡視組向文化部進行了反饋,並提出意見說,要著力解決幹部玩風盛、退而不休、違規取酬等問題。

時政評論員方林達分析,中央巡視組指幹部「玩風較盛」、「退而不休」,也是有所指向。中共文化界的幕後大佬是曾慶紅的胞弟曾慶淮,他被安插在文化部為江派服務。中央巡視組對文化部的反腐,受到打擊的不止劉雲山,還有失蹤多日的曾慶淮,其實也指向了曾慶淮背後的曾慶紅。

曾慶淮曾是中共文化部特別巡視員。據港媒報道,曾慶淮在文化部負責文藝演出,成立北京歌華有限公司,上市圈錢數億,每年僅這一項就幾千萬,之後又開辦歌華寬帶網絡服務公司,又每年獲利幾千萬。

有知情者說,曾慶淮在文化部管文藝演出時,大肆玩弄文藝界女明星;還兼顧著給曾慶紅拉皮條,這在北京高層也不是什麼秘密了。

曾慶淮過去一直活躍於兩岸三地,但已有一段時期「銷聲匿跡」。2014年7月17日,台灣《蘋果日報》發出曾慶淮已經被抓的消息。2013年12月20日李東生落馬,北京一度傳出李東生供出曾慶淮的傳聞。

今年2月底,中共兩會前夕,王岐山派15個巡視組進駐32單位與4省份。其中,巡視中宣部的第一巡視組組員特別配備了四名副組長,包括多次隨行王岐山的神秘人物施克輝,而其他巡視組都只有三名副組長。

6月8日,王岐山主掌的中紀委通報中央巡視組反饋意見,炮轟中宣部「五大罪狀」。王岐山公開對陣劉雲山,引國際聚焦;外媒稱之為「政治大地震前兆」,並關注劉雲山和中宣部長劉奇葆這「二劉」是否面臨處置。

目前,《炎黃春秋》被強行接管事件還在發酵,太子黨胡德華、數十名編委相繼發聲,大陸文學界元老邵燕祥與袁鷹等聲明支持《炎黃春秋》杜導正,十多名知名法律專家表示支持《炎黃春秋》維權。預料《炎黃春秋》事件將促發習近平、王岐山加速深度清洗中宣部與文化部等劉雲山主管的文宣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