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約奧運會受訪時,中國泳將傅園慧以率真、豐富的表情、「洪荒之力」等金句迅速紅遍海內外,征服了眾多人的心。輿論認為,她用自己的血肉之軀衝撞著中共「金牌至上」的「舉國體制」。她不是第一人,之前還有小山智麗、郎平、李娜,但到傅園慧時,已完成了一次巨大的嘗試。

有輿論認為,傅園慧用自己的血肉之軀衝撞著中共「金牌至上」的「舉國體制」。她不是第一人,之前還有小山智麗、郎平、李娜,但到傅園慧時,已完成了一次巨大的嘗試。(大紀元合成圖)
有輿論認為,傅園慧用自己的血肉之軀衝撞著中共「金牌至上」的「舉國體制」。她不是第一人,之前還有小山智麗、郎平、李娜,但到傅園慧時,已完成了一次巨大的嘗試。(大紀元合成圖)

傅園慧率真「表情包」爆紅網絡

里約奧運期間,20歲的傅園慧在女子100米仰泳決賽中,獲得58秒76的成績,打破了亞洲紀錄。受訪中她先是驚呼:「哇我太快了,打破了亞洲紀錄!」當記者問她昨天用了「洪荒之力」,今天用了甚麼力時,傅園慧快人快語:「昨天把洪荒之力用完了,今天沒有力氣了」。

當被告知她比銀牌得主只差0.01秒時,她又回答說:「那可能是我的手太短了吧!」

最後,當被告知自己贏得銅牌時,她先是驚訝得說不出話,回過神來後又笑著說:「那我覺得還是不錯的」。她還用手擦拭眼睛,似乎是感動得落下了淚,不少人看到這段採訪影片時會心一笑,媒體還形容說「這才是奧運該有的表情」。

談到訓練和比賽的艱辛,傅園慧直言:「鬼知道我經歷了甚麼,真的是太辛苦了。」「生不如死啊,我想死的心都有了。」「今天是用生命在游泳!翻著白眼游到了岸邊。」

這種率真的個性、豐富的表情和連串的妙語,讓傅園慧迅速爆紅網路,有人形容她是「會游泳的表情包」,粉絲們封她為「洪荒女孩」。

奪得里約奧運銅牌的傅園慧(左一)表示,她用盡「洪荒之力」完成了比賽。(CHRISTOPHE SIMON/AFP/Getty Images)
奪得里約奧運銅牌的傅園慧(左一)表示,她用盡「洪荒之力」完成了比賽。(CHRISTOPHE SIMON/AFP/Getty Images)

被問及是否學習過在鏡頭前表現自己時,傅園慧說:「我當然沒有學習過呀。如果我知道會變成這樣的話我昨天絕對不說這句話!我不是故意的,我沒有想當網紅,我覺得以前那樣就挺好的,做自己嘛。」

挑戰「感謝黨和國家」的假話套話

東網刊文評論說,一個20歲的小姑娘,征服了中國各個年齡段、各個階層,至今還未看到哪怕一個人站出來說厭惡傅園慧。全民如此一致,幾近空前絕後。這主要是因為傅園慧讓中國人找到機會進行了一場全民宣洩。中國人在假話套話中浸淫了70年,經歷了「驚詫、恐懼、順從、加入、厭煩、厭惡」,如今已忍無可忍,傅園慧率真隨性,讓他們找到了憤怒的宣洩口。

文章認為,傅園慧的「離經背道」和中國人對她的喜愛,是對「感謝黨感謝國家」的嘲笑。文章說,中共國家體育局對運動員的日常生活實行嚴格的管理,對他們回答記者提問,更是有明確的規定與限制,並早定下「標準答案」,「感謝黨和國家」是不能沒有的話。但傅園慧完全拋棄了這一套。

在外界看來,傅園慧自始至終活潑隨性的語言,與中國運動員過去一貫公式化的獲獎感言「感謝黨感謝人民感謝國家」,形成了鮮明對比。

跳出「舉國體制」 顛覆「金牌至上」

輿論認為,更重要的是,傅園慧的言行跳出了中共「舉國制度」的框架,是對「金牌至上」的鄙視。

台灣ETtoday東森新聞雲網站報道說,傅園慧面對媒體提出的一些「常規問題」,以豐富誇張的表情和很自然的笑容,俘虜了觀眾的心,以「我用盡洪荒之力」、「心滿意足」等回答,跳出大陸體壇「舉國制度」下背負的使命,找回體育該有的快樂,而不僅僅是得失成敗。

報道說,大陸舉重選手黎雅君「無牌」事件,教練遭到痛罵,彰顯出「舉國體制」下選手背負的國家榮辱與壓力,反觀傅園慧,當被問到對隔天的決賽是否充滿希望時,沒有喊出空洞的口號,一句「心滿意足」簡單做自己。她身上體現的是,一個20歲的年輕人最寶貴的特質。

美國《赫芬頓郵報(Huffington post)》更是直接稱傅園慧為「本屆奧運最可愛的選手」,並說她以天真無邪且可愛的模樣,贏得世人關注。

《新京報》也在評論傅園慧時寫道:「超越自己就能超越金牌。」

輿論認為,傅園慧的言行跳出了中共「舉國制度」的框架,是對「金牌至上」的鄙視。(網路圖片)
輿論認為,傅園慧的言行跳出了中共「舉國制度」的框架,是對「金牌至上」的鄙視。(網路圖片)

8月14日傅園慧做客央視《風雲會》節目,被問及她迅速走紅,有沒有改變時,她表示,是外界對她的看法改變,其實她根本就沒有改變,也不想改變。以前有很多人會說,她就像不在體制之內的人。傅園慧說:「我是不在標準內的那種人,肯定會受到很多非議嘛。」

對此,政論家陳破空在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直播》節目中表示,傅園慧是在用另一種方式表達對這個體制的不認同,認為運動員得有個性,首先是個人。

大紀元一篇題為《傅園慧一句話透露其奧運爆紅原因》的文章評論說,傅園慧率真性情的自然流露,對比賽結果的自我滿足以及對是否獲獎牌的豁達,看不到一點功利心態,這在競爭激烈的奧運賽場上,難能可貴。她的表現,沒有中共黨文化的烙印,證明她不是「體制之內的人」;這「給西方社會帶來驚喜,其引發的轟動效應已震撼大陸各階層」。

陳破空表示:「傅園慧用她的率真、真實、幽默顛覆了『金牌至上』的觀念,同時她引發了觀眾的顛覆,億萬觀眾對她的追捧也是顛覆了過去『金牌至上』的觀念。」

傅園慧的粉絲紛紛贊她「真性情」,「我們愛你的快樂樂觀和堅強個性。」一名粉絲在傅園慧的微博上說:「這才是一個真正的運動員。」

《華爾街日報》報道說,中國有了一顆新的體育明星,人們不在乎她沒有拿到金牌。在一個長期以來迷戀金牌的國家裏,傅園慧的名聲鵲起似乎暗示,中國開始轉變對於體育意義的社會觀念。

中共官媒《人民日報》8月9日評論說:「洪荒女孩」和欣賞她的網民們給我們上了一課:體育是關於奮鬥和享受,而絕不是關於金牌,「來自網民的熱烈支持顯示,公眾對競技體育和對奧運的態度已經升華到一個更高的水平。」

《華爾街日報》報道說,現在中國粉絲們似乎更加容忍那些表現不佳的運動員。受益者之一是寧澤濤,他在去年的世錦賽上贏得100米自由式金牌,並以其帥氣面龐而爆紅。但是在8月9日的100米自由式半決賽當中他被淘汰。他對於失敗似乎很冷靜。他告訴央視記者:「我已經盡到我的最大努力了。」他的話得到粉絲們的接受。「這是寧澤濤第一次參加奧運。」一名微博用戶說,「不要給他太大壓力!」

另3名女運動員挑戰「舉國體制」

在傅園慧之前,何智麗、李娜和郎平也曾對抗過舉國體制和「感謝國家」。

何智麗(小山智麗)早在1987年就對抗「組織決定」,拒不讓球,結果連贏兩場奪冠,後遭到排擠。她一怒之下,遠嫁日本,並代表日本隊連連擊敗中國隊,再次奪冠。當時,中國人還普遍處於愚昧中,許多人罵她是「漢奸」。

捧得2014澳洲網球公開賽女子單打冠軍的李娜。(Graham Denholm/Getty Images)
捧得2014澳洲網球公開賽女子單打冠軍的李娜。(Graham Denholm/Getty Images)

李娜的言行則更為大膽。2002年李娜一度隱退時曾說:「你們這些領導和教練讓我出成績,不就是要升官發財、分房子嗎?」2011年,澳網決賽前李娜接受媒體採訪時說:「不要說我為國爭光,我是為自己。」

2005年至2013年,李娜公開斥責「舉國體制」,贏得冠軍後拒絕「感謝國家」,在輸球後被問及「想對中國球迷說點甚麼」時,她回答說:「我需要對他們說甚麼嗎?我覺得很奇怪,只是輸了一場比賽而已。三叩九拜嗎?向他們道歉嗎?」

由於與舉國體制格格不入,潑辣直爽的李娜在2008年奧運後,與中國其他三位頂尖女網選手鄭潔、彭帥和晏紫正式脫離國家隊,開始走上自負盈虧的職業化道路。之後李娜再度締造了多項百年網壇歷史紀錄,成為網壇界一代傳奇。她敢言敢為、不為五斗米折腰的真性情,多年來也獲得大批粉絲的力挺。

「鐵榔頭」郎平是又一個例子。1986年,奪得女排大滿貫後的郎平退役了。有關部門給她安排了一個副廳級的北京體委副主任職位,但她沒幹多久,就因忍受不了官場的骯髒,於1987年自費去美國留學,過著清苦的日子。這是她首次對體制說不。

2013年,在決定是否再度執教中國女排時,郎平再一次對體制說不。

最終,在中共體育總局答應不派黨委書記等人監管,球隊一切由她說了算等條件後,她才同意重新出任教練。

之後,郎平全方位實施了一整套新思路、新做法。短短3年時間,她就讓中國女排走出亞錦賽第4這樣前所未有的谷底,步入2014年世錦賽亞軍、2015年世界盃冠軍、2016年奧運會冠軍的巔峰。有評論說,郎平之所以能帶領中國女排再創輝煌,關鍵在於她敢一再對體制說不。

《一個「叛徒」的回歸之路》一文中稱,從30年前自覺擺脫體制的籠罩,努力成為一個獨立而強大的個人,到今天回歸中國女排,並努力帶領女排從僵化的舊體制中突圍,郎平給我們展示了一種超越體制的強大力量。這正是郎平的魅力所在,也是郎平對於中國體壇的意義所在。

中國女排教練郎平。(郎平微博)
中國女排教練郎平。(郎平微博)

傅園慧等改變不了中國體育體制

東網發文評論說,在體育政治化,在舉國體制下,傅園慧永遠只能是一個例外,只能是曇花一現。傅園慧在里約奧運只贏得銅牌,其風頭卻蓋過金牌選手,違反了中共國家體育局的規則。可以預見,為了維護「權威」,國家體育局必然會對她進行淡化處理,一切都要回歸到「金牌意味著一切」的「金科玉律」上,絕不許有任何例外。

文章還稱,體育在中國不只是競技,更是政治。中國的體育是「舉國體制」,運動員只是官員爭取政績的棋子,為了所謂的「國家榮譽」而存在,他們唯一要做的就是爭取金牌。他們必須完全服從體育部門的安排,不能有自己的個性。個性在國家機器內是不和諧的,是異變,將被徹底壓碎。運動員一旦想脫離這個體制,就會受到打擊,李娜所遭遇的挫折,就是明顯例子。

舉國體制由前蘇聯在1950年代創建,後為大多數共產極權國家仿效,包括前東德、羅馬尼亞和中國等。評論人士說,舉國體制帶有「邪惡的工程基因」,它有很多害處,宣揚「為國爭光」,最終導致弄虛作假,濫用興奮劑,致使運動員受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