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長庚星精青蓮始 金粟如來主佛歸

李白於唐中宗元年(701年)生於四川廣漢(今彰明)青蓮鄉,此地原名清廉鄉,後因李白號「青蓮居士」而改名為「青蓮鄉」。其母夢見長庚星墜入懷中;長庚星即太白金星,所以為李白取字太白。李陽冰在《草堂集序》中稱李白是「太白星精」,范傳正後來為李白撰寫碑文時,亦用這一說法:「先夫人夢長庚而告祥,名之與字,咸所取象。」

李白號青蓮居士,他在《答族侄僧中孚贈玉泉仙人掌茶‧序》中述說身世:

青蓮居士謫仙人,酒肆藏名三十春。

湖州居士何須問,金粟如來是後身。

青蓮,原本出自於西域,梵語裏稱為優缽羅花(又名優曇婆羅花),青白分明,不染塵埃。佛經云,優缽羅花開之時,「萬王之王」轉輪聖王將來世間普度眾生。以青蓮自稱,及以「金粟如來為後身」,寓意優缽羅花開,轉輪聖王將攜如意真理來世間。

另外,極高之大覺者在層層宇宙中下走進入人世間後常轉生為開創人類文明及歷史新篇章之重要人物。從李白如下詩篇中,我們也可窺見李白身世一二。在《酬王補闕惠翼莊廟宋丞泚送別》詩中他寫道:「學道三十年,自言羲皇人。軒蓋宛若夢,雲松長相親。……」在《戲鄭溧陽》詩中,他亦寫道:「清風北窗小,自謂羲皇人。何時到溧里?一見平生親。」李白詩中之「羲皇」,即是華夏文明史中被尊為「三皇」之首的伏羲。

李白畫像。(公有領域)
李白畫像。(公有領域)

李白自幼讀書習字,五歲時已展露其超人之天資稟賦。在其《上安州裴長史書》中有:「五歲誦六甲,十歲觀百家」,「常橫經籍書,製作不倦」。六甲乃計算年月日之歷學,而百家則是諸子百家之著述。李白五歲時,父親讓他讀《子虛賦》,十五歲時即作《明堂賦》,與司馬相如媲美,謂「十五觀奇書,作賦凌相如」(《贈張相鎬》)。

李白父親曾把他送到眉州象耳山讀書,起初李白讀書並不專心,還會逃學。據《方輿勝覽‧眉州‧磨針溪》記載,李太白在山中讀書,尚未讀完,便逃學離去。經過一小溪,見一位老婆婆正在溪邊石頭上磨舂米之鐵杵,李白奇而問之,老婆婆答曰:「磨成繡花針。」李白問道:「鐵杵磨成針,當真可以?」老婆婆答道:「只需功夫深!」李白聽後很感動,回到山上苦讀,學業大進。老婆婆自己說她姓武,現在磨針溪旁有武氏岩。後世所傳「鐵棒磨成針」之典故即出於此。

開元六年(718年)李白離開象耳山後,隱居大匡山讀書,從趙蕤學縱橫術。大匡山幾年,他往來旁郡,遊劍閣、梓州。二十歲遊成都,謁見益州長史蘇頲,其時蘇頲與張說並稱兩大手筆,李白拿自己詩文去求教。蘇頲讀後,稱讚說:「此子天才英麗,下筆不休。雖風力未成,且見專車之骨,若廣之以學,可以相如比肩也。」(《上安州裴長史書》)蘇頲對青年李白天資大加肯定,認為可以和司馬相如相比。

《天寶遺事》稱,李太白少時,夢所用之筆,頭上生花,後天才瞻逸,名聞天下。後世常用「妙筆生花」即出於此處。

開元十三年(725年),時年約二十五歲之李白在遊歷蜀中後開始仗劍遠遊。在江陵偶遇丹丘生,並由丹丘生結識著名天台道士司馬承禎。司馬承禎字子微,號白雲子,為唐朝名道。他曾多次受武則天、睿宗和玄宗三代皇帝召見。司馬承幀不僅是有名道士,道術精湛,而且寫得一手好篆,詩也飄逸如仙。玄宗對其非常尊敬,曾將他召至內殿,請教道法,為他打造陽台觀。玄宗妹妹玉真公主還拜其為師。

李白器宇軒昂,資質不凡,司馬承禎一見已十分欣賞,及至讀其詩文,更是驚歎不已,稱讚其「有仙風道骨,可與神遊八極之表」。這是他幾十年來在朝在野都沒有遇見過之人才,所以他用道家最高褒獎之語讚美李白。說其有「仙根」,即有先天成仙之因素,此與後來賀知章讚美李白為「謫仙人」異曲同工,二人皆視李白為非凡之人。

明崔子忠繪《藏雲圖》(局部),絹本設色,北京故宮博物院藏,描繪李白盤腿端坐盤車上,緩緩行於山路上,仰首凝視頭頂上的雲氣。(公有領域)
明崔子忠繪《藏雲圖》(局部),絹本設色,北京故宮博物院藏,描繪李白盤腿端坐盤車上,緩緩行於山路上,仰首凝視頭頂上的雲氣。(公有領域)

見過司馬承禎後,李白寫下《大鵬遇希有鳥賦》。此為李白最早名揚天下之文章。

《大鵬遇希有鳥賦及序》:

「余昔於江陵,見天台司馬子微,謂余有仙風道骨,可與神遊八極之表。因著《大鵬遇希有鳥賦》以自廣。此賦已傳於世,往往人間見之。悔其少作,未窮宏達之旨,中年棄之。及讀《晉書》,睹阮宣子《大鵬讚》,鄙心陋之。遂更記憶,多將舊本不同。今復存手集,豈敢傳諸作者?庶可示之子弟而已。」

序之大意為:

我曾在江陵會過司馬承禎,他說我有仙風道骨,能夠和我一起神遊八極,我遂作《大鵬遇希有鳥賦》以擴展此意。此賦已傳於世,常人多見之。因為少年之作,未窮宏達之旨,中年後棄之。及讀《晉書》,見阮宣子所寫《大鵬讚》,自認不過如此而已。回想當年所作《大鵬遇希有鳥賦》,其和世間流傳舊版本多不相同。現存留手稿,並非傳給大家,只想給子弟們看看罷了。

「其辭曰:南華老仙,發天機於漆園。吐崢嶸之高論,開浩蕩之奇言。徵至怪於齊諧,談北溟之有魚。吾不知其幾千里,其名曰鯤。化成大鵬,質凝胚渾。脫鬐鬣於海島,張羽毛於天門。刷渤澥之春流,晞扶桑之朝暾。燀赫乎宇宙,憑陵乎崑崙。一鼓一舞,煙朦沙昏。五岳為之震盪,百川為之崩奔。

「爾乃蹶厚地,揭太清。亙層霄,突重溟。激三千以崛起,向九萬而迅征。背嶪太山之崔嵬,翼舉長雲之縱橫。左回右旋,倏陰忽明。歷汗漫以夭矯,羾閶闔之崢嶸。簸鴻蒙,扇雷霆。斗轉而天動,山搖而海傾。怒無所搏,雄無所爭。固可想像其勢,髣拂其形。

「若乃足縈虹蜺,目耀日月。連軒沓拖,揮霍翕忽。噴氣則六合生雲,灑毛則千里飛雪。邈彼北荒,將窮南圖。運逸翰以傍擊,鼓奔飆而長驅。燭龍銜光以照物,列缺施鞭而啟途。塊視三山,杯觀五湖。其動也神應,其行也道俱。任公見之而罷釣,有窮不敢以彎弧。莫不投竿失鏃,仰之長吁。

「爾其雄姿壯觀,坱軋河漢。上摩蒼蒼,下覆漫漫。盤古開天而直視,羲和倚日以旁歎。繽紛乎八荒之間,掩映乎四海之半。當胸臆之掩畫,若混茫之未判。忽騰覆以回轉,則霞廓而霧散。

「然後六月一息,至於海湄。欻翳景以橫翥,逆高天而下垂。憩乎泱漭之野,入乎汪湟之池。猛勢所射,餘風所吹。溟漲沸渭,岩巒紛披。天吳為之怵栗,海若為之躨跜。巨鼇冠山而卻走,長鯨騰海而下馳。縮殼挫鬣,莫之敢窺。吾亦不測其神怪之若此,蓋乃造化之所為。

「豈比夫蓬萊之黃鵠,誇金衣與菊裳?恥蒼梧之玄鳳,耀彩質與錦章。既服御於靈仙,久馴擾於池隍。精衛慇勤於銜木,鶢鶋悲愁乎薦觴。天雞警曉於蟠桃,踆烏晰耀於太陽。不曠蕩而縱適,何拘攣而守常?未若茲鵬之逍遙,無厥類乎比方。不矜大而暴猛,每順時而行藏。參玄根以比壽,飲元氣以充腸。戲暘谷而徘徊,馮炎洲而抑揚。

「俄而希有鳥見謂之曰:偉哉鵬乎,此之樂也。吾右翼掩乎西極,左翼蔽乎東荒。跨躡地絡,週旋天綱。以恍惚為巢,以虛無為場。我呼爾遊,爾同我翔。於是乎大鵬許之,欣然相隨。此二禽已登於寥廓,而斥鷃之輩,空見笑於藩籬。」

該賦之大意為:

莊子在漆園發天賦之靈機,吐崢嶸之高論,講浩蕩之奇言,從《齊諧》(人名,亦書名)那裏徵集怪異之事,談及北海裏大魚,我不知道它有幾千里長,名字叫鯤。鯤化成大鵬,本體凝結成為渾混胚胎。海島之上脫去脊鰭,天門之前張開羽毛。掠渤海萬頃春濤,迎東升溫暖朝陽。顯赫宇宙之間,高飛超過崑崙。扇動一次翅膀,煙霧朦朧,沙土飛揚。五嶽因它震盪,百川因它崩奔。

蹶地而起,衝向太空,穿九霄,越重洋。激盪三千波濤,騰飛九萬碧空。背脊如巍峨大山,翅膀像縱橫長雲。左迴右旋,攪得周天忽明忽暗。以矯健身姿穿歷諸天,飛抵崢嶸之天闕。震動混元天界,扇起萬鈞雷霆。星斗轉而上天動,高山搖而大海翻。發怒,無人敢與其搏擊;稱雄,無人敢和其競爭。依稀可見其氣勢和雄姿。

其足環繞虹霓,其目亮如日月。飛舞盤旋,迅疾倏忽。噴氣,則四方生出雲彩;灑毛,則千里飛就雪花。起於北荒,飛抵南極。或揮翅側旋,或騰風直飛。北極燭龍銜火精為其照物,閃電之神揮長鞭為其開路。三山不過幾墫土,五湖小似幾杯水。其動即會有神相應,其行就會有道相從。任公子見之不再垂釣,有窮氏不敢彎弓放箭,擲魚竿、棄箭矢,只剩仰天長吁。

其雄姿壯觀,掩映天地。上摩蒼天,下蓋大地。開天盤古直視之不知如何是好,羲和靠在太陽旁發出聲聲嘆息。八荒之地都能感受其盛大氣勢,四海之半皆被其掩映遮蓋。其胸擋住太陽如同黑夜降臨,天地未開一樣模糊。突然間身體翻飛而回轉之時,立刻霞光普照,雲霧消散。

此後飛行六月止息一次,降臨海邊。忽而橫飛遮蔽日月,忽而俯衝從天而降。小息於無邊原野,淺啄於巨池之中。其飛掠之猛,罡風起處,大海翻騰,山巒變色。水神天吳為之驚慌恐懼,東海神若嚇得蠕動不安。巨鰲頂山藏首逃奔,長鯨騰躍潛海躲避。鰲縮頭,鯨藏須,不敢窺視。我也沒有預測其如此神奇怪異,此即造化作為吧!

大鵬豈能和蓬萊島上之黃鵠相比,誇耀黃金裝飾及菊花點綴之衣裳?大鵬亦恥於像蒼梧之鳳凰,去炫耀羽毛之彩質及麗紋。這些禽鳥,早已被神仙役使,長久而順服在豢圈中。精衛勤勞銜枝填海,鶢鶋悲愁絕飲拒食。天雞蟠桃樹上報曉,金烏太陽之中發光。不能曠達縱情,竟如此拘泥守常?皆不如此大鵬之逍遙,少有任何同類可與此大鵬相提並論。大鵬不驕矜凶暴,每每順時應勢。參悟大道延年益壽,飲天地元氣充飢飽腸。在日出之暘谷戲耍徘徊,遊南海之炎洲恣意飛翔。

不久,希有鳥遇見大鵬,說:「大鵬偉哉,真是愜意。我之右翼遮蔽西極,左翼掩蓋東荒,跨越大地,飛翔天宇。以恍惚作為巢穴,把虛無當成遊場。我邀你遊,你我同翔。」大鵬答應,欣然相隨。這兩隻大鳥都已飛登遼闊天空,而那些斥鷃之類小鳥,卻只能在籬笆邊徒勞譏笑。

五千年輝煌神傳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