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女排在里約奧運奪冠,除了主教練郎平,最引人矚目的就屬主攻手朱婷了。眼見她被世界排聯宣佈為「世界排壇最有價值球員」,一下成了媒體聚焦的大明星。朱婷老家河南周口鄲城縣大朱樓村之前鮮有官員光顧,這幾天卻變成了他們爭相造訪的地方。一時間,鮮花、掌聲和讚譽可以說是紛至沓來。

這令我想起了昆曲中的一齣戲——《兒孫福》。這齣戲寫徐小樓有子女5人,家境貧困,無奈之下跟人學做小偷,偷竊時他用木頭人試探,被主人發覺砍去木人頭,自己也被抓住痛打而無地自容,投水自盡,為寺廟住持所救,留於寺中度日。

二十年後,徐小樓子女皆飛黃騰達,徐小樓下山,全家團圓。劇中《勢僧》一折演徐小樓從一僧人處得知失散多年的女兒封為皇后、兩個兒子分中文武狀元、全家俱已發跡的事情,便向他吐露了自己的身份。那僧人心下有疑,一會兒把徐小樓奉為老太爺,一會兒又加以譏諷嘲弄,前倨後恭、忽倨忽恭,竭盡勢利之嘴臉,故名為《勢僧》,即勢利僧人之意也。

各位看官,朱婷的情況跟《兒孫福》裏的勢利僧可有一拚?

想當年,朱婷的父母先是生了兩個女兒,接著又懷上了她。按那會的計劃生育政策,不管肚子裏的孩子是男是女,肯定都屬於超生。而在那個年代的農村,誰要超生勢必就會遭遇官府的追殺、罰款,其中的苦難一言難盡,別的不說,僅僅朱婷出生後的社會撫養費罰款估計就足以讓她的父母近乎傾家蕩產。那時候,有哪一級官員同情關心過朱婷一家?

朱婷後來的成長過程也充滿了艱苦。作為女排隊員,她的收入長久以來並不高。由於身高長得過快,營養經常跟不上,是郎平自掏腰包從美國購買蛋白質粉,為她補充營養,還從美國買了褲子托人帶給遠在河南訓練的她。試問朱婷家鄉的父母官,那會你們在哪?

無怪有網友編段子說:中國女排拿到奧運冠軍後,河南副省長到朱婷家慰問,對朱婷父母說有甚麼要求可以提,朱婷父親拿出一張單子說:「能把這個給報了嗎?懷朱婷的時候差一點讓你們弄死,到處躲到處藏,到處借錢,賣了耕牛交了3萬罰款才了事!」說白了,官員現在這麼做其實也不是為了真的關心朱婷一家,無非是為了藉著朱婷的星光往自己的臉上貼金,下山摘桃子,撈取陞官的好處。這跟勢利僧的所為有何不同?

試想,如果這回女排沒拿冠軍,他們還會授予朱婷『河南省三八紅旗手』榮譽稱號,同時授予朱婷家庭『河南省最美家庭』榮譽稱號」嗎?鄲城縣委、縣政府還會給朱婷贈送「『無堅不摧』牌匾和2萬元慰問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