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總理賈斯汀・杜魯多將於周二(8月30日)訪問中國,希望修復一段磕磕絆絆的雙邊關係。杜魯多說,更緊密的兩國關係將促進中國接納加拿大價值觀,比如良好治理和法治。

但是,許多加拿大華人說,相反的情況正在發生。他們說,中共在向加拿大揮舞日益增長的經濟影響力,導致他們的自由受到侵蝕,特別是他們公開批評中共專制主義的自由。一些為加拿大中文出版物撰文的記者以及一些活動人士說,他們受到越來越大的壓力被要求宣傳中共政府的利益。

「情況越來越惡化。」一名多倫多律師助理、自由撰稿人、中共統治的批評者馮志強告訴《紐約時報》。馮志強1992年從中國移民加拿大。他說曾經發表他觀點的出版物因為擔憂政治和經濟後果,現在常常拒絕他的稿子。「他們不會採納我的稿子,即使我們是朋友。」

野心勃勃的大外宣

在過去幾十年,中共為在海外宣傳它的形象發起野心勃勃的行動,包括花費數十億美元在海外擴張中共國家媒體和孔子學院。孔子學院表面上教授中文和文化,但暗中傳播共產黨的觀點。分析家說,在西方國家,共產黨對中國移民和學生通過大使館、領事館和社區組織施加影響力,同時使用經濟槓桿來塑造本地中文媒體報道。

「中共完全不羞於使用海外華人社區來推進它的海外利益。」中國政治專家、加州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教授裴敏欣告訴《紐約時報》。「中共政府利益策略的驚人之處是,它利用西方民主的自由來反對西方民主。」

即使一些加拿大官員也積極的推動拉近跟中共的關係,試圖抑制對中共的負面報道。這在加拿大激起憤怒。許多加拿大人視中共為他們生活方式的威脅。這凸顯了杜魯多面臨的挑戰。在前任十年時常冷淡的中加關係之後,杜魯多尋求更多的中加互動。

杜魯多為期一周的訪問將在G20經濟峰會期間達到高潮。但是他的行程也意圖幫助加拿大商人在中國獲得更大的市場准入,鼓勵中國資本投資加拿大,吸引中國遊客和大學生。

加拿大政府強烈反對中共壓制加拿大輿論的企圖

加拿大外交部長狄安告訴記者,政府追求同非民主國家包括中國進行更緊密的互動,這將幫助加拿大倡導人權,同時保護加拿大利益。

「我們將試圖確保加拿大參與解決方案,讓這些國家比今天更自由。」

當被問及中共向加拿大華人施加壓力的問題,狄安說他和杜魯多「非常強烈的反對任何壓制加拿大輿論的企圖」。他指出,許多加拿大華人顯然不懼怕批評中共。

但是最近的事件讓這個問題暴露在聚光燈下。

在六月份,在渥太華的新聞發佈會上,中共外交部長王毅斥責一名加拿大記者。該記者向狄安提問有關中國人權的問題。王毅說:「你沒有權力說這些。」

一周之後,一名加拿大華人、安省移民部長陳國治在加拿大中文網站撰文為中共人權站台。在這兩起事件之後,有關中共控制加拿大華人言論的爭議爆發。

中文作家因批評王毅受到死亡威脅

一名中文作家說,他在卑詩省《環球華網》的專欄被取消。該報紙因為他批評王毅和陳國治而受到壓力。一名加拿大華人、筆名辛峰的自由撰稿人因為在專欄中譴責王毅而收到死亡威脅。

「小心你的全家被殺死!」一個人在網上寫道。「你出門的時候小心!」

一年前,一家安省中文報紙主編說她因為發表批評陳國治的文章被炒魷魚。她說,部分原因是中共駐多倫多領事館向報社抱怨。

在安省,中文記者和媒體高管說,因為媒體受到的經濟壓力,自我審查已經變得廣泛。報社擔憂遭到親北京廣告商的抵制,失去跟中共官媒之間的發行協議。

安省擁有30多家中文媒體,大多數是免費報紙,其中大多數似乎避免報道可能觸怒中共領導人的文章。

中共想要控制一切

《大中報》主編賈寧揚告訴《紐約時報》,中共的影響力近年「越來越大」。「他們想要控制一切。」

他說,中共駐多倫多領事幾年前要求他停止發佈來自法輪功學員的廣告。他拒絕了。

他說,今天,隨著中國移民增多,中共官員獲得更大的槓桿。「他們可以威脅,因為大多數媒體僱員在中國國內還有親人。」

一名多倫多的中文記者匿名告訴《紐約時報》,她的編輯們現在常規性的刪除批評中共的話,審查文章,專門砍掉那些可能唱衰中共的報道。

「當我來到加拿大的時候,我感到一些自由,但是現在,有這麼多的限制。」該記者說。「到處都是。」

在150萬加拿大華人當中,政治態度有很大的差異。雖然他們都對自己的中華傳統感到自豪,但是許多人感到憤怒的是,他們受到來自本地媒體和華人社區越來越大的效忠北京的壓力。

是堅守加拿大價值觀還是效忠北京?

「作為一名加拿大人,你應該分享加拿大價值觀——自由、民主、人權,」54歲的房地產經紀人哈里•徐說。他十年前從中國移民。「這些原則對我們很重要,但是一些中國移民卻感到困惑。」

批評中共的加拿大活動人士發現自己成為恐嚇的靶子。中國人權活動人士臧錫紅27年前移民加拿大。她說,就在她移民之後不久,她在多倫多家中就開始收到來自中共國安人員的威脅電話。

她說近年,騷擾變得更加惡劣。黑客入侵她的電腦、盜竊她的照片;她的照片和電話號碼被放到色情伴遊廣告上;網上有人跳出來指控她貪污,還有人指控她在中國殺人。

臧錫紅說:「當我逃離中國的時候,我突然意識到他們已經在這裏了。我還可以去哪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