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份

黑暗10

自從活摘器官頭一回曝光在世人眼前,距今已10年整。從一開始時人們的震驚和無法相信,這10年來,活摘器官的罪行隨著海外調查和媒體的一步步曝光,觸及的面越來越深越廣,引起的反響也越來越大。

今年6月以來,活摘器官已成為國際媒體重磅報道的事件,崛起的中國多年來不為人知的罪行成為國際社會關注的核心。更多活摘的內幕被揭露。

下面,我們追溯一下這些年來活摘真相的發展。

2006年3月,安妮在華盛頓新聞發佈會上首次曝光蘇家屯活摘器官的秘密。

2007年,加拿大政要大衛喬高、大衛麥塔斯發佈《活摘器官報告》。

2010年,西班牙立法禁止人民去中國做器官移植手術,違者將受到起訴。

2012年,歐洲議會、美國國會先後舉辦活摘器官聽證會。

2013年,奧地利最老的報紙《維也納日報》(WIENER ZEITUNG)以頭版新聞報道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

2014年2月,芬蘭主流媒體《赫爾辛基日報》和《晚報》大幅報道了對活摘人體器官的指控。以色列各主流媒體報道了法輪功學員受到了殘酷迫害。葡萄牙三大電視台之一播出《紅色制度下的法輪功》,在全國引起震動,葡萄牙人奔走相告。

2015年,《活摘》(又名《大衛戰紅魔》)紀錄片榮獲美國廣播電視文化成就獎(皮博迪獎)。

2015年6月,台灣立法院通過《人體器官移植條例》修正案,規定民眾無論在國內外接受或提供器官移植均應以「無償捐贈」方式為之,違者最高處5年徒刑。若醫生涉及中介,最重可吊銷執照。2015年年底,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要求調查中共強摘器官。

罪行現場:中國

就在活摘器官在國際上被揭露的同時,在中國,這滔天罪行的現場,現任當局也展開了秘密調查。

2013年,習近平成立25個調查小組,其中5個小組長級別是中將。這些小組去全國各地解放軍醫院、武警醫院做調查,調查結果是國家機密。同年,有習近平背景的《財經網》披露全國黑市器官買賣網絡,稱之為「涉及軍方醫院和地方法院的一起器官刑事案件」。

與此同時,王岐山大力抓捕貪官污吏,第一個被抓的就是薄熙來。這些貪官被判刑時,罪名多是嚴重的違法違紀,然而他們真正的罪名卻是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有關。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令計劃4人被稱為「新四人幫」。薄熙來在遼寧建屍體加工廠;周永康及其子把法輪功學員和死刑犯掉包,換取暴利;郭伯雄、徐才厚指揮軍中活摘器官的調度。

2014年12月,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向全世界宣稱:2015年1月1日起,中國停止使用死囚器官,公民自願捐獻成為器官移植供體的唯一合法來源。然而紅十字會公佈的數據顯示,2015年只有約2,766人自願捐贈。同時在此期間,器官移植不減反增。

活摘:現在加速進行式

2015年9月,習近平宣佈裁軍30萬。軍隊是活摘器官的核心,習大動作裁軍被解讀為整頓軍隊,直搗活摘器官的總部。在這之後,各地醫院加足馬力做器官移植手術。為了以最快速度把人換成鈔票,殺人滅口,活摘器官達到了瘋狂的速度。追查國際向各地器官移植醫院調查,顯示移植器官的手術正在加班加點,晝夜不停的做。

今年3月,華西醫院醫生調查錄音:「我們每年都做的很多,做的很多,我們腎移植,我們整個病房都是腎移植。我們每天都在做。」

3月1日,北京朝陽醫院肝移植醫院調查錄音:「肝移植我們一直在做,己做了10多年,做了1,000多例了,因為我們的供體來源很豐富,病人最多最多等兩周時間,我們還有一個重病人的綠色通道,今年己做了十多例,價格一般是70來萬(人民幣)。」

綠色通道是為重症肝衰竭病人做急診移植,最快4小時可以拿到器官。

隨著活摘工作越來越流水線化,關押活體供體的地方從地下集中營延伸出來,來到了移植醫院隱秘的地方。如北京航空醫院地下室、山東省警官總醫院內院、北京公安醫院,許多大量做器官移植手術的醫院直接就關押著法輪功修煉人。這些地方陰森淒慘,門禁森嚴。

山東省警官總醫院分為內外兩個院,外院開放給一般人和警察。兩道鐵門後為內院,關押的是從監獄、勞教所、看守所直接轉來的法輪功修煉人。內院實質上是一所多了醫生和醫療設備的監獄,是一所人間煉獄。

吉林大學第一醫院的腎移植中心設於陰暗的地下室。這間醫院的門前戒備森嚴,該院鄰街的正門和3個側門,每個門至少兩個保安人員手拿步話機,虎視眈眈的觀察著進出人員。

「北京東城區王府井大飯店北面的東廠胡同5號,在這個小胡同裏是北京公安醫院,門口沒有單位的牌子。這裏設有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專門「病房」,坐電梯轉到隱秘、陰森的地下室,內有監控器、竊聽器,每個床頭上鎖一隻腳鐐,床沿上掛著手銬,不時傳來陣陣慘叫聲和電棍發出的吱啦聲。有的法輪功學員整日被銬在床上遭強迫插管灌食長達數月之久。」

就是在這些地方,還有看不見的地下集中營,各種軍事設施,關押著大量的修煉人。直到活摘器官的罪行停止,這些修煉人將在最短的時間內被一個個屠殺,不留痕跡。

大逆轉

2016年4月,發生了牡丹江市高一喜事件。

在這之前,只有很少的親人親眼看見被活摘器官的修煉人慘烈的驅體。2000年9月,大慶油田勘探開發研究院電腦工程師王斌被毒打致死,內臟被野蠻摘除,遺體放在醫院太平間裏,心臟、大腦被剖出。王斌的妻子偷偷拍下他巨大傷痕切過胸腹,顏色紫青,慘不忍睹的身軀,多年來,這是活摘器官最直接的證據。這時,活摘器官的滔天大罪才開始。

16年後,當高一喜胸骨凸起,腹腔塌陷的身軀出現在親人的眼前,被他16歲的女兒親眼看見,即使是隔著幾尺——當這一具帶著活摘器官證據的身軀再次出現在世人眼前,我們知道,距離活摘器官這罪行浮現世人眼前的日子近了。

在這之後,國際上發生的事情和王立軍叛逃一樣戲劇化,高峰迭起。

2016年6月13日,美國國會眾議院一致通過343決議案,要求中共停止強摘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器官;

6月22日,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前加拿大聯邦部長大衛.喬高和記者伊森‧葛特曼發佈《血腥的器官摘取/大屠殺:更新版」(Bloody Harvest/The Slaughter: An Update》,厚達300頁。報告指出,經過「核查和確認有712家醫院在從事肝臟和腎臟移植」。2000年以來,每年器官移植手術的實際數字在6萬至10萬例之間,2000年至今做的手術可能高達150萬例。

2016年6月22日,美國國會第三次「中共強摘器官」聽證會表示:對法輪功的迫害是「中國近代史上最大的恥辱。」

6月23日,美國國會通過343號決議案,要求中共停止強摘良心犯器官。

通過343號決議案之後,世界各大媒體密集報道中共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美聯社、美國有線新聞網CNN、《新聞周刊》、《華盛頓郵報》、美國之音、自由亞洲電台;加拿大《環球郵報》、電視台CTV;英國《每日郵報》、《泰晤士報》、《獨立報》;新西蘭《先驅報》;澳洲《澳洲新聞集團》;日本《外交家》雜誌等媒體譴責中共活摘器官的國家機器罪行為「恐怖」、「納粹」。自從活摘器官曝光之後,這以中共軍隊為核心的國家機器罪行前所未有的被曝光在國際社會面前。

6月28日,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發佈對華人權報告——《最黑暗時刻》,並呼籲英國國會議員發起立法禁止中國器官旅遊,並敦促各國對從事器官摘取的醫生發出旅行禁令。

7月,歐洲議會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48號書面聲明獲得超過半數議員簽字連署。

在活摘器官的秘密曝光10年後,終於,國際上對活摘器官的聲討進入白熱化。

老子叫屠夫 專門幹活摘的

《血腥的器官摘取/大屠殺:更新版」》有一個沉痛的結論:「這個更新版調查報告的最終結論是,中共令整個國家參與到大規模謀殺之中,而受害者主要是無辜的法輪功學員,但也有維吾爾族人、藏族人以及家庭教會成員,中共這樣做的目的是獲得用於移植的器官。」「摘取法輪功修煉者器官的數量比我們原先估計的大得多。最終的結論是,中共利用國家機器在進行大規模屠殺。」

在美國國會通過343號決議案前兩天,中共牡丹江市「610辦公室」綜合科科長朱家濱在電話中承認活摘了高一喜的器官,器官摘後「賣了」。

調查員:你把人家的器官摘完了,那就沒事了?朱家濱那!

朱家濱:賣了!

調查員:啊?

朱家濱:都賣、都賣了。

調查員:賣了就可以了,你說得這麼輕巧啊?那高一喜要是你的親兄弟,你也這樣說話嗎?

朱家濱:那不是人那玩藝兒,屠戮了,開腸破肚,就摘了,就賣了唄。

調查員:跟你說朱家濱那,你呀,是610的頭目,國際網站寫得很清楚,你知道610當初就是江澤民鎮壓法輪功,鎮壓法輪功設立的一個非法組織,你們這個部門就是違法的,是凌駕於法律之上的,你知道嗎?

朱家濱:不知道啊。

調查員:你們參與活摘高一喜器官,你還這樣說話,你良心沒有了?你良心何在啊?

朱家濱:有啊,在這兒呢,我看撲通、撲通跳呢!你要是出現在我面前,我也把你活摘了,你信不信?

調查員:你要知道,善惡有報是天理,知道這個道理不?

朱家濱:不知道,我就知道摘完賣錢,這是我的道理。你不知道我外號叫甚麼名嗎?

調查員:殺人償命,你知道嗎?

朱家濱:我剛才跟你說了,你現在要有膽量,站到我面前,我一樣把你活摘了,老子外號叫屠夫,下回吧,下回給我打電話別叫我名,我改名了,我今叫屠夫。調查員:我跟你說,你迫害法輪功,活摘法輪功學員高玉喜的器官,一定要追查你的刑事責任,你知道嗎?

朱家濱:追查吧,老子天下第一,老子怕啥,老子叫屠夫,專門幹活摘的!

江澤民當年說的「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殺」等於是向中國的公檢法司發下了死亡總動員令,使人們犯下滔天大罪而不自知。這個中央指示造成了麻痺良知的共犯結構,在整個中國打造一座直接通向地獄的牢籠。

2006年,瀋陽老軍醫就曾經說過:「這些人眼中,這些被進行器官移植的人員已經不被作為人類看待,而是如牲畜一樣的動物,作一例,兩例或許還心有餘悸,但是一旦經過幾千幾萬例的過程後,一切都被改變,活體移植,活人焚燒都變得麻木。」

「中國的那些獄卒說,你是法輪功,你就不是人,我們可以對你做任何事情。包括強摘器官。」(大衛.麥塔斯)

就在343決議案通過,全世界媒體報道活摘的同時,今年6月,南京、貴陽、新疆等地數十名法輪功學員被暴力抽血,警察稱要建立法輪功人員數據庫,血型DNA全部入庫。據稱今年5月,江澤民殘餘勢力下達命令,全國公安建立數據庫將每個法輪功學員血型DNA、手印、腳印等全部入庫,以加緊對法輪功迫害。

就在國際媒體同聲譴責中共活摘器官的時候,活摘器官正在瘋狂進行和擴大中。

歷史巨變的前夕

中共活摘器官已將中國醫界拖下深淵。這龐大的共犯結構已把中國打造成一座地獄。當地獄的門打開,裏面的群魔一一現形,崛起的中國黑暗的秘密就將揭示在世人面前。

早在1848年,《共產主義宣言》道出了共產黨的真實身份:「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大地上遊蕩。」一個世紀以來,共產黨已在世界上殺害了幾億人。它殘害的不只是人的肉體,還是人的靈魂。在整個共產國際,它所做的就是撒旦的作為。它所斂取的,就是人的靈魂。在21世紀,活摘器官:這星球上從來沒有的罪惡再一次揭示了共產黨毀人倫,滅良知的本質。

上個世紀末,蘇聯、東歐共產政權土崩瓦解。唯一剩下的共產大國:中國改頭換面,形成了資本主義、共產主義合體的奇異面貌。直到今天,中華人民共和國力圖掙脫解體的必然命運,然而,距離中共解體時日已無多。

中國正在面臨歷史的巨變。且看今天的中國:霧霾鎖半壁江山,洪水覆蓋了大半國土,從邯鄲到邢台,多少村莊和人被滾滾黃水激流怒瀑帶走。彷彿是噩夢重演,百姓圍堵街心,在官員面前跪下來,熱淚滿面的臉上是恨和絕望。又一次,中共不顧百姓死活打開了洪水的閘門。60年後和60年前一模一樣,已成為經濟軍事大國的中共反人性的本質紋風未動。

在這歷史劇變的時刻,活摘器官在國際上大面積曝光是一個巨大的信號。當這反人類的罪行揭露在世人面前,像是那件國王的新衣,89年坦克之後早已失去合法性的中共就將在咒語中解體。

不久的將來,像是二戰後人們打開納粹集中營大門,我們將打開緊閉的鐵門,走出蘇家屯,走那36間沒有人知道在何處的地下集中營,那關押著千萬名修煉人的人間煉獄。(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