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宣傳部發出要求官方媒體大力宣傳北京社區警察高寶來的通知後,央級媒體紛紛高調報道這名普通警察生前「不平凡的事跡」,甚至央視《焦點訪談》創造性地統計出該警察為送學生家長開車門的數據是:「5年,900多個上學日,40餘萬次。」 對此,大陸網民除了質疑這一數據造假外,還認為官媒藉此高調為警方做宣傳,試圖以此掩蓋雷洋案。

官媒高調宣傳 民眾質疑數據造假

中共新華社消息稱,中央宣傳部8月26日在央視向全社會公開發佈「時代楷模」高寶來的事跡。高寶來是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恩濟莊派出所警察,去年5月因病去世。

同時,中共央視、新華社、《人民日報》等官方媒體紛紛報道高寶來的「不平凡的事跡」:開車門,接過書包,把孩子護送進學校,每個上學日,高寶來都會在海淀實驗小學門前重複這個動作。

央視《焦點訪談》為高寶來的「事跡」統計出的數據是:「5年,900多個上學日,40餘萬次開關車門,即使是生病也沒有休息過。」

新華網26日報道稱,「高寶來的九本日記近日被發現」。而《光明日報》在評論文章中還提到「高寶來的偶像是雷鋒」,文章描述了高經常「做好事」:「為丟失看病錢的山東大嫂墊付3200元」等。

官方媒體創造性地統計出社區警察高寶來為送學生家長們開關車門的數據遭到質疑。(網絡圖片)
官方媒體創造性地統計出社區警察高寶來為送學生家長們開關車門的數據遭到質疑。(網絡圖片)

去年年底,央視推選高寶來為「2015年度法治人物頒獎禮」的「英雄人物」。近日,中宣部再次要求大力宣傳高寶來——這個中共樹立的公安系統的「典型」人物。

但大陸網民對此興趣索然,不少民眾表示,官方如此高調不過是「為北京公安抹粉來掩蓋雷洋案」。

雷洋案發生在今年5月7日晚,北京居民雷洋被警方以「涉嫌嫖娼」為由控制,隨後死亡。各界輿論普遍質疑警方暴力執法並偽造證據。

此外,還有網民對官媒數據表示質疑。網民「西單H茶館」表示,「央視焦點訪談宣傳片警高寶來,說他5年給學生開車門打傘40萬次。我粗略一算,每年開學時間約200天,5年就1000天,那麼每天開車門得400次才可以。就算1分鐘開車門1次,也得6個多小時,確實夠辛苦的!問題是這片警除了給學生開車門就無事可幹了嗎?」

不久,這則微博已被官方刪除。

央視宣傳「無懈可擊的神探」竟是「女酷吏」

外界普遍認為,中共文宣系統熱衷於「樹死人(英雄模範)不樹活人」,包括早期的黃繼光、邱少雲、雷鋒等等所謂的「英雄人物」。

但也有例外,2006年4月官媒央視曾推出「浙江神探」系列報道之「無懈可擊聶海芬」。節目講述了聶海芬參與偵破「5・18姦殺案」時,如何在沒有找到任何物證的情況下,通過「突審」,讓「驚魂未定」的張氏叔侄交代「犯罪事實」,進而從「細節」入手,獲得了「無懈可擊」的證據。

央視曾報道的「浙江神探」系列報道之「無懈可擊聶海芬」竟是女酷吏。(網絡圖片)
央視曾報道的「浙江神探」系列報道之「無懈可擊聶海芬」竟是女酷吏。(網絡圖片)

但是「浙江叔侄冤獄案」被媒體曝光後,被官媒吹捧為「無懈可擊的女神探」聶海芬不斷遭到抨擊。受害人張高平九年冤獄,終獲洗雪。他曾對大陸媒體表示,「我要起訴他們,尤其是那個女神探,在沒有任何證據的前提下,斷定我們涉罪,我永遠也不會原諒他們。」

不久,聶海芬在「失蹤」多日後終於在微博上發聲,「我不能坐牢,坐牢的應當是我們公安局長、檢察院長、人民法院院長!」她說,「你們知道政府有個政法委、法院有個審委會⋯⋯每個案件,你們知道是誰定的調子嗎?」

「模範公安局長」死後三天不閉眼

再來看看中共樹立的另一典型——河南省登封市公安局局長任長霞。

據官媒報道,2004年4月14日,40歲的任長霞在從鄭州回到登封的鄭少高速公路上,她乘坐的豐田轎車與同方向行駛的大貨車追尾相撞,車內其他人包括司機王學軍都安然無恙,而坐在最安全位置的女局長卻被當場撞死。

任死後,中共曾大力樹其為典型人物,公安部追認為其「一級英雄」、「模範公安局長」,其所謂的事蹟被央視製成21集連續劇。

但坊間盛傳,任長霞死後三天閉不上眼。當地很多老百姓講,那是有人找她討命,該市不少警察也議論說她是賣力迫害法輪功遭了報。其妹跟人說:「過去我不信法輪功說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現在我真的相信了!」

據明慧網報道,任長霞在2001年4月任登封市公安局局長之前,是鄭州市公安局技偵支隊的秘密警察,任局長後,任長霞積極參與對上訪民眾的抓捕和打壓,干了很多惡事,關押了很多法輪功學員。

報道中提到這樣一個例子:河南省建築設計院職工趙月雲因任長霞的命令而多次受迫害。趙月雲因修煉法輪功,曾兩次被鄭州公安局金水分局拘留。2002年9月2日在單位上班時被登封警察強行綁架、抄家,家中只剩下一個正在上學的孩子無人照管。

2008年10月29日,任長霞的丈夫衛春曉突發腦溢血死亡,年僅45歲。曾被中共當局大肆宣傳的任長霞,其家僅留下孩子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