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來,有三個引起廣泛關注的案件迄今還沒有最終結果,一個是河北聶樹斌故意殺人、強姦再審一案,一個是人大畢業生雷洋猝死案,一個是逾20萬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案。

目前三大案件的進展和披露的內情分別是:6月,聶樹斌案已由最高法院第二巡迴法庭審理。另據海內外網站披露,該案牽涉到兩個高官,一個是時任河北省委副書記、後來被江澤民提拔任國家安全部部長的許永躍,正是有其批示,所以聶樹斌才被從重從快處死。另一個是曾任河北省政法委書記、現已落馬的張越,正是他在殺人案的真凶出現後,下令不許翻案,並曾在邯鄲連住三天,親自指揮「真凶」翻供。而這個張越不僅與許永躍、馬建有非常深厚的私人關係,且還攀附上了周永康,並與背景神秘的盤古公司的郭文貴交情不錯。張越能從北京市公安局調到河北,據說許永躍起了關鍵作用。

而快速處決聶樹斌的原因是要將其器官移植給中共某外交系統高官,那麼是誰讓許永躍「幫了這個忙」?

再看雷洋案。雖然受理方是北京中院,但其如何審理應該還是聽從其上級的指示。就在5月7日雷洋離奇暴斃一個多月後,官方公佈了屍檢結果,證明其應是外力所致的窒息導致的死亡,隨即兩名員警以「涉嫌怠忽職守罪」被批捕,而這一罪名與雷洋家屬和律師提出的涉嫌故意傷害(致人死亡)等罪名相距甚遠。

就在人們拭目以待北京法院如何審理此案時,海外媒體披露雷洋老家湖南政府官員與北京公安人員不斷向家屬「做工作」,目地就是希望家屬撤訴。另有網上署名@媒體人林-國-強透露,民政局出面給了雷洋妻子五百萬,分兩部分給,第二部分何時給予取決於雷洋家屬的「配合程度」。

上述資訊證明的最為重要的一件事是:雷洋根本沒有嫖娼,雷洋之死與員警過度執法密切相關,警察涉嫌故意殺人之說是有根據的。然而,就是這樣一個證據明顯的案件,卻一拖再拖,究竟是誰在阻撓?

如果說以上兩個案件涉及的只是個體,那麼第三個大案涉及的人數之多令人驚歎。根據最新的「有案必立」的新原則,自5月以來,來自全國各地的法輪功學員紛紛向中共最高檢、最高法控告中共前黨魁江澤民,控告其是製造和維持迫害法輪功的元凶,並指控其犯有「滅絕種族罪、酷刑罪、危害人類罪、剝奪公民人身自由罪、剝奪公民財產罪、故意傷害罪、刑訊逼供罪」等。

據海外明慧網報道,目前已有超過20萬的法輪功學員提起控告,很多參與控告的法輪功學員的控告也已被接受,同時他們中不少人受到了警方的問詢。顯然,這樣大規模的起訴中共前黨魁,而且被當局受理,在世界上都是極為罕見的。

毫無疑問,這三大案件對於當局而言都是非常棘手的案子,因為其背後涉及的是習陣營與江澤民集團的激烈博弈。聶樹斌案、雷洋案背後的阻撓勢力應皆與江派馬仔有關。雖然我們不知道雷洋案的幕後的具體阻撓者,但北京警方的做法明顯與北京最高層的意願背道而馳,是對其意願的陽奉陰違。中共十八大以來,北京當局反復強調要「依法治國」、要「取信於民」。5月20日, 習近平在主持召開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二十四次會議上再次強調要「深化公安執法規範化」,要讓老百姓在「每一起案件辦理中都能感受到社會公平正義」。但北京警方被曝光的最新做法,明顯是沒有讓雷洋的家人,沒有讓所有關注雷洋案的國人,感受到公平正義。

很明顯,這三大典型案例正是檢驗「依法治國」的試金石。其真相何時能大白於天下,背後的主使者何時被問責,天下億萬雙眼睛都在關瞧。

6月底,中共《問責條例》出爐,雖然報道沒有透露具體內容,但卻傳遞了這樣的資訊,即「對於失職失責造成嚴重後果、人民群眾反映強烈、損害黨執政的政治基礎的都要嚴肅追究責任,既追究主體責任、監督責任,又追究領導責任」。

此問責條例自然適用于聶樹斌、雷洋案和控告江澤民案。聶樹斌案應被追責的除了層層辦案人員,還有張越、許永躍和其背後的高層;雷洋案應被追責的除了幾名基層員警、輔警,還包括協助他們第一時間掩蓋真相的公安局乃至公安部領導,以及包括讓他們在第一時間上央視、公開詆毀雷洋的文宣系統官員。而控告江澤民案等待被追究責任的高官除了已然落馬或已死的徐才厚、郭伯雄、周永康、令計劃、蘇榮、李東生等,亦有羅幹、李長春、劉雲山、曾慶紅以及元凶之首江澤民。

由需要追責的幕後重量級官員來看,這三大案若想有最終的結論,必然與習陣營清剿江派餘孽的進程緊密相連。也就是說,習陣營還需要對公安司法系統、文宣系統進一步整肅,並進一步拿下若干江派高官,如此才能推進三大案。

對此,習陣營應心知肚明。也是在今年6月,中共官媒微信公眾號發文談反腐進程時,稱當局「在佈更大的局」,早前中紀委還有「在下更大的棋」之說。目前,這「更大的局」和「更大的棋」的架構現在已經彰顯,看似「毫無章法」的各個部門、各個級別官員的落馬,其實內在都有一根主線串聯,那就是為了最後抓捕江澤民、清算其罪惡做準備,而這三大案亦在這盤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