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教育局局長吳克儉用威嚇手段,稱會向「鼓吹」港獨的教師「發出勸喻信、警告信或譴責信、取消或拒絕其註冊教師的資格」後,打壓校園師生、剝奪年輕人言論自由的舉措一浪接一浪。

因言論涼薄、干預學術自由,被趕出教育界的羅范椒芬也要就「港獨」議題向中共表忠,稱「『港獨』呢種諗法絕對不能有,亦不可能發生。」她認為「港獨」學生若在校內成立「本土關注組」,學校須決定哪些組織可以成立,並強調「唔覺得呢類組織可以在學校名正言順成立學生會,還參選學生會會長。」最恐怖的是她的兩項建議:其一是校方須專注處理這類學生,「要同佢地家長見下面,了解家庭背景究竟點樣影響緊佢」;其二是「倘校方發現教學過程中出現問題、很難應付,可以邀請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全國政協委員等到學校與學生分享。」

干預學術自由罪成言猶在耳,羅范椒芬這一次欲干擾的是學生的言論自由和學校的專業自主,大言不慚的出言恐嚇,連家長也被視為影響子弟產生「港獨」思維的罪魁禍首?然後建議邀請港區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等到校,說得動聽是與學生分享,其實是「洗腦教育」斬件出場,極大可能又是唱好中共、灌輸如「共產黨是一個進步、無私和團結的執政集團」等思維?亦會再三威嚇學生切勿造次,勿談「港獨」,否則會承受如梁振英最近謬論「講粗口會被踢出校」的後果。

其實,本港已有《香港教育專業守則》(下稱《守則》),教師完全可以在校園跟學生討論任何問題,《守則》2.6.9說得很清楚:「一個專業教育工作者應致力培養學生的自由、和平、平等、理性、民主等意識」;2.2.13也提醒教師「與學生討論問題時,應儘量保持客觀」;2.6.7也明言「當公眾意見分歧時,應教導學生尊重不同的立場和觀點。」

學校若是只邀請港區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等到校,便是違反《守則》2.6.7和2.2.13;學校應做的是也同時邀請非建制的、甚至倡議「港獨」的人士到校,不預設立場,將各方觀點鋪陳於學生面前,讓學生得知整個局面,才可避免單一角度的看法,避免「洗腦」式灌輸,才能培養學生的自由、和平、平等、理性、民主等意識。

很不幸的是「上有好者,下必有甚焉者」。最近果然出現某辦學團體跟梁振英和羅范椒芬一般見識,居然公然在校內出通告,要把港獨議題「定調」,把「港獨」跟「打劫」、「自殺」類同,稱「我們不會製造機會在學校談論港獨,這就有如製造機會叫學生討論『用哪一個方法自殺最好』、『用哪一種方法打劫銀行是最好的』一樣。」比喻不倫不類,立論邏輯謬誤,令人啼笑皆非,慨嘆教育界有如斯不濟、風骨欠奉的工作者。

看來,特區政府的連番打壓,只會刺激年輕人的反叛心理,更多的年輕人會探討這議題,校園內會出現更多的戰場,大家拭目以待。◇

韓連山
資深教師,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監事,保衛香港自由聯盟召集人,六一七民間約章發言人,進步教師同盟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