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新世紀,發生了一件奇事:各國病人紛紛去中國接受移植手術,並且在最短的時間內得到了他們在自己國家要等候一、兩年的器官。他們等待的時間有時一兩周,快的3、4天,最快的4小時。如果這個器官有排斥反應,可以馬上再換一個。有時,為一個病人準備的備用腎臟能有2、3個。近年來更開通了綠色通道,為重病人緊急移植。1999年以後,急診移植十分普遍,上海第一人民醫院為了一個病人連換8個肝的驚人案例。「為了一個人的生命,八個人失去生命!」(大衛.喬高)

各省醫院中住入了不同種族不同膚色的人,床位緊張。在杭州一家醫院,來自世界各地的患者有白人、黑人,有南韓人、日本人。東南亞國家的病人組團去中國,十幾個人同時換器官,許多醫院一天做10個、20個手術是常事。

2007年,世衛公佈中國是全世界移植器官手術最多的國家,也是人體標本的最大輸出國。2000年是一個分水嶺。在2000年之前,1991~1999年的9年加起來,全國肝臟移植手術不到200例。然而光是2000年一年就施行了250例,此後一路飆升,2005年一年超過4千例。

2006年,天津一家器官移植醫院做了2千個肝移植手術。一位德國醫生說:「這個數字比整個德國一年的手術還多。」

如果上面的數字驚人,各大醫院公佈的數字更叫人咋舌。據追查國際報告,某一大城市的醫科大學兩個附屬醫院每年做2,000-3,000例移植。事實上,每年做1-2,000例器官移植手術的醫院在全國有很多。另外,瀋陽老軍醫透露:由於有巨大的活體供體來源,許多軍醫院大規模私下進行器官移植。

每年,來自各國的病人源源不絕的去中國接受移植器官。去大陸做器官移植手術的南韓人每年多達1,000人;每個月都有約30名以色列人前往中國大陸接受器官移植手術;台灣每年有3,000~5,000人組團經由中介赴大陸做移植手術。英國、以色列、美國、南韓、日本等近20個國家的病人遠赴中國接受器官移植。

各省蓋起了大型器官移植中心。各地醫院大做移植器官手術,一家中醫門上的對聯寫著:「中醫腎病與時俱進,腎臟移植一馬當先」。目前,據最新調查報告,中國大陸至少有700-900家醫院做器官移植手術。

「在一切與人類活體有關的出口產品中,中國產值居世界第一,中國在全世界已形成了巨大的器官交易網,中國已成為國際活體器官交易的中心。2000年後,中國佔世界活體器官移植總數的百分之八十五以上。」(2005年上報中央軍委資料)

在崛起了的新中國,出現了一個蒸蒸日上,傲視全球的新事業。

標上價錢的人體器官

這活摘器官巨大的供體庫來自何方?根據國際特赦組織估計,中國每年秘密槍決的死刑犯約數千人,遠遠無法匹配器官移植龐大的需求。這些數字高達百萬以上的器官的來源成為一個謎。由於大陸的臨床報告作者不能說明供體的來源,2014年國際器官學會拒絕中國學者向大會提交的論文。

一旦我們把在1999年7月開始的對法輪功的嚴酷迫害,以及全國數百家勞教所、地下集中營裏關押的數百萬法輪功學員和這些數字連在一起,一切就得到了解釋。

這個罪行最粗糙的一個環節是﹕肝X萬、腎X萬、心X萬、皮膚X千,這些價錢公佈在網站上,隨著國際市場的擴大和中介的加入,價錢節節攀升,這些年已翻了許多倍。據中國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國際移植網絡支援中心,在中國做一個腎移植6萬多美元,肝移植10萬多美元,肺和心臟器官在15萬美元以上。

2006年,單是山西省一間人民醫院移植腎的年獲利就高達2.6億元。在當代中國的GPD中,活體摘取器官獲取的暴利所佔的比例叫人倒吸一口冷氣。當被問到器官的來源時,醫院人員兜售員一般說道:「有,有健康的法輪功學員。你來嘛,來了就知道。」

瀋陽老軍醫曾說過:中共「公開宣佈法輪功學員為階級敵人,同意對其進行任何符合經濟發展需要的處理手段,無須上報!也就是說,法輪功學員不再是人,而是產品原料,成為商品。」

是甚麼鏈條在背後推動著,把這些成為商品的人體器官輸送到各醫院,獲取暴利?

國家殺人機器

1999年7月,江澤民開始鎮壓法輪功,綱領是「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殺。」此後,從軍隊、武警、醫院、公安、監獄、勞教所到政法委系統、法院,都參與了活摘法輪功修煉人器官的罪惡,參與者眾多。官方、警方、監獄一條龍的運作器官的交易。這個罪惡的鏈鎖把所有的人都綁在了一起。

「這場屠殺是以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殘酷方式實施的,是在中共官方的秘密組織和保護下,在司法系統和軍隊、武警、地方醫療機構相互配合下進行的系統犯罪,是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在實施犯罪中,軍隊、武警醫院和器官移植中心為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主要場所。」

「涉嫌參與犯罪的有31個省市自治區相關的醫院和器官移植中心,這些地方分別位於北京、天津、上海、重慶、河北、河南、山東、遼寧、吉林、黑龍江、安徽、湖南、湖北,江蘇、浙江、廣州、廣西、福建、四川、雲南、貴州、陝西、甘肅、新疆等地。」

「將法輪功學員作為活摘器官供體的命令直接來自當時的軍委主席江澤民,總後勤部則利用軍隊系統和國家資源,將到北京上訪而不報姓名的法輪功學員和各地被非法拘捕的法輪功學員驗血編號,輸入電腦系統,利用軍車、軍航、專用警備部隊和各地軍事設施和戰備工程作為集中營,統一關押,統一管理,成為國家級的活體器官庫。」

「總後勤部通過各級管道將供體調配到軍方醫院和部份地方醫院,其營運模式是向醫院提供一個供體直接收取現金(外匯)的血腥交易。」

「從1999年起,僅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帶來的純利潤已經可以達到了中共軍隊一年軍費預算的規模了。由中共總後勤部主導的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其相關資訊是作為軍事機密對待。中共總參謀部利用其情報系統,全力阻擋真相向世界傳遞。」(以上來自追查國際報告)

這項保密行動被嚴格執行。2006年5月7日,瀋陽老軍醫披露:「近日總後勤部負責人(中將軍銜)向全國各地方相關軍事機構轉發了在北京秘密結束的一個會議精神,要求『針對特別軍事監管管理區(即集中營)問題的資訊大量外洩』問題,進一步封閉法輪功的資訊管道,強化保密體系,並重申對洩密行為的嚴厲處罰。」

事實上,整個器官移植的過程都受到嚴密監控。

「在進行器官移植的過程中,如果器官移植失敗,被移植器官人員的資料和屍體必須在72小時內全部銷毀。整體的資料和屍體,甚至是活人焚燬必須經軍事監管人員認可。軍事監管人員有權逮捕,關押,強制處決任何洩露消息的醫生、警察、武警、科研人員等。」(瀋陽老軍醫致大紀元信)

潛水艇中戴手銬腳鐐的人

2003年4月,中國北海艦隊361號潛水艇失事,潛艇上70人全部遇難。361潛艇出航後一直保持靜默狀態,直至失事也沒發出求救信號,失事多天後海軍方面才獲知。人們推測,潛艇是在執行絕密任務中出事。因為執行這種絕密任務的,出現任何事故,不許發出呼救信號。

361潛艇被急匆匆拖回港口,倉門打開後,眾人驚呆了:艇倉內死難的不光是穿著海軍軍服的官兵,還有眾多戴著手銬、腳鐐的普通年輕人。這些人是法輪功學員。

在中國的出口產品中包括巨大的活體出口,由軍艦運送到國外,在國外進行器官移植。移植後,人體直接焚燬。根據瀋陽老軍醫的消息:「中國在海外有機構專門處理被活體移植的屍體,很多中國在海外的使領館都參與其中。」「這些出口的活體幾乎都有偽造的自願資料,具體的方式不詳,了解的是2005年出口活體超過940人。」

這些活體都伴隨偽造的捐獻自願書。「我接觸的資料中僅這種偽造的代簽資料約有6萬多份,都是甚麼本人自願進行某種器官移植,並承擔一切後果,甚至還有移植心臟,許多的簽字都是一個人的筆跡。」

人口販賣所得鉅款由海軍將領,司令員分贓。被判死緩的前中共海軍副司令王守業家中查到人民幣現金5,200萬元,美元現鈔250萬。在其辦公室發現的私設小金庫帳號內有存款5,000餘萬元。他曾以福利為名,分發近2,000萬元給同僚。(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