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女排3:1逆轉塞爾維亞,時隔12年再次在奧運奪冠,賽後有人說,中國姑娘這回之所以能取勝,最關鍵的因素還是教練水準高。 這話說得到位。郎平的綜合能力在這場比賽中可以說發揮得淋漓盡致。第一局大比分輸了以後,靠誰來調整?郎平。另外,郎平排兵佈陣及對隊員的臨場調教效果也十分明顯。連塞國都有網友把塞隊教練與郎平作對比,對她的戰術佈置大加讚賞,而批評本國的教練只會嚼口香糖。

當然,真理部和愛國憤青是絕不會滿足於僅從技術層面總結比賽得勝原因的,為藉此給中共臉上貼金,他們扯著嗓門嚷嚷:「中國女排這回奪冠靠的是『女排精神』。」要我說這純屬瞎掰。

「女排精神」有沒有?當然有。在上世紀八十年代袁偉民執掌中國女排那會確實存在過,是那個理想主義時代的縮影。

「女排精神」強調的是為國爭光,服從大局,犧牲個人,因而它必然也是以每個隊員把自己從妙齡少女降格為螺絲釘的沉重代價換來的。更重要的是,在女排走上巔峰的同時,「女排精神」很快蛻變成了宣傳的招牌,以及官員們陞官發財的墊腳石。

如果說作為女排隊員的郎平當年也曾彰顯過「女排精神」,那麼作為教練的她則完全顛覆了這種體現體制意志的玩意。

想當年她剛開始執教中國女排時,受盡僵化保守的體制之苦,憤而脫離體制赴美留學,在孤獨貧困從零開始,完成了思考方法上的自我排毒,人格上的自我救贖。這才是她能夠點石成金,成為意大利、美國國家隊的主教練,並在北京奧運會上打敗中國女排,使自己成為世界女排第一教頭的最根本原因。再後來,許家印用資本的力量把她請回來,並且為她強硬撐腰。所有這些條件缺一不可地形成合力,終於讓體育總局那幫對她不爽的人再也奈何她不何。郎平這才如魚得水,得以徹底擊碎國家隊層面的排球固有體制,按照自己的獨立意志,經過艱辛的努力,一步步把中國女排重新帶回巔峰。

當年兩手空空離開體制,她的隨身法寶只有理性堅韌和強烈的榮譽感。每次承受著國外合同中斷的經濟損失回國執教,也是為了使命感以及對袁偉民的報恩。這是一個有血有肉有擔當的獨立個人。

說到底,這次中國女排的勝利,是郎平訓練體系的勝利。這個體系屬於郎平本人,是她用常人難以想像的血汗換來的。如果硬要說有甚麼精神是中國姑娘這回致勝的法寶,那也不是甚麼「女排精神」,而是「郎平精神」。

恭喜郎教頭,作為一個「體制的叛徒」,你再度用實績成就了自己的完整人格和華采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