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中共十八大之後,習近平、李克強分別接替胡錦濤、溫家寶成為最高權力搭檔以來,海外幾家江派背景的媒體不斷放風,稱習李之間有矛盾、兩人公開發生分歧、李克強在2016年兩會上遭到習近平冷遇等等。

特別在中共北戴河會議前後,這幾個江派背景的媒體,連續釋放習近平與李克強關係不睦的消息,並稱習近平剝奪李克強的經濟大權,而在此前,則還放風稱李克強威望提升與習近平爭權等等。

那麼,習近平與李克強之間到底有沒有這樣的分歧?兩人之間關係的真相是甚麼?這些媒體不斷放風的目的又是甚麼?

中共是畸形政體

現代世界上有兩種政體在大部份國家中實行,總統制和議會內閣制。總統制又名一元首長制,是一種共和制政體,政府首腦同時也是國家元首,負責領導行政機構,與立法和司法機構分開,形成制衡。美國是最早的總統制國家,也是目前最典型的總統制國家。

議會內閣制,立法機關與行政機關並不完全分立。議會是國家權力的中心,其政府首腦(行政首長)與國家元首(head of state)分開,其國家元首通常是儀式性職務,不享有實際的行政權,其權力一般僅限於任命議會中的多數黨領袖或者多黨政治聯盟領袖擔任政府總理。現在歐洲大部份國家都是這種政體,比如英國、德國等。政府首腦為首相或者總理。

從表面上看,中國的政體似乎是第二種的政體,國家主席沒有行政權力,政府的最高首腦是國務院總理,總理是國家政務上的最高負責人。但是,實際上,中共在中國實行的並不是這樣的政體。

比如,在現代西方實行民主或者憲政制度的國家,一個省或州的最高行政長官是省長和州長。但是,在中共這裏不是這樣。省長和市長作為名義上的最高行政長官,卻要服從省委書記或者市委書記的領導。包括省委市委書記在內的中共各級「書記」,其實並不是國家的政府職務,而是中共的黨內職務。中共黨的支部書記發源於戰爭時期「支部建在連上」,是為了中共「黨指揮槍」。在奪取政權後,中共把這一制度擴展滲透到社會的全部領域,因而造成了在世界正常國家和社會看起來匪夷所思的荒唐和怪胎:一個省的最高官員不是省長而是省委書記,下面直到市、縣、區、甚至街道莫不如此。

因此,中共的政體並不是正常國家和社會的政體,而是一個畸形的政體。

中共總理的權力有多大

中共的畸形政體決定了中共政體的權力結構,有別於正常國家和政府的權力結構體系。權力的含義和功能也發生了變化。在西方民主政體,政府官員的權力在民眾的監督、法律的制約之下,用於服務於社會和民眾,官員行使權力成為政府正常運作的也部份,這使得公權力行惡害民的可能性大大降低。在中共政體,官員的權力成為既得利益集團和官員謀取私利的工具,也是中共控制社會和民眾工具。因此,權力成為中共內部不同集團的必爭之物,也成為黨內高層獲得生存的基本條件。從此角度來講,中共的歷史,也是一部權力爭奪史。

在中共內部,對政治資源的掌控決定著權力的大小。從信奉「槍桿子裏邊出政權」的角度來看,掌控軍權成為高層權力穩固的要素。在「槍桿子」之後,就是中共的「筆桿子」和「刀把子」,及文宣系統和政法系統(包括特務系統),掌握了這三項權力,就等於掌握了中共的主要權力。

中共高層官員權力的大小,並不在於其表面職務大小與在政治局常委中的排名,而在於對以上三項權力的掌控,以及其背景也就是利益集團的勢力大小。比如,上一屆政治局常委中,周永康排名最後第九,但是周永康掌控了政法系統和部份武警部隊的權力,並且有背後江澤民勢力的軍方支持,其實際權力比肩於排名第一的胡錦濤。再比如,這一屆習近平為首的七常委,由於習近平如今軍權在握,實權與排名相同;王岐山雖然排名第六,但是由於他成為協助習近平反腐打虎的操盤者,其實權可在七常委中排第二。

那麼,來看看中共總理的情況,以及總理在中共內部有多大的權力。中共自從建政後到現在,共有七任總理。
第一位總理是周恩來,任期自一九五四年至一九七六年。
第二位總理是華國鋒,任期自一九七六年至一九八0年。
第三位總理是趙紫陽,任期自一九八0年至一九八八年。
第四位總理是李鵬,任期自一九八八年至一九九八年。
第五位總理是朱鎔基,任期自一九九八年至二00三年。
第六位總理是溫家寶,任期自二00三年至二0一三年。
第七位總理是李克強:二0一三年至今

在中共歷史上的7位總理中,只有周恩來一人,具有軍方和特務系統的權力背景,即使如此,周也不得不對毛俯首稱臣。文革後的這6位總理,如果拿以上中共的三項主要權力衡量,與軍方、政法、宣傳系統的權力關係都不大。特別是江澤民掌權之後的兩位總理朱鎔基和溫家寶,權力更加縮水。主要原因在於,江澤民上任之後,為了掌控權力,用放手貪腐的方法把各級官員聚集在一起,形成了眾多的以江澤民家族為中心的利益集團,江派的利益得失決定著中國社會和政治的走向,總理作為政府名義上的首腦,幾乎完全受制於這些利益集團,任有千般豪情與能力,也無所作為。

朱鎔基上任之初曾發出「不管前面是地雷陣還是萬丈深淵,我都將一往無前,義無反顧,我這裏準備了一百口棺材,九十九口留給貪官,一口留給我自己」的豪言,結局眾所周知,朱鎔基最後「當眾哭暈」以慘敗告終。溫家寶在汶川救災期間,以總理身份而無法調動軍隊救援而怒摔電話。

即使是身為軍委主席和總書記的胡錦濤,因為軍權被江澤民親信徐才厚和郭伯雄架空,政法系統被周永康把持,文宣系統被江派李長春把持,而造成政令不出中南海,更何況總理。

因此,中共的總理,充其量只能算是中共內部的管家,在中共內部的權力有限。

習近平和李克強

綜上所述,從一般意義上來講,中共的總理並非是中共內部主要權力的掌控者。即使總理想要發揮更大的權力作用,也必須在中共內部重要權力掌控者支持下才會實現。

那麼,在習近平這一屆領導班子中,習近平和李克強之間到底是一種甚麼關係?是像江派背景媒體放風的「分歧巨大」嗎?

李克強出身並無顯赫背景,在從政過程中也沒有形成其家族利益集團,更為關鍵的是,李克強與習近平之間完全沒有根本的利益衝突,在政治層面,李克強不存在對習近平構成威脅的因素,所以放風李克強與習近平爭權的消息,不僅不符合基本的政治常識,而且明顯別有用心。

因此,在江派背景媒體不斷放風習李不合的消息後,習近平陣營開始闢謠。港媒《明報》刊文稱,這是「子虛烏有的事情」。

文章中稱,對於習近平凌駕李克強權力的說法,唯一的「佐證」是《人民日報》發表過一篇權威人士就經濟問題看法的文章,從該文章看,確實是對當前的一些經濟政策有爭議,但不能因此而下結論說習近平要將國務院的權力收歸己有。顯然,中共高層肯定已經注意到外界的議論,所以下令提高李克強的曝光率,用意十分明顯。文章還表示,中共國務院是政府落實各項政策的法定執行機構,是不可能被凌駕或者架空的,否則無法協調各級政府和各個部門來執行政令。

7月28日,香港《經濟日報》余木的評論文章表示,在政治局會議後,李克強主持國務院常務會議,其中相當部份內容是落實26日的政治局會議的決定,諸如部署建立法治化市場化去產能機制、推動產業升級等,這與政治局會議的決定有關。這反映習李兩人的合作無間,黨政關係並非如外界所揣測的步伐不一致。文章還說,雖然按照分工,李克強主管經濟工作,但習近平好比一家公司的董事長,掌管發展方向和策略,而李克強則擔當首席執行官角色,負責日常運作。兩人位置有別,對某些事務有不同看法實不為奇。以去產能為例,政治局提出方略,國務院具體落實。僅這個課題,就可看到習李合作無間。

綜上所述,在十八大之後,李克強作為作為總理主抓經濟,也是習近平針對江澤民集團反腐打虎的助手,在經濟領域一直在配合和助力習近平的反腐和總體規劃,與王岐山形成了反腐改革的三駕馬車併進,屬於習近平陣營的主要力量。

那麼,江派背景的媒體為何連續放風習李不和呢?

政局演進

江澤民主政時期,在海外收買和組建了大量的媒體資源。這些媒體多年來一直在不斷替江派發聲。這些媒體由於有江派的高層內線,可以得到一些獨家的真實消息,在早些年因此獲得一些「信譽」。但是,這些媒體卻利用這些獲得的信譽不斷為江派發聲,每每在政局發展的關鍵時刻製造保護江澤民的假消息來混淆視聽,同時製造混亂以阻撓對江澤民的清算。

這些媒體新聞報道的一個特點就是,小罵大幫忙,或者捨車保帥,經常在真消息中摻沙子,但是,不論如何千變萬化,最後就是來保住江澤民本人。僅舉最近的一例,日前某媒體釋放消息稱,「江澤民的警衛由原來的一級降為二級,而且由義務兵擔任,不再是職業軍人擔任」。文章中還稱,江澤民的警衛標準降了,但是生活待遇並沒有降低,特別是這兩年他的身體健康不好,中央還批准為江澤民請外國專家來治病。「有關醫療專家來自北美,主要負責老江一些需要動手術的治療問題。」

這個消息猛一看似乎對江澤民不利,警衛級別降低了,待遇降低了。但是,文章中實質釋放的信息是甚麼呢?這其實就是向外界傳遞,江澤民目前安然無恙,並沒有被習近平當局軟禁或監視。類似這樣的放風,從來就沒有停止過。

江派背景媒體放風習近平和李克強分歧的目的,就是要製造矛盾,來轉移習近平當局升級打擊江澤民集團的視線、以及即將對江澤民本人採用公開抓捕行動的焦點;同時起到削弱習陣營力量,搞亂政局,讓江曾渾水摸魚以逃避清算。

如今中國政局的發展,正在向最後的大結局快速演進。習近平、李克強、王岐山、俞正聲為首的習近平陣營,正在對陣江派檯面上張德江、劉雲山、張高麗為首、幕後江澤民、曾慶紅撐腰的江澤民集團。習近平陣營已經取得階段性勝利,習近平在穩固軍權的前提下,連續出台問責江澤民集團的規章,升級打擊江澤民集團的力度,並為公開抓捕江澤民鋪墊造勢。江澤民集團在絕境下負隅頑抗,繼續利用中共的政法系統在國內加劇迫害法輪功,並在香港製造與迫害法輪功相關的事件,來捆綁習近平當局。隨著事態發展,習近平當局最終在法輪功問題上與江澤民集團的最後攤牌不可避免。

江派背景的這些媒體,不斷釋放假消息來保護江澤民,顯然是按照中國俗語中的「拿人錢財,替人消災」的原則在行事,但是,在這正邪交戰的歷史性時刻,代表邪惡的江澤民集團的覆滅不可避免。拿了魔鬼的錢財,不僅無法為魔鬼消災,反而會被魔鬼所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