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之音在早前的《解密時刻》節目中,採訪了曾任FBI中國反情報組組長的IC·史密斯,詳細披露了美國歷史上第一宗,也是最大一宗中共間諜案。當事人是中共最著名的間諜金無怠(Larry WuTai Chin),潛伏在美國情報機構長達37年之久,一直沒有被發現,直到退休四年後,才因中方情報人員投誠而暴露,此事轟動一時。

金無怠是前中共總理周恩來招收的特工。從1944年成為中共間諜開始,他就給周恩來傳送各種情報。後來,金無怠成為美國中情局的中國通,擔任美國東亞政策研究室主任,為美國政府制定對華決策提供研究報告。同時,金無怠將美國政府對中國的政策、底線等絕密情報不斷交給中共。

金無怠被捕後,他呼籲中共當局能與美國政府談判,像美國與前蘇聯那樣交換間諜,讓自己回到中國。但中共矢口否認與之有任何關係,金無怠絕望之餘,在監獄中用一個塑料袋套頭,一根鞋帶紮脖子,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中共北美情報司長

投誠美國

1972年2月中共總理周恩來在北京機場接待美國總統尼克遜。(AFP/Getty Images)
1972年2月中共總理周恩來在北京機場接待美國總統尼克遜。(AFP/Getty Images)
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總部大樓。(AFP/Getty Images)
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總部大樓。(AFP/Getty Images)

1985年的一天,美國中央情報局忽然接到了一個來自美國國內的電話,對方自稱是俞強生,要向美國政府投誠。俞強生是中共安全部門負責美國情報工作的總負責人、北美情報司司長。中情局很快安排與之見面,經過反覆鑑別,確認這是貨真價實的俞強生。中情局馬上成立了特別部門,重點保護好這位重要人物,美國國會還通過緊急法令,以保障他的安全。

俞強生是現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俞正聲的哥哥,他們的父親是中共元老、曾任天津市長的黃敬。他本名俞啟威,年輕時曾與江青同居,和江青分手後,與史學家范文瀾的妹妹范瑾結婚,育有 3子 2女。范瑾在文革前曾擔任北京副市長兼《北京日報》社長。黃敬在文革之前於 1958年就被整死,范瑾也在文革中挨鬥。

俞強生攜帶金無怠的檔案到美國投誠,使FBI得到金在中共國家安全局的代號和通信證據。金無怠被捕,在美國引起的轟動比俞強生的投誠更大。在台灣和日本等地也轟動一時,人們想像不到曾經監管美國亞洲情報工作的負責人竟然會是中共間諜。

周恩來手下的超級間諜

金無怠1922年出生於北京,燕京大學新聞系畢業。1938年開始在美國駐上海領事館擔任譯員,1944年被周恩來收為中共間諜。1949年到美國駐香港總領館工作,1952年加入美國中央情報局,在沖繩島為美國中情局外國廣播情報服務局做翻譯工作,在那裏娶了當時台灣最有人氣的女主播周謹予做妻子。

金無怠直接參與韓戰中的情報工作,也是台灣情報當局與美國情報當局的聯繫人,後來還成為美軍與台灣情報網的聯繫負責人。在那時,金無怠就經常將美軍和台灣的情報轉交給中共情報部門。

韓戰期間,金把大量美軍情報轉送到中共高層手中,其中包括志願軍戰俘「反共」名單,這使當時正與美方談判的中共代表強烈要求遣返全部戰俘,這些人回到中國,其結局不言而喻。1970年10月金無怠向中共傳送了尼克遜總統希望和中國建交的機密文件,讓中共及時調整政策以得到最大政治利益。尼克遜政府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對中共作出了一系列讓步。金無怠的活動還使美國在越戰中失去了許多戰略上的優勢。

金無怠是美國中央情報局裏少有通曉漢語的人,他逐漸成為中情局的中國通,職位也逐步提升,最後升為美國中央情報局的亞洲部負責人,負責美國中央情報局對所有亞洲國家的情報監督和交換,包括台灣日本及韓國等。

金無怠於1961年調至加州,後又調至維珍尼亞州中情局總部,1965年加入美國國籍,還差點兒升為美國中央情報局的副局長。1981年金無怠退休,退休之後,仍在中情局擔任顧問工作。

金無怠是天生的間諜材料,極為小心和專業,在幾十年的間諜生涯中竟然沒有一次失手,甚至在他被捕之後,他的台灣籍妻子都不知道同床共枕了幾十年的丈夫竟然是中共的高級間諜。

在中國能看到金無怠轉交的情報的人只有幾十個人,知道他真正身份的人更少,一直到俞強生這樣的中共高級情報主管官員投誠美國,才揭發出美國情報史上隱藏最深的中共間諜。

遭北京拋棄 金無怠自殺

1985年11月22日,臥底30多年的金無怠被美國聯邦調查局逮捕。1986年2月,陪審團裁定金無怠的所有17項罪名成立,包括6項間諜罪和11項欺詐和逃稅罪,並定於3月4日判刑。在證據面前,金無怠知道再遮掩無濟於事,於是就公開了自己的身份,向美國中央情報局官員承認他就是代號XX的中共間諜。

據說,剛開始金無怠相當沉著鎮定,他呼籲中共當局能與美國政府談判,像美國與蘇俄以前那樣交換間諜,讓自己回到中國。金無怠大概想他這麼高級別、給中共提供過這麼多絕密資料,中共肯定會出手營救。在等待判決期間,金無怠在接受中文報紙採訪時,呼籲中共以釋放民運人士魏京生作籌碼交換他出獄。

但是,中共始終不承認金無怠是他們的特工,並否認和金無怠有任何關係。當時的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李肇星在北京新聞發佈會上說:「金無怠事件是美國反華勢力編造的,中國政府愛好和平,從來沒有向美國派遣過任何間諜」,「我們同那個人沒有關係,美國方面的指控毫無根據。」

金無怠在香港的中國銀行內有一個賬戶,存有10萬美元,他被捕後希望妻子能將這筆錢取出來。但是,他妻子到達香港後發現,這個賬戶在金無怠被捕後很快就被中方凍結了。

金無怠仍幻想出現轉機,他在獄中讓妻子周謹予設法到北京一趟,爭取面見鄧小平,希望請鄧小平出面同美國溝通。周謹予徵求一位朋友的意見,這位朋友說中共根本不承認金無怠為中共工作,鄧小平又如何出面援救?

至此金無怠才對中共完全絕望,在宣判日期之前的2月21日,也就是被捕後3個月,金無怠在美國維珍尼亞監獄,用一個塑料袋套頭,一根鞋帶紮脖子,結束了自己的生命,時年63歲。

俞強聲脫離中共 

傳鄧小平 「大怒」

供出金無怠的俞強聲,曾是中共特務頭子康生的養子。在「文革」中,俞強聲曾任「一打三反」專案組組長。在這場政治運動中,很多無辜民眾被殺。以現行反革命份子罪名被判處死刑的,包括北京的遇羅克、王佩英等人。

俞強生文革後進入北京國際關係學院,畢業後分配到北京市公安局,1983年設立中共國家安全部時他被選調入職,後任國家安全局北美情報司長。

俞強聲在這一階段,對自己在文革中的所為及家族在這場浩劫中所經歷的苦難進行了反思,選擇了一條不與中共苟且、徹底與中共決裂的道路。

他的弟弟俞正聲在回憶文革時曾說:「文化大革命期間,我母親1966年被打倒,1968年蹲監獄,1975年回來,出來之後我就感覺她精神上不正常了,老有被迫害的感覺。一直到她去世,都拒絕做任何體檢。我的妹妹,『文革』開始時一個高中生,在學校裏被批鬥,後來也得了精神分裂症,自殺了。我們親屬在『文革』中死去的,有6、7人。」與俞正聲甘願走中共仕途不同,俞強生選擇了另一條人生之路。

1985年,時任中共國家安全部外事局主任的俞強生拋棄中共,逃到美國。俞強生的供詞,導致金無怠被捕。此後,整個中共在美國的間諜網幾乎損失殆盡;中共在情報戰線開始處於被動地位。也是由於俞強生,當時中共的第一任國家安全部部長凌雲被解職,國安系統不得不全面換血。

據傳,鄧小平為此「龍顏大怒」,兩年後,俞強生到南美某國旅遊時,被中共5名殺手追到海中溺斃身亡,相關「特勤人員」回國後被重用。

另有傳聞說,俞強生在美國改名換姓後,受美國特勤處保護,生活安康。

到底俞強生生死如何,恐怕只有俞正聲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