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月的那一波地王主要是央企製造。而最新的3塊地王,融信、融創為民企,只有金茂是央企。民企敢如此瘋狂,無非是熱錢太多。在經濟增長前景迷茫的情況下,官方似乎不會刻意打壓,只是買房子投資的風險越來越大。

近日上海地王頻現,且創下大陸全國範圍的歷史單價「地王」紀錄。官媒發文對此進行批評,認為上海地方政府對房地產預期管理失效、且不作為。分析認為官媒炮轟樓市可能跟目前外界傳韓正要離職有關,上海反貪打虎僅僅拉開序幕。

8月22日,大陸新華社旗下的《經濟參考報》刊文《瘋狂「地王」欲掏空實體經濟》批上海的樓市。

報道盤點上海3個區靜安、寶山、青浦3塊地皮,單日內土地出讓收入合計184億元。其中,靜安區地皮以110.1億元總價拍出,樓面價超過10萬元/平方米,溢價率139%,在全國再創新歷史單價「地王」紀錄。

「地王」欲掏空實體經濟

報道引用很多署名的網民觀點來炮轟上海樓市,認為創史上最貴「地王」,折射的現象與問題必須引起重視。「地王」頻現,很大程度上暴露出地方政府對房地產市場預期管理的失效。

並且認為高房價,會吸納實體經濟的資金,推高實體成本,加劇實體衰落,而中國目前的經濟調整的方向要使房地產回歸本位。

並點出超級地王的產生,是上海出台新的樓市調控之後,批新樓市調控政策不起作用,上海市府不是真心地抑制資產泡沫云云。

報道強調兩部份,地方政府須有作為和警惕實體經濟被掏空。並引用網民觀點,「地王」頻現,有關部門和地方政府必須有所作為,「地王」越昌盛,房產越繁榮,對中國的實體經濟負面影響越大。

有經濟學家向《大紀元》介紹,這些署名的網民,有部份其實是經濟領域的專家。並認為上海的房價確實上漲過快,確實需要管制,但更值得關注的是違規資金進入土地市場,導致金融秩序混亂。

浙江財經大學教授、遼寧大學博士生導師謝作詩接受《大紀元》採訪表示:「高房價它確實會扼殺製造業,高房價確實是工人的高生活成本,工人的高生活成本就是企業的高生產成本,所以我們說高房價是扼殺實體經濟,但問題上高房價地王產生的原因有兩點,一個是貨幣量太多,140萬億的貨幣量,太多太多。」

「第二,錢沒有地方去。就是承載貨幣的池太少,其中一個很重要原因,是我們的土地是公有的,不具備承載貨幣這樣功能。如果私有的,它可以交易,那麼人們未必是大城市買房,很有可能是農村買土地、建農場、蓋莊園。

這樣96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就成了承載貨幣的池子,可是由於土地公有,這個土地功能不具備,這樣中國承載貨幣的池子太少了。錢多,承載貨幣的池子太少,它就會尤其是大城市產生地王和高房價。」

但他也表示,並不反對《經濟參考報》得出的結論。

誰要影響韓正仕途?

《亞洲新聞周刊》總監黃金秋向《大紀元》記者分析,上海是全國經濟的中心,所以上海的地價創下每平方米都超過10萬的天文數字,他很贊同《經濟參考報》所講的瘋狂「地王」欲掏空實體經濟,這很顯然也是跟上海的這些官員沒有盡職或不作為也有關。

韓正近來負面消息很多,8月17日,習近平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出席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工作座談會並發表講話。上海市委書記韓正作為地方領導人,4名政治局委員中唯一的缺席者,引起外界關注。

黃金秋認為,之前官場對韓正就有很多傳聞,有的說韓正要調到中央去,有些說可能調去其他崗位,不管是高昇也罷平調也好,我想肯定是不可能再擔任市委書記這個職務。上海的房價也沒有回歸本位,如果是這樣問責的話,他肯定也要負責的。

他進一步分析,「整個的反貪打虎的形勢來說,上海灘的打虎反貪可能只是剛剛拉開了序幕,也許韓正的離職,也許後面有很多貪腐的官員可能就會帶出來,那麼這可能也為習近平整個的反貪打虎的力度,確定了更高的高度吧。

他強調:「上海是江系的一個地盤,如果真的動了裏面很多的貪腐的官員,肯定和他的總後台的利益都有關係的,所以最後打虎的成敗能不能成功,肯定要看上海反貪打虎最後的戰果。」

「他(江澤民)和官員也有說不清的關係,所以蓋子的揭開,包括房價這麼高畸形的扭曲,我覺得是跟他們集團的利益是分不開的,所以肅清貪官,真正把經濟回歸正軌,肯定要從上海揭開最後的一個口子,打響反貪打虎的最終的決戰。」

最後他說:「民生問題、經濟問題是最關鍵的。所以我相信習近平當局在反貪打虎的同時,從房價高起的角度再去打破房價被壟斷的勢態,會對下一步的經濟發展有好的促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