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官移植協會(TTS)國際大會8月18日舉行。中共官方機構首日率先在場內聯合舉辦一場「中國專場會議」。據TTS網頁和場刊顯示,會議第一環節(13:30—15:30),除了中共前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致開幕詞外,共有四名中國醫生發言,包括鄭樹森、石炳毅、鄭哲和陳靜瑜。鄭樹森作題為「中國新時代下的肝移植」發言。有與會者向《大紀元》記者表示,鄭樹森發言不久就離開論壇,之後再沒有出現。而鄭樹森發言的八分鐘內,當中有提及活體肝臟移植。

8月19日,中共官媒及香港親共媒體有報道稱,器官移植協會(TTS)國際大會在香港舉行,報道稱表明中共的器官移植系統得到全球支持。當天,TTS主席奧康納(Philip O’Connell)在記者會上公開否認這一說法。《紐約時報》引述奧康納稱,他在8月18日的中國專場會議上告誡中國大陸發言的醫生,稱他們使用死囚器官的做法已引起世界的震驚。

涉用死囚器官論文被拒

奧康納說,在8月18日的中國專場會議上他跟中國的醫生說的是:「重要的是你們要明白,中國醫生過去的一貫做法在國際社會是駭人聽聞的。」在8月19日的記者會上,奧康納表示,沒有人能夠把他對中國代表所講的話,解讀為TTS已經真正認可了中國的器官移植系統。「所以他們可以自說自話,但那不是真相。」

在8月19日的記者會上,本次器官移植大會的科學計劃主席、TTS前主席查普曼(Jeremy Chapman)表示,在星期四中國專場會議上,一篇論文涉嫌違反協會不可用死囚器官做研究的規定被拒絕。

查普曼重申TTS要求中國完全停止使用囚犯器官,他說:「(中國專場會議)第一時段一名演講醫生所展示的資料,我認為不符合協會的規定。」

涉事醫生會後即返大陸

《紐約時報》的報道說,查普曼沒有指出被拒論文的醫生的名字,但幾名與會者認出有問題論文來自浙江大學移植醫生鄭樹森。《紐約時報》記者曾聯絡鄭樹森,但未成功。此後又透過微信聯絡中共前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黃潔夫證實鄭樹森已經回到浙江省會杭州。

查普曼說:「我已經當面向與會的中國政府代表提出這一點,我期待他們進行調查。」他補充說TTS也會對此進行調查。如果他的懷疑得到證實,「他們(中國醫生)會被點名批評,並會被永久剝奪參與(TTS)會議和在各個移植期刊發表論文的資格。」

被拒醫生涉迫害法輪功

據悉,現年66歲的鄭樹森是中國肝移植數量最多的醫生之一。今年3月,鄭樹森在接受中共官媒光明網與中國科協主板的《科普中國》欄目訪問時親口表示,截止當時他個人已操刀1,850多例肝移植手術。

中共喉舌中新網2016年1月10日的報道〈鄭樹森:把肝移植手術做到「一帶一路」去〉稱,鄭樹森領導的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終末期肝病綜合診治創新團隊數百人規模,每年開展手術200餘例。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發言人、哈佛大學醫學研究員汪志遠指出,國際認可的肝腎移植比例為6.5%,即若一人需移植,須在15人中才能找到1個能夠提供匹配器官的人,「還得等到這個人生病死亡或者是外傷死亡……那還是遙遙無期啊。」他又說,即使美國擁有公民自願捐獻器官率達47%的龐大發達全國器官捐獻系統,肝移植的平均等待時間仍要2至3年。

有評論指,一名醫生若能夠在醫學生涯內進行巨量移植手術,但卻與國際移植數據嚴重不符,其用作手術的器官應非從合法渠道獲得,或者是從活人身上摘取。

2006年,鄭樹森接受媒體採訪時稱,1992至1998年7年間,全國肝移植案例只有78例。「1999年以來,各地肝移植病例數猛增,1999年當年就實施115例。」而這個時間點,也與中共全面性鎮壓迫害法輪功的時間點相吻合。

此外,鄭樹森在2005年的一篇論文中提到「急診移植」。分析認為「急診移植」意味著手術並無事先預約排序,所需器官可能是快速獲得的「鮮活」器官。有海外人權組織的研究人員指出,這是存在「活人器官庫」的關鍵證據,這些供體在等待著被摘取器官。

除醫生身份外,鄭樹森還擔任浙江省「反X教協會」的理事長,在反法輪功方面十分活躍,2009年以編委會主任身份負責編寫書籍詆毀法輪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