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庵遺錄》是距今470~480年前經朝鮮學者南師古流傳下來的。南師古上通天文、下知地理、有先知之能,作品包括《馬上錄》、《紅袖志》、《選擇紀要》、《理氣圖說》、《玩易圖》、《格庵千字文》等許多預言,而《格庵遺錄》據稱是由金剛山一位高人口述,南師古逐字逐句記錄下來的。全書分六十節,近四萬字。

關於《格庵遺錄》的破解眾說紛紜,但人們對於預言中講有大法大道傳世這一點比較明確,同時預言以很大篇幅講述了大法傳世將經歷的磨難。近年韓國正浩先生對《格庵遺錄》(2002年成稿,2003年由博大出版社出版)進行了迄今為止最為詳細的破解。正浩先生洋洋數十萬文字,認為《格庵遺錄》一書的主角是法輪大法。

預言開篇講述法輪圖形

首篇「南師古秘訣」是極其重要的一篇,若能破解「南師古秘訣」,就等於掌握了整個《格庵遺錄》的主要脈絡。「南師古秘訣」先是極其簡單的介紹了南師古的生平,然後便開始了正文部分。下面是整個預言正文的開頭幾句。

兩弓雙乙知牛馬 

田兮從金槿花宮

精脫其右米盤字 

落盤四乳十重山

《格庵遺錄》中反覆提到「弓」和「乙」,如「兩弓雙乙」,「弓弓乙乙」等等。如同所有預言一樣,事先要明白其中的意思真的很難,事後卻一目了然。這裏的「兩弓」是指太極圖,如同兩「弓」並在一起;「雙乙」則是佛家的萬字符,乙+乙就是「卍」。

「田兮從金槿花宮」指該圖案是金色如花的燦爛之宮。這裏的「田」與上句「兩弓雙乙」相連,就是說「金槿花宮」裏有「兩弓雙乙」的形象。

「精脫其右米盤字」:「精脫其右」便是「米」。「落盤四乳十重山」:「落」就是去掉的意思,去掉「四乳」,即「米」去掉東南、西北、東北、西南之「四乳」,便剩一個「十」字。

這幾句話講述了法輪圖形的結構,有太極圖,有萬字符。「十」字的中心和四個端點標出了中心的大「萬字符」和四邊的小「萬字符」的位置;而「四乳」,即「米」字的四角是四位太極的位置:一幅活生生的法輪圖形已經浮現在眼前。全書一開始就講法輪結構,可謂開門見山,向後人表明預言的核心。

對於法輪的結構,韓國正浩先生在第十九篇「弓乙論」和第四十四篇「弓乙圖歌」中有更為詳盡的解釋,感興趣的讀者可以參考正浩所著的《格庵遺錄》全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