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環保與降低能源需求之賜,達拉斯終於也有了地鐵,不過因經費關係,只有兩英哩多是建在地面之下,其餘八十多英哩是以輕軌電車的方式建在地面。 達拉斯地鐵於1996年逐漸開始營運。華人聚居的東北區屬紅線,而紅線輕軌也是最早開通的,因為原先就有一條荒廢已久的鐵軌道可供改建之用,只不過是在穿越交通繁忙街道的地方,把軌道架高而已。

歷年來不斷地擴建,達拉斯各主要郊區幾乎都已有了輕軌站。幾個月前開始,搭飛機的旅客已經可以直接由普蘭諾市的Parker Road 站,貫穿達拉斯,直奔「達福國際機場」的Terminal A。

這輕軌電車網之建立,雖然給在Downtown的上班族不少方便,也減輕了中央快道在上下班時段的交通擁塞,但是乘客量仍然不夠,依然是賠錢經營,納稅人還是得照法規,承擔其維持運轉之費用。

講到「行」,也順便聊聊當年的車子吧。最近這幾年,你若是阮囊羞澀,只能買部萬元出頭的「陽春車」,它八成還是有自動排擋的,因為除少數跑車與越野車等之外,手排擋的車已十分少見。

話說三十多年前,自動排擋比手排擋的車耗油量至少高上三分之一,亦因其機械結構較複雜而昂貴。但經過多年來的科技創新,有一些自動排擋車已比手排擋車更加省油了,價格也相差無幾,「自動排擋」已不再是車子的「豪華裝備」了。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在美國公路上飛馳的進口車極少,美國車的價錢也相當便宜,1971年我花了一百元(以現在的幣值與購物力,約值八百美元)買下第一輛車,那是台1962年份雪佛蘭的雪維二型(Chevrolet Chevy II )四門中型車,非常「陽春」,小六缸引擎,手排擋,方向盤、煞車與車窗也全無動力裝置,開起車來四肢都得要頻繁地有各式各樣動作。

沒有冷氣,收音機也只有單一的調幅頻道(AM Radio),而且它居然還是用真空管製造的,所以在開機後得有好幾秒鐘的「暖機」時間,才能聽得到電台的播音。

若與現今的自動排擋車相比較,現在開車時左腳幾乎用不到,當年不但要用左腳踩離合器換擋,左腳的斜上方居然裝置腳踏的燈光控制器(晚間開車變換高低燈的儀器),不是像現在的車子那樣,包括雨刷控制器與車燈開關都安裝在儀表板下方。

總而言之,你要是開慣了二十一世紀生產的汽車,回頭去開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車子,必定會讓你開得手忙腳亂!◇(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