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1日早上9點半,北京法輪功學員陳汝蓮家裏一下闖進5個警察,進門就把家裏的法輪功書籍和播放器抄走了,最後,她的家人眼睜睜看著警察把陳汝蓮帶上警車…以下內容按照錄音整理。

我原來是會計,聽領導的話,偷稅,因為給單位做假帳,2003年給判刑兩年半,一直呆在朝陽看守所。進去第一天,人家就問我:「妳是因為煉功進來的吧?」,所以,我就老想見見,這法輪功到底是甚麼樣?後來,進來一個老太太,她盤著腿,腰板筆直:「阿姨,您因為甚麼進來的呀?」她說:「我因為煉法輪功。」

「我遇到法輪功了!」

我在朝陽看守所兩年半,我覺得煉法輪功挺好,她們就躲開那個監控,把五套功法從頭到尾都給我比劃下來了,還教我背經文《做人》……

沒過兩天,有阿姨就給我拿了一本《轉法輪》!第一行映入我眼睛的就是「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轉法輪》第一講)。我一看這話就覺得特有道理。

出來後,同事看見我,說你身體看著比以前好啊,怎麼回事啊?我說因禍得福了,我在裏面遇到法輪功了,我煉法輪功了!

只恨沒早接觸法輪功 

我就遺憾:怎麼不早接觸法輪功啊!後來我知道了舉報我判刑的人,我也不恨人家了,要不是她舉報我,這輩子我都不知道有法輪功這回事。

但我爸不讓我煉功,害怕。我講清道理後,爸同意我在家煉,但不讓出去,「你們是不是要打倒共產黨啊?」我說:「沒人想打倒它,它要不好,自己就倒了,是不是?」。

「我要控告江澤民」

一次在網上我看到「法輪功學員楊小晶被迫害致死」幾個字,當時就驚了:她可別是我認識的。一看照片,果然是我在看守所認識的那位工程師,這人怎麼說死就死了呢?我知道這一切都是江澤民下令迫害造成的。看了她的苦難經歷,心裏難受啊!

7月份,《新唐人》節目,有的律師因為給法輪功學員做辯護被吊銷了律師證,王全璋律師被抓前給父母寫的信也讓我非常感動:一個普通律師,在這麼嚴酷的打壓下都敢為法輪功打抱不平,太了不起了,如果我不敢,就別說自己是修煉人了,我要控告江澤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