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黃春秋》是中共內部人搞的一個雜誌,非常清楚報道的紅線。按理說,中共高層應該可以容忍其存在的。但是過去幾年《炎黃春秋》經常碰到麻煩,原因何在呢?

時評人橫河在《希望之聲》評論節目中表示,《炎黃春秋》有點特別,其當事人不全是局外人,他們也會知道很多外人不知道的內情。所以這一次,當事人無論是胡德平(胡耀邦之子)還是杜導正,他們都不認為是最高層幹的。中共高層其實對《炎黃春秋》是有不同意見的。

2006年,《炎黃春秋》發表了一篇〈我們心中的胡耀邦〉,作者是田紀雲、任仲夷等14名中共退休元老,當時就被中宣部下令禁止發行。禁令發出10天後,中共中央開了一個紀念胡耀邦九十冥誕座談會,正面肯定了胡耀邦的功績。從此以後對胡耀邦的文章徹底開禁,就是說中宣部是錯了。中宣部兩天以後就給《炎黃春秋》打了個電話,說那個事情過去就過去了。所以中宣部不見得就要得到最高層的通知,中宣部歷來就是這樣的,它總比別人左。

2008年的時候,《炎黃春秋》又碰到一次,當時發了一篇《「文革」後期我與四川省委書記的交往》,是新華社四川分社前社長寫的,是89年「六四」後大陸第一次正面描述趙紫陽的專文。那篇文章後來引起江澤民不滿,江就在幕後施壓,企圖讓《炎黃春秋》社長杜導正辭職。最終胡錦濤出面干預,把杜導正保住了,沒有弄成。

至少後來還有過兩次《炎黃春秋》網站被封的事件。就是《炎黃春秋》這些文章肯定要觸動一些人,一旦觸動的人地位很高(像中宣部)有權干涉時,比如說對胡耀邦和趙紫陽的肯定,會觸動通過「六四」獲得權力的江澤民的利益,江肯定就不滿。就是說《炎黃春秋》在某種程度上可以反映出高層對有些事情不同的意見。

這個跟西方不一樣,西方競選的時候,就把自己的政治觀點說出來,滿意不滿意,選民都可看到。但中共領導人不是靠選舉,他也不需要把自己的個人觀點說出來,所以能被大家看到的都不是他的真實觀點,只能透過這種事情去分析。

杜導正已公開說事情的幕後指使並不是來自最高當局,就是指習近平,因此大家就偏向認為說是江派攪局。對此,橫河認為,從歷史上看,江澤民肯定長期以來對《炎黃春秋》是不滿的。中國藝術研究院是屬於文化部,文化部是國務院的一個部,但並不歸國務院管。文化部和中宣部一樣,實質上都歸中共中央精神文明建設指導委員會監管(文明委,監管所有和意識形態有關的事情),現在文明委的主任就是劉雲山,再前是李長春。

橫河表示,更值得關注的是,即使是有人攪局,為甚麼攪局能夠成功?這是由中共的本質所決定的。儘管是黨內的元老級,儘管是以不觸動中共統治為基礎的,《炎黃春秋》仍然不能被中共這個本質所容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