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中方總理李克強的邀請,緬甸國務資政昂山素姬將於8月17日至21日對中國進行正式訪問,並將與習近平會晤。此次訪問正值緬甸政府為被稱「和平進程基石」的「21世紀彬龍大會」關鍵時期。分析認為,推動民族和解進程和緬中經貿關系是昂山素姬此行訪華的重要議題之一。

昂山素姬上一次訪華是2015年6月,此次訪華與上次相比時隔僅一年零兩個月。不過,這次身份完全不同。昂山素姬領導的民盟去年11月贏得大選。今年4月1日,民盟領導的緬甸新政府正式執政。民盟政府上台後,外交政策走向讓外界倍加關注,尤其是昂山素姬選擇先訪美還是先訪華,甚至被視為緬甸外交政策的風向球。

新政府親北京疏遠美日?

過去20多年來,由於美國和其它西方國家對緬甸軍政府實施了經濟制裁和孤立,緬甸不得不偏向了北京。但是自2011年軍方支持的文人政府上台後,同美國越走越近,並逐漸疏遠中共,緬甸暗示不想與北京再像往常一樣交往。

奧巴馬總統近年來兩次訪問緬甸,但中方領導人習近平雖然多次外訪,但自2012年後從未訪問過緬甸。外界認為,這是雙方關係變冷的一個明顯跡象。

此外,緬甸政府2011年突然叫停了中方投巨資已經部份完工的密松大壩工程。緬甸也沒有對北京新提出的基礎設施倡議「一帶一路」表現出太多熱情。

昂山素姬政府4月1日上台後讓外界感到形勢又有新的變化。北京對新政府發動外交攻勢,4月5日,中共外長王毅訪問緬甸;7月8日緬媒報道,昂山素姬與到訪緬甸的中共國家安全部部長耿惠昌進行了會面;8月10日至14日,中共對外聯絡部部長宋濤率團訪問緬甸,為昂山素姬最後訪華做準備。

宋濤此次訪問不僅會見了昂山素姬,還馬不停蹄地會見了緬甸民盟中央書記處書記吳溫騰,鞏發黨主席、緬甸前總統吳登盛,緬甸前聯邦議會議長吳瑞曼,緬甸前國家領導人丹瑞、緬甸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萊、鞏發黨總書記吳丁乃登、緬甸若開民族黨主席埃貌、撣族民主黨主席坤吞烏。

相對來說,美國和日本對緬甸的高層訪問則顯得有些滯後。5月3日,日本外相岸田文雄才在緬甸首都內比都和昂山素姬舉行會晤;美國國務卿克里訪問緬甸定在5月22日。

此前有消息稱,昂山素姬將在今年9月中下旬的聯合國大會期間訪問美國。昂山素姬選擇在訪美前首先訪華,引起外界的紛紛猜測,大陸媒體一致正面報道,甚至有緬甸新政府親中疏美日的說法。

緬甸媒體稱,昂山素姬決定在九月赴美之前訪華,是考慮到「緬甸政府面臨的更大層面的挑戰」,該國需要平衡與中國和西方之間的關係。報道說,中國是緬甸最大的貿易夥伴和關鍵外資來源國,而且中國在該國擁有大規模的能源和資源項目。此外,緬甸當今最重要的目標——要達成民族和解,也離不開同中方的合作。

廈門大學南洋研究院緬甸問題研究專家範宏偉教授認為,昂山素姬率先訪問中國,不需要過分解讀成這是「親中」而「疏遠美日」。昂山素姬曾說過:「中立而不結盟,根據地緣形態,謹慎地選擇最適合緬甸國家利益的外交方式,跟所有國家都保持對等的關係,」這一直是緬甸奉行的「平衡外交」的對外政策和基本原則。而且緬甸改革的重點和根本,還是在西方設計下完成的。日本在緬甸南部依然有很多援助項目,2011年以後,日本減免了緬甸的很多債務,因此,美國和日本對緬甸來說十分重要。

民族和解進程關鍵時刻訪華

昂山素姬今年1月在民盟舉辦的獨立節活動上致辭時說,實現民族和解和國內和平將是民盟領導的新政府的首要任務。事實上,昂山素姬多次在發言中強調,民族和解是緬甸發展的基礎。新政府成立後,昂山素姬參與領導和平事務,致力推動民族和解,成立多個專門委員會、各項工作圍繞該事務展開,連最新公佈的12項經濟政策也是以服務民族和解與和平事業為核心。

而昂山素姬此訪正值緬甸國內和平進程的關鍵時刻。緬甸將於8月31日召開旨在民族和解的21世紀「彬龍會議」第一次會議,此次會議被視為緬甸「和平進程的基石」,目前正處在籌備的關鍵階段。

昂山素姬此次訪華的時間距離21世紀「彬龍會議」的召開尚不足兩個星期。大陸澎湃新聞此前曾引用接近緬甸高層人士的消息報道稱,此次昂山素姬訪華,將談及緬甸民族和解與國內和平進程的相關內容,中國將扮演重要作用。

BBC報道認為,昂山素姬在緬甸和平進程上非常努力,而中國可以在此問題上起到很大作用,此次訪華很可能會對局勢有實質上的幫助。

緬甸共有130多個少數民族,自1948年緬甸結束英國殖民統治獨立以來,各地的100多個少數民族就開始爭取自治,與政府展開武裝衝突。吳登盛2011年3月出任總統後,雖多次重申推行民族和解路線,但同年6月,緬甸政府軍和克欽獨立軍打破了持續17年的停火協議,戰火重燃一直延續到2013年年初,超過10萬人因此背井離鄉。

自2013年11月起,緬甸政府和民族武裝舉行了九輪和談,最終於去年10月15日,緬甸政府與8個少數民族武裝組織簽訂「全國停火協議」(NCA),軍方支持的領導層支持這項停火,希望結束該國北部幾十年來的武裝沖突,為將舉行的選舉打造良好形象。

但簽署協議的8個少數民族主要都是在緬甸與泰國邊境的叛軍,而在緬甸與中國邊界的七個少數民族叛軍並未加入,包括規模最大、裝備最精良的「瓦邦聯合軍」(瓦聯軍,UWSA),與控制緬甸東北部克欽邦的「克欽獨立軍」(KIA)。

路透社引述緬甸停火談判的聯合協調員敏佐烏透露,這兩個以中緬邊界為根據地的叛軍組織,是因中方施壓而拒簽協議,但中方對此予以否認,敏佐烏之後也指相關言論被誤讀。

長期以來,中共支持瓦聯軍和克欽獨立軍這兩個武裝組織,以此保持其在緬甸北部的影響力,以繼續讓非法木材和玉石穿過邊境,進入中國南部省份雲南。克欽邦號稱「緬玉之鄉」,出產水色、質地均居世界之最的名貴翡翠。

緬甸新政府成立後,昂山素姬親自領導緬甸和平事務,已邀請簽署和未簽署全國停火協議的少數民族武裝組織及各政黨代表參加21世紀「彬龍會議」。

7月26~30日,緬甸17支少數民族武裝組織會議在克欽邦北部小城邁紮央舉行會議,共同商討實現和平以及為將要召開的21世紀「彬龍會議」提前協商。作為觀察員出席會議的中共外交部亞洲事務特使孫國祥表示,緬甸新政府成立後北京將為促進緬甸實現和平繼續提供幫助。

緬甸21支少數民族武裝中,瓦聯軍、果敢同盟軍等4支主要的武裝組織沒有派代表出席本次會議。但瓦聯軍和猛拉軍(NDAA)高層於7月29日在內比都會見了昂山素姬與敏昂萊。他們在7月29日的會面上表示,歡迎並支持政府即將舉辦的21世紀「彬龍會議」。

但是,另外三支少數民族武裝——緬甸民族民主同盟軍(MNDAA)、德昂族解放軍(TNLA)以及若開軍(AA)能否出席21世紀「彬龍會議」至今仍是個疑問。在這個問題上,昂山素姬與軍方之間存在著明顯的分歧,昂山素姬希望所有的少數民族武裝都能夠納入到和平進程當中,而軍方堅持不承認上述三個組織的合法性。

緬甸問題觀察人士吳淑英說,緬甸當局正與緬甸民族民主同盟軍、德昂族解放軍以及若開軍三支武裝聯盟接觸。國內局勢是昂山素姬訪華的重要原因。

緬甸民族民主同盟軍也稱果敢民族民主同盟軍,領導者為特區前主席彭家聲之子彭德仁。前身為緬共在緬甸北部山區武裝割據部隊的一支,1989年脫離緬共。2015年緬甸政府軍與MNDAA之間發生數場戰鬥,導致4萬到5萬果敢平民逃離家園,尋求到中方邊境避難。德昂民族解放軍和若開軍均為果敢同盟軍的盟軍。

爭議的密松電站項目能否重啟

就在昂山素姬訪華前夕,擱置近五年的中國在緬單筆最大投資密松水電站項目迎來轉機。緬甸總統吳廷覺12日發布通令,宣佈成立「伊洛瓦底-密松流域水力發電站項目審核委員會」,旨在有效審核包括密松水電站項目在內的克欽邦水利發電站。

這個委員會由20名成員組成,將審核項目是否遵守相關自然環境保護的規則、法則和應該遵守的科技,調查項目對人文、環境、生態的利弊條件,調查是否應該繼續開發項目等。初步報告須於今年11月11日前向國家總統提交。

密松水電站是中方投資的伊江上遊水電規劃七座大壩之一,七座水電站規劃裝機總容量為20,000MW,年均發電量約1000億KWH,總投資約300億美元。緬甸政府獲得10%的發電量與15%的項目股份。營運50年後,將完全無償移交給緬甸政府。

由於緬甸戰亂,總投資36億美元的密松水電站是唯一建設中的項目,但自2009年12月21日正式開工以後一直備受爭議,因為按規定,約90%的發電電力要輸往中國,很多緬甸民眾認為中共是在掠奪緬甸資源。在一些緬甸人眼中,中共尤其對攫取緬甸寶貴的自然資源感興趣,比如木材和玉石等。

此外,密松大壩所在的伊洛瓦底江上遊有豐富的生態環境。緬甸環保非政府組織公開了一份長達九百多頁的密松電站環評報告,報告中專家建議該電站應該被取消。緬甸的一些環保人士、學者、政客紛紛加入到抵制這一工程的運動當中,包括當時的民主派領袖昂山素姬。

除了密松水電站項目,一些其它中國在緬甸的項目也存在爭議,比如多次引發抗議的萊比塘銅礦,以及中緬油氣管道。

2011年9月30日,緬甸總統吳登盛突然宣佈無限期暫停密松水壩工程,引起中方憤怒。中電投稱緬方事先沒有進行任何溝通。但緬甸這一決定得到了環保份子、政治活動家等組織的歡迎,西方國家包括歐盟與美國也歡迎吳登盛的決定。

此後5年中,密松電站項目成為中緬關系中最敏感的問題之一,直到去年的大選才出現轉機。昂山素姬此次訪華,外界認為其中一項重要任務就是為價值36億美元的密松水電站計劃找到解決方案。

中共官媒《環球時報》周二(8月16日)發表題為「昂山訪華,中緬關系將漸入新佳境」的社論,稱該委員會的成立「是否會最終導致中方投資的該大型項目復活,輿論中出現一些樂觀分析」。

不過南華早報援引高級研究員胡逸山的分析稱,指望昂山素姬此次訪華解決密松電站問題「不太現實,因為該項目牽扯到諸多方面問題,譬如環境關切、原住民搬遷和對緬甸的經濟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