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過去的中共高層北戴河暑假兼會議,為期約兩周,在治局七常委當中,只有劉雲山一人既有相關的新聞報道,也有與其密切的官方消息。

會議之初,官媒報道,8月2日起,56位專家來到北戴河參加暑期休假活動。8月5日,劉雲山在北戴河看望慰問這些暑期休假專家。由某一政治局常委代表總書記探望到北戴河休假的專家,這是每年的例行指定動作。

會議之中,8月11日,網信辦就年檢工作點名了21家中央新聞網站,事由是未按時報送相關材料。不要說在北戴河會議的敏感時期,就算是平常日子,網信辦如此高調點名一大批的中央媒體,實屬罕見,也是一個政治風向。

網信辦此舉針對誰,再明顯不過。以前沒有網信辦,沒有年檢,負責這些新聞網站管理業務的,是中宣部。繼中紀委之後,網信辦也加入炮打中宣部的行列,但兩者出發點不同,中紀委是查腐敗,網信辦是復仇。

網信辦自成立後,與中宣部的職能及業務,多少有重疊。這問題是沒事就沒事,一旦出事,就有釐不清的責任歸屬。典型案例,2014年的周小平事件,曾有色情網站經營前科的周小平,竟然出席了習近平的文藝座談會。由於周小平具有網絡寫手身份,頓時,網信辦成了眾矢之的。不過,周小平實為中宣部副部長蔣建國推薦。

又如今年的任志強事件,網信辦被千夫所指,但有中宣部匿名官員向海外媒體透露,下令圍剿任志強的,並不是網信辦,還是中宣部的蔣建國。網信辦成了中宣部的墊背,還在其次,今年更多的是文宣系統針對習本人的「高級黑」事件。

3月13日,新華社在兩會觀察文章《從昆泰酒店內外尋中國經濟信心》中,倒數第三段寫著「中國最後(正確: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在今年的兩會上表示⋯⋯」。7月1日,騰訊網誤報「習近平發飇(正確:發表)重要講話」。

而且延申地方媒體與海外媒體。3月3日,新疆無界新聞網「倒習公開信」。4月21日,香港南華早報一篇文章中英兩個版本,中文未提及,但英文把「習(Xi)」與「徐(Xu)」混淆,在文尾最後一句,出現了「while Xi died last year」(習去年已死)。

自習上台後,文宣系統不該失誤的喉舌失誤,不該出錯的字句出錯,而且事情層出不窮,只能是高層人士授意的「高級黑」。宣傳系統近十幾年來,一直由江派常委劉雲山獨霸。

尤其是劉雲山曾經長期掌盤的中宣部,不僅是中央四大部之一,而且是最龐大的一個,不論旗下直屬的部級單位,還是人員編制、預算編制,遠超中組部。早在習正式上任之前,劉雲山就動用中宣部資源支持薄熙來「唱紅打黑」,並夥同百度釋放習的黑材料等等。

明年十九大,將是習近平第二個任期的開始。觀察者不約而同認為,要在思想和組織建設上完全體現習的意志,按中共輿論先行的傳統,中宣部將首先成為十九大人事佈局的第一顆棋子。

今年6月底網信辦一把手換人,就被視為習近平已經著手對中宣部的清盤。不管中宣部最後是大小劉走人,還是改名甚至被裁撤,在具體時間上,已有消息人士指「今年秋的六中全會前,對中宣部的調整將要首先完成」。那從現在開始,幕後長期操盤手劉雲山將迎多事之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