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次里約奧運次會上,澳洲和法國游泳健將譏諷孫楊服用興奮劑,令中國隊服用興奮劑醜聞再受關注。陸媒刊文近日披露,從1979年起,中國隊就開始了從上至下、系統地、有組織地推廣服用興奮劑。

澳法健將譏諷孫楊服用興奮劑

里約奧運會首日的8月6日,澳洲新秀霍頓在男子400米自由式賽事中,以0.13秒之優勢險勝中國隊員孫楊。

霍頓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孫楊在訓練中向他問好,但他選擇忽視,因為他不想同「嗑藥騙子」打招呼。

孫楊8日獲得男子200米自由式決賽冠軍,摘得金牌,這也是中國泳隊在本屆奧運會上贏得的首塊金牌。

據法國《隊報》透露,法國游泳健將拉庫特賽後在混合採訪區表達了自己對使用興奮劑行為的憤怒,並且矛頭直指孫楊。

拉庫特說,「那些作弊的讓我覺得噁心,比如200米自由式的孫楊,他就服用了興奮劑(原文為「pisser violet」,法文直譯為「紫色的尿」,在體育圈意指服用興奮劑)⋯⋯」

孫楊2014年被曝出服用興奮劑事件時,官方公佈的理由是孫楊因「心臟不適」而服藥,但孫楊從來沒有因心臟問題而進行備案。

孫楊藥檢陽性,遭禁賽三個月處罰。三個月禁賽期滿後,世界反興奮劑機構最終決定不對此事進行上訴。該事件逐漸平息。

中國隊長期服用興奮劑

「新聞傳播學研」微信公號發表了題為《中國隊服用興奮劑的黑歷史》的文章,揭露中國隊長期以來「服用興奮劑的黑歷史」,但該文很快被刪除。

文章稱,孫楊被多次羞辱,並非空穴來風。中國游泳隊,乃至很多曇花一現的中國隊員,都有服用興奮劑的紀錄。當中國民眾反擊中國興奮劑指控時,請不要忘記這些早已「震驚世界的黑歷史」。

據前國家隊隊醫薛蔭嫻透露,自1979年初,中共國家體委就派人到法國學習興奮劑的使用方法,79年下半年,國家隊開始從上至下系統推廣興奮劑。1986年漢城亞運會上,中國羽毛球選手李玲蔚曝出使用興奮劑的醜聞,體委以「誤服感冒藥」為藉口搪塞過去,並且將責任推到隨隊醫生黃美玉身上,導致後者差點自殺。

時任體委主任伍紹祖在其回憶錄中寫道:當時(90年代初)有個共識,成績不行就得服興奮劑,服用興奮劑三個原則:「有用、無害、查不出來」。這顯示中共從上到下已形成了服用興奮劑的「共識」。

中國游泳隊一次查出7人「嗑藥」

陸媒稱,中國游泳隊名聲最差、劣跡最多,根本沒有公信力和話語權可言,除孫楊被檢出服藥外,2012年倫敦奧運會的葉詩文也飽受詰難。

僅90年代,中國就有將近50名游泳選手被查出服用興奮劑。1994年廣島亞運會上,多達11名中國選手因服藥興奮劑被取消12塊金牌,其中7人是中國游泳隊員,外媒稱作「體育史上最齷齪的造假」。1998年世錦賽期間,中國選手袁媛非法攜帶13瓶生長激素,被澳洲警察抓獲後驅逐出境,她受到停賽4年的嚴懲,同隊的4名中國運動員也檢出呈陽性。

2000年以後,中國游泳隊依然問題不斷:2008年北京奧運會前夕,泳壇名將歐陽鯤鵬就倒在了興奮劑上;2011年曾經大紅大紫的寧澤濤因捲入興奮劑醜聞,遭到了國際泳聯的禁賽處罰。

2012年倫敦奧運之前,曾經在世錦賽幫助中國女子接力隊破世界紀錄的李哲思,被證實服用了促紅細胞生成素EPO。

2012年倫敦奧運會上,葉詩文被質疑服用興奮劑,原因有二:16歲的葉詩文,400混最後50米衝刺比男子金牌選手羅切特用時還短;中國泳隊有不堪的興奮劑歷史,在舉國體制「金牌至上」的觀念下,「運動員只是奪牌的工具,國家讓他們服藥,內幕無從查詢」。

「馬家軍」服興奮劑 得到薄熙來夫婦支持

文章稱,興奮劑用藥,歷史上最臭名昭著的莫過於「馬家軍」事件。

今年2月曝光的1998年出版的《馬家軍調查》一書中,有3萬字關於「馬家軍」隊員控訴由馬俊仁率領的遼寧省田徑隊女子中長跑組,馬俊仁長期讓隊員服用興奮劑。作者趙瑜先後採訪了「馬家軍」中的王軍霞、張林麗、劉東、王媛等老隊員和隊醫張琦。

據隊員反映,當時取得的所謂「成績」,都是因教練馬駿仁威逼利誘,讓隊員持續注射興奮劑。1991年後,馬導手上的藥越來越多,那陣子查的也不緊,就大量地用。而這些興奮劑給運動員身體造成毀滅性危害:好些隊員說話聲音越來越粗,大多數隊員還得了肝病,有時疼的不能訓練,睡不著覺。

1993年,王軍霞、曲雲霞、劉東分別獲得斯圖加特世界田徑錦標賽10000米、3000米和1500米冠軍;同年10月,西班牙世界馬拉松賽上,「馬家軍」奪下團體冠軍,包攬了女子前4名。

1994年9月22日,國際田聯飛向了瀋陽,準備對「馬家軍」第三次飛行藥檢。但9月21日馬駿仁率隊乘火車從昆明赴北京。當藥檢官9月28日在北京查到馬家軍時,馬已得知消息4天,在4天中,馬駿仁抓緊機會採取了相應的「補救」措施。

2000年,「馬家軍」企圖東山再起,但出發前,國內也提前「預檢」,「馬家軍」有多名運動員被查出服用興奮劑,令輿論譁然。

2000年以後,國際體壇普遍應用驗血「藥檢」,馬家軍曾經的「靈丹妙藥」只能宣告失效,最終「馬家軍」散夥。

據報,當年《馬家軍調查》刊發後,遼寧全面聲討趙瑜,時任中共大連市委書記薄熙來和其妻子薄谷開來都支持馬家軍主教練馬俊仁。

谷開來還專門出了一本名為《我為馬俊仁打官司》的書;薄熙來在大連開發區為馬俊仁提供了辦公樓和宿舍,在海邊為他個人提供豪華別墅,還撥出巨額專款和人員予以支持。

中國普遍存在濫用興奮劑

濫用興奮劑的事件還蔓延到鐵人三項、競走、短跑、自行車、柔道、舉重、賽艇等多個項目。

文章還舉了一個可笑的例子:某屆全運會的自行車比賽的預選賽上,某省教練員叮囑他的女運動員千萬不要騎進前三名,因為進入前三名就要被藥檢。比賽時該運動員因服了藥欲罷不能,奮勇騎進了前三,快到終點時,教練員向她拚命喊話,運動員如夢方醒,不知所措,停下車掉頭向來時方向回退,對這突如其來的中外體育史上「罕見的場面」,在場人員無不感到驚異。

文章還說,中國的興奮劑多是「組織性」的注射,一查就是一個隊伍。同時,國家隊還出現了另外一些醜聞:官哨、黑哨、假球、賭球等銅臭亂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