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萬公里外 為台灣人感到驕傲 

在波蘭時,透過網絡看到台灣因為社會運動和體育賽事而顯得特別團結。我一直在想,當台灣人在國外遇到「知道台灣的人」會既興奮又驚訝地說:「你知道台灣?!」好像大家原本不應該知道,而他們知道是一件很令人訝異的事。

前幾年在歐洲或東南亞的時候,我也常常說一樣的話,當人家知道台灣在哪裏,甚至說出台北101時,我就高興得不得了,後來才覺得:拜託!誰不知道台灣啊?不知道台灣真的是他的問題。

2012年,有個歐洲朋友去香港玩,順道來台灣,那時剛好是總統大選前後。吃飯時,他問我總統大選的情況如何?當他說出蔡英文和馬英九的名字,幾個在場的台灣朋友幾乎同時大叫:「你怎麼知道?」他有點尷尬地說:「BBC和CNN不是都有報道嗎?」

後來我們聊到這件事,他說:「台灣人是不是覺得外國人都很笨?上次我提到國民黨來台的事情,大家都驚訝地說:『你怎麼會知道?』但學校不是都有教嗎?連我媽媽都知道,不知道的人是自己的歷史沒有念好吧?我在香港時,如果提到香港的歷史,他們也不會這麼驚訝,他們會露出『你知道也是應該的』的態度,這對別人也是一種尊重吧?如果對方露出很驚訝的表情,反而會讓我覺得他們認為我很笨,不應該知道這些嗎?」

說穿了,是不是因為我們不夠有自信?我無法明確地說出原因,旅行時遇到的人,幾乎沒有人會在說出自己來自哪裏之後,補上一句「你知道在哪裏嗎?」有些英國人、澳洲人或美國人,甚至只說出城市名或州名,覺得對方理所當然知道我的國家、我的城市。

遇過一個英國人說自己來自白禮頓(Brighton)。說實話,白禮頓不是甚麼大城市,但他說:「不知道白禮頓的人是他自己的問題吧!損失真大,它是全世界最棒的城市。」

曾在比利時的某間bar裏,旁邊的人問我是哪裏人,他一聽到我說台灣,馬上舉杯對著我說:「你們才是真的中國。」在非洲3千多公尺的高山上,埃塞俄比亞人聽到台灣馬上說出「台北101」,還說他朋友是拿台灣獎學金念大學。在蘇丹邊境,看到蘇丹人戴著台灣捐贈送過去的帽子,帽子上寫著「台灣加油」。

還有個烏干達人問我從哪裏來?「你猜猜看,在東亞的小島。」

「台灣嗎?台灣不小啊!我的意思是台灣面積也許不大,但是它並不是一個小國,妳知道我的意思嗎?」

連瑞士朋友都說太魯閣真的很美。荷蘭朋友說:小小的台灣有這麼多傑出的導演,真的很不簡單。法國人有多喜歡侯孝賢!美國朋友最喜歡的插畫家是幾米……好多來到台灣的外國朋友都說:他們覺得台灣人真的有一種說不上來的特殊人情。

有次搭乘小巴,車上除了兩個台灣女生以外,其他都是大陸人。到半途時有幾位爺爺、奶奶上車,我和兩個台灣女生彼此看了一眼,立刻起身讓座,但其他人好像忽然之間都有事要忙了,專心地打瞌睡和心無旁騖地用手機。

有這麼多人想讓世界看到台灣!去歐洲找朋友時,約他們一起看《少年Pi的奇幻漂流》,我們跑了兩家電影院,場場爆滿,最後只勉強買到前面的位置,最後的劇組名單跑馬燈裏,所有台灣工作人員的名字後面,都有括號標示著台灣,朋友問我:劇組怎麼那麼多台灣人?雖然我嘴上只說因為導演是台灣人,其實心裏很想哭,也許是離家久了吧!

我知道台灣還有好多問題需要改進與解決,但是哪個國家沒有問題?和德國人聊到核電問題,還激動得打翻了啤酒,講到台灣政府如何偏袒大財團,他笑笑地說:「妳該不會以為德國不是這樣吧?」

當然還是有人不知道台灣在哪裏,或是會與泰國搞混,甚至以為台灣大多數人都活在貧窮線之下。就像我去非洲之前一樣,不知道非洲國家的首都也是有模有樣的城市,不知道埃塞俄比亞菜這麼美味。我在戰亂的中東遇到最溫暖的事,宛如打了自己一巴掌,對以前自以為是的無知感到羞愧。

有一次被問到:「你們台灣人有電腦可以用嗎?」我呆呆地看著右手敲華碩筆電鍵盤、左手拿HTC的他,覺得不可思議。我開玩笑地回答:「沒有,我們一個村子只有一台電腦,有特殊需求才可以使用,如果你今天為村子裏的人獵到食物的話,就可以優先使用一小時。」他自己也笑笑地覺得不好意思。

世界第十九大經濟體,每天出門不用擔心被炸彈或坦克車波及,半夜3點走到巷子口有便利商店,繳費、訂票、買年菜一次辦好,地鐵與歐洲國家比起來整齊又明亮,大眾交通工具四通八達,我們不隨地吐痰,排隊上下車,可以自由集會遊行,人口數只佔全球華人2%,卻是華人世界唯一實施政黨政治、已產生政黨輪替的民主國家……請記得為台灣感到驕傲的時刻。◇

──節錄自《路過:這個世界教我的事》/時報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