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隔重洋,闊別18年,美國公民王曉丹夫婦突破重圍到北京迎父親來美團聚。他們甩脫了跟蹤圍堵的特務,替父親辦好了赴美簽證等一切手續,在廣東出關的一刻,王治文的護照被中共海關人員剪掉,不得出境。王曉丹夫婦近日被迫返美,留下孤老的父親重陷特務的包圍之中。

王治文是原中國法輪大法研究會義務負責人之一、原中國鐵道部工程師,1999年7月20日在江澤民發動鎮壓法輪功的瘋狂運動中第一批被抓,同年12月27日被非法判刑16年。王治文時年19歲的獨女王曉丹在美國哭乾了眼淚,四處奔走營救。王治文2014年10月被釋放,但仍被軟禁在家。不過,2016年1月申請護照卻順利地辦下來了。

「這一次我本來非常高興,非常樂觀,有了護照,一切移民手續也都辦妥了,以為一定能把爸爸接出來。」王曉丹在美國機場對記者說,「但是出關的時候,在沒有任何理由的情況下,他們就把爸爸的護照給剪掉了,海關說護照是公安內部給取消的。」

王曉丹表示,雖然中共的邊檢人員沒有說明,她知道爸爸被拒出境的原因還是因為他是大法弟子,出獄後堅持修煉法輪功。

「護照一剪,上面的簽證等甚麼證件都沒有了,我們這麼多年的心血又付之東流⋯⋯我真是很氣憤,我爸爸本來就沒有做錯甚麼,現在是自由公民,他為甚麼不能出國?!」

護照被剪那一天,王曉丹感覺到「崩潰」。他們不得不儘快返回美國,快68歲的父親則可能被迫流離失所。

「太辛酸了,捨不得,而且真的不知道他安全不安全。」王曉丹說。

王曉丹(右)18歲離開父親(中),18年後才與父親在中國重逢,可重逢是那麼短暫。(王曉丹提供/大紀元)
王曉丹(右)18歲離開父親(中),18年後才與父親在中國重逢,可重逢是那麼短暫。(王曉丹提供/大紀元)

王曉丹18年後重返家鄉,卻沒能回到家中。為了避開警察跟蹤,與父親見面都在外面。

「父親出獄後兩年,還是24小時監控,平常幹甚麼事情旁邊都有兩個人同時跟著,根本就不像一個自由的公民,完全就跟在監獄差不多。」王曉丹說。

在廣東準備出關期間,一天半夜,20~30名警察砸門要查証件,夫妻倆為了保護王治文,拒絕開門,並給美國領館打電話求援。之後三人每天都被特務跟蹤。

「走到路上也有人在(給我們)照相,照相的人都拿著一模一樣的手機,有的時候還有汽車跟著。累積幾天下來,大概有幾十個特務一直跟著。」王曉丹說。

王曉丹2016年8月初返回美國機場時接受採訪。(戴兵/大紀元)
王曉丹2016年8月初返回美國機場時接受採訪。(戴兵/大紀元)

王曉丹的美籍丈夫傑夫說,儘管這麼多年來他常常聽到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消息,但是親身體驗,仍然讓他感到震驚。

「在美國,如果我遇到危險我可以找警察⋯⋯但是(岳父的)護照被取消之後,我回到旅館,坐在那裡我感到很無助,在中國我不能找警察,因為那些人正是我們想甩掉的;我不能打電話給任何人,只能一個人坐在那裡孤助無援,這真讓人感到悲哀。」傑夫說,「而我們所經歷的,是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每天都面對的,而且比這還嚴重千百倍。」

夫妻倆決心繼續努力把父親救出來,盡兒女之孝。王曉丹說:「經歷這件事之後,我更加確定我要把爸爸的事情告訴給全世界的人,向各級政府去呼籲,並請各個媒體把這件事情曝光,一直到把我父親救出來。」

傑夫說:「我要找美國政府,讓他們對中共阻撓王治文出國一事給予最高的重視,給中共施壓,讓他們重新發護照,保證王治文安全抵達美國。」◇